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读书坊 > 书摘 > 正文

听,风入松的声音

核心提示: 马麟将人物设置于两棵呈” 开合”之势的松树间, 为“静听松风”营造了环境,可以看出马麟在营造意蕴上的匠心。有时候,我们真该放下手头的事情,暂时忘掉那此国事家事天下事,像两中那位南宋高士一样,凝神,静听松风,也听听岁月的季风穿过我们身体的声音。

作者:支英琦

静静地听。静静地听。

听风人松的声音,宛如天籁。

山,静静地矗立,水悄悄地流淌,连鸟雀也收起了翅膀,山谷里听不到一声鸟鸣。万籁俱寂,只有风声如诉。世界,在很远的地方,一如天边擦出的抹闲云。

看啊,那些松树,老枝虬曲,斑驳嶙峋,一副山间隐者的神态,似乎霜雪雷电也不能撼动它的沉稳。然而有风,从山谷里吹来,有大风,从山谷里吹来,缠树的藤蔓迎风飘摇,钢针铁线一样的松枝,一簇簇地迎风偃伏。千年的老松,终于也敞开心扉,松涛阵阵,不正是它时急时缓的娓娓诉说?

多么神怡的时刻,正可以倚树听涛。你看,画中雅士已经不顾儒雅还是粗鄙,袒胸露腹,全神贯注,侧耳倾听。他的目光略微斜视,似乎在看不远处的侍者,其实,他是在分辨松涛的源头。他听得太专注了,连手执的拂尘何时失落在地都浑然不知。

这是南宋画家马麟《静听松风图》中的景象,它就挂在我的卧室里一当然, 这只是一幅现代仿制品,是几年前我从台北“故宫博物院”买回的。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一个人细细观赏,常常会感觉到拂过松树的风儿,轻轻漾起心中的微澜,那是一种妙不可言的体验。

马麟,乃著名画家马远之子,他传承并弘扬了马远的绘画风格,使共在南宋画院影响深远。从《静听松风图》可以看出,马麟的笔法虽类似其父,但要比马远秀润一些。比如画中松树,虽然一样的气势纵横,维奇简劲,却并非显得“瘦如屈铁”,而是秀润饱满许多,其用水墨渲染之意更为浓重一一些。另外,这幅画的构图布势很有特点:左边,苍古高大的树干占了画面的大部分,有接地连天的感觉;右边,在很伏的老松与后面谈远的山影之上,是大片留白的天空。马麟将人物设置于两棵呈” 开合”之势的松树间, 为“静听松风”营造了环境,可以看出马麟在营造意蕴上的匠心。

整幅两面,突出了静听松风” 的主题,远山,只用水墨染出山崩的轮廓。河水,也是家家儿笔,带出了弯奇的水纹。面所有的枝条、师蔓,都在迎风飘舞,军然而生大风穿壑之感。

静听松风,关键在于一个“静”字。这里的“静”,更多的是心灵的静,是种物我两忘,屏息凝神的瞬间状态。西面上,那位高t算是人静了,他略微斜睨的神态,惟妙惟肖,其凝神专注的神情与斜睨的目光只用家家几笔就点两了出来,简约之中,却让观者心领神会。静态,总是和动感相互映村的,西面上,万物都是在动的,风在吹,树枝与薛蔓在摇晃,连高土的衣食和胡须也在飘。他身后的河水,也是波光粼粼地在流。只有高士的身心是安静的,能够在喧哗与纷扰中静听天籁,才算是世间高人。

现代社会,热周得无以复加,人们连拍头看看星空、低头看看泉水的时间都没有了。有时候,我们真该放下手头的事情,暂时忘掉那此国事家事天下事,像两中那位南宋高士一样,凝神,静听松风,也听听岁月的季风穿过我们身体的声音。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