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随笔 > 正文

“我们班”的图书室

核心提示: 但是女生也有不乖的时候,甚至女生不乖的时候比男生更难缠。 只有李厚敏跟王念慈安静地拿着书看。 后来我问张译文:“李厚敏原先很乖,怎么后来越来越不乖了?张译文笑着说:“老师你想知道吗?她们下课时哪也不去,就喜欢到图书室里来“摸书皮”。

作者:於恢

我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在学校里面空闲时间很多,下课时我喜欢到操场上跟我的学生说话,学生也喜欢找我说话。

有一天,忽然想到学校里面有图书室。于是就向校长要来了图书室的钥匙,没课的时候我就进去看。

这间图书室设在教学楼最东面,里面总共有四座书架,上面摆满了书。除了这些,还有一座木质沙发、一些板凳和一张桌子,上面落了好些灰尘。可以看出,这里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来了。我嫌这些板凳脏,就蹲在地上看。

我班的王念慈和张译文都非常活泼开朗,她们下课时喜欢找我说话。有一次上课时,王念慈笑着问我:“老师,你到哪里去了?我们怎么找都找不到你,张译文说你失踪了。”

有一次,我班的男生发现了我在图书室,这一下我班的学生全都知道了。尤其是那些女生,非要进来看书。我想,这总比下课疯玩强多了,于是就点头同意了。

她们进来之后,惊奇地赞叹:“哇!这么多书!”她们好奇地去找自己感兴趣的书。张译文找到一本《世界古墓探秘》,封面上画着金字塔和法老的面具。

我问张译文:“你怎么喜欢这个呀?”她笑着说:“我也不知道……”她拿着书给别的女生看,别的女生也都产生了兴趣。我说:“你们呀,喜欢什么不好?偏偏喜欢这些。”任梓涵笑着说:“老师,你不敢看。”我说:“哎呀,什么不敢看?老师是不想看,看什么不好,偏看这个。”任梓涵笑着说:“老师,你就是不敢看,你怕‘鬼’。”

她们就坐在板凳上看,有的还倚在沙发上看。我说:“不要坐,上面脏。”她们也不管,王念慈说:“脏了洗就是了。”

只有李厚敏爱干净,站在一旁静静地看。她手里捧着一本《三国演义》的漫画,正看得津津有味。我跟她说:“累了就蹲一下。”她摇着头说:“不累。”

李厚敏长得很柔弱,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夹袄。她拿着书跟我说:“老师你看,这里有‘桃园三结义’。”我点点头。因为我在课上讲过《三国演义》,所以她们对三国故事比较熟悉。于是其他女生也围过来,一起看《三国演义》的漫画。看到有趣的地方,她们就笑着指给我看。

上课铃响的时候,她们就一齐放好书,然后迅速地往楼上赶。我说:“慢着点,不急。”胡雨涵听后,就放慢速度,说:“噢~这节是语文老师的课,我们不急,我们慢慢地走。”

王念慈最沉得住气,总是慢慢地放好书,然后慢慢地走。她之前跟我说,长大想当老师。所以有时候,我就跟她开玩笑,叫她“王老师”。

“王老师”个头比较高,只比我矮半头。她长得很漂亮,额头比较饱满,有些像苏小妹。上课时她不容易走神,可是有些爱说话。她写的字歪歪扭扭,很像大米粒。有时我批评她说:“你就不能写大一点吗?写得就像大米粒一样,够一碗吗?”有时她会跟老师撒娇,有时她似乎又比其他女生更懂事。

有一次,因为她在课上说话,气得我用小练习册打她的手。下课之后我就到图书室里去看书,一边生气地想:“这些学生太不听话了,我这么费心到底是为了什么呀?”正想着,只见王念慈笑着从外面进来,好像我没有打过她一样。看到她活泼可爱的样子,我的气一下子就消了,反而自己觉得很惭愧,不该跟学生生气。

图书室就好像我班女生的乐园。有一次她们悄悄地跟我说:“老师,别让五年级的进来,他们根本就不是来看书的。”我说:“图书室是学校的,谁都可以进来,不好撵他们走呀。”她们看了我一眼,也就不说了。

我班的女生都很乖巧可爱,但是男生们就比较调皮,所以我就有意宠着女生,让她们来制约男生。

但是女生也有不乖的时候,甚至女生不乖的时候比男生更难缠。

有一次,她们找我来要图书室的钥匙,说要去看书。我就给她们了。她们说:“老师,我们一块去看。”说着就抓住我的胳膊,往图书室的方向推。我说:“你们先去,我一会儿就过去。”她们就自己去看了。

等我走进图书室,她们就关上门。然后把我围起来,扭我的耳朵,揪我的头发,说:“我们要报仇,你还打不打我们了?”我说:“那你们上课能不能不乱说话?”女生说:“那你还打不打了?”我说:“好了好了,我不打了。”她们就放开手。我说:“把我的衣服也弄乱了。”

上课铃响了,我抱着课本去上课。刚走进教室,还没放下书,他们就一齐呵呵笑起来。我知道是因为我在图书室里吃了女生的亏。

有一天下雪了,张译文跟其他女生来到图书室,向我说:“老师,我们去打雪仗。”我说:“看书呢,你们去吧。”张译文还是一个劲地催促,我说:“别闹了,你们玩吧。”闹了一会儿,她们就走了。我心里说:“这群孩子。”

女生们来图书室好像不是来看书的,她们只喜欢把书从这个书架搬到那个书架。我问张译文:“你们这样从这边搬到那边,到底能干什么呀?你说说,你这样就能把书里面的内容记下来?”张译文说:“我们就是来摸书皮的,就是来玩的。”

只有李厚敏跟王念慈安静地拿着书看。她们一到下课,就跟着我来到办公室门口,嘴里嚷着:“拿钥匙拿钥匙,我们要去看书。”

有时候看到有些女生不是来看书的,真想把她们赶出去。可是,毕竟有爱看书的学生,所以也就没有忍心赶她们。只是跟她们说:“这里是图书室,是来看书的,不是来玩的。”有的女生说:“我们就是来玩的,现在是下课,你不能管我们。”

后来我问张译文:“李厚敏原先很乖,怎么后来越来越不乖了?是不是我惯的?”张译文笑着说:“老师你想知道吗?她们都是跟我学的,是我让她们跟你捣乱的。”我说:“那你怎么这么喜欢跟我闹?”张译文笑着说:“我不知道。”

有人说,书是知识的海洋。可是“我们班”的图书室却成了她们游戏的乐园。不管怎么说,能让她们浸润在“书山学海”,总是一件好事情。

她们下课时哪也不去,就喜欢到图书室里来“摸书皮”。有时候听到门外噗噗的脚步声,我就知道这是她们来了。

寂静的图书室里因为有了这些活泼的孩子,无形之中给我枯寂的心灵增添了不少欢乐——我甚至已经习惯了她们来“打扰”。

这些书籍默默地躺在书架上,无人问津。如果它们有思想的话,一定会感慨:世间之大,缘何会被人冷遇?它们能被我们这些“书虫”翻动,不能不说是它们的幸运。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