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书画 > 正文

文史巨擘艺海大贤——芦金锯追忆蒋维崧先生

核心提示: 原以为见面后,蒋先生会直人主题就书法写作滔滔不绝,但令我惊讶的是,先生从文史哲方面人题,妮娓道来,最后才落脚到我发问的一些知识节点上。

11月2日,是蒋维崧先生101周年诞辰纪念日。每每追念与蒋先生在一起短暂而温馨的时光,思绪翻滚,激情澎湃。

在大众眼中,蒋先生是“写书法”的名家。特别是,由于书画贩子的炒作,人们对蒋先生更具代表性的另一面知之不多。蒋先生系当代著名文字语言学家,历任山大中文系副主任、文史哲研究所副所长和省文史馆馆员、中国训话学研究会学术委员,还是《汉语大词典》的副主编,以其知行并重、学养深厚在文史方面为社会、为大众做出了突出贡献。

我在涉 猎金文历史、书画艺术的早期,深受黄立荪、周伯鼎等大师教诲,也曾倾心求教于翰墨名宿宗惟成,美宇迁等诸先生。这一过程中,求教的范畴仅限于具体的艺术的某一个“点”。1993年夏,经友人推荐,我拜见了蒋维崧先生。原以为见面后,蒋先生会直人主题就书法写作滔滔不绝,但令我惊讶的是,先生从文史哲方面人题,妮娓道来,最后才落脚到我发问的一些知识节点上。

孔明有言:“儒有小人君子之别。 君子之儒,忠君爱国,守正恶邪,务使泽及当时,名留后世。若夫小人之儒,惟务雕虫,专工翰墨,青春作赋,皓首穷经。”蒋先生看似谨言讷语,但他老人家引经据典,语调平缓地告诫我,汉字是世界上起源最早的文字之一 ,传承数千年,从未中断,为世界各国文化源流所仅见,见证了中华民族光辉灿烂的文化。以汉字方块字的独特性为基础,在儒释道思想的提润下,中国书法成为具有丰富文化含量的独特艺术形式。要把书法创作放到治学的角度去研究和实践;要胸怀高雅的情怀:只有把你要写的内容真正搞清楚了,你才能下笔。古人哪有叫什么书法家的?只有学养广博深厚,下笔才能俊雅飘逸,才会出现那么多传世佳作。具体到书法写作,蒋先生精气神“浙入佳境”。他讲,听一个人朗通诗,听他的语气、节奏,你就能知道他对这首诗理解到什么程度。比如写行书体,你不仅要有适合写行书的文辞,还要有适合写行书的运笔方式和节奏,这种节奏还要与书写的具体内容相一致。扩展到艺木创作的大局面,蒋先生说,书法也好篆刻也罢,都离不开学问,离不开文史方面的综合修养。一开 始还看不出来,后来就越来越会感到,没有传统的文学、史学和哲学基础,就再也上不去了。有些人写了一辈子的字,却不能步人艺术殿堂,症结就在于此。

我于2007年获得全国青年书法篆刻二等奖后,曾带着获奖作品及一个时间段自认为精品的“作业”面见落先生。老人家很高兴。就我的金文创作作品,他细致人微地一给以圈点。 他讲,古人“作字如论史,须有才、学、识”一说值得终身受用。中国诗文惯用典故。用典故能使人产生许多历史的联想,写书作画道理亦然:具备了文史哲素养,线条才能成为书法艺木的生命,水墨才成能为书法艺术生命体的血肉;应以丰富的线条变化、和润的笔墨情趣,

表现金文的神韵、情感和趣味;遇有原拓本中字的线条或部件有明显变形、借位情况,一定要 参考不同器铭中相同的字来搞准确,使之更符合历史和艺术的真实,臻至完美。明朝“高士”赵宦光在其《寒山帚谈学力》一篇中说:“人门正,骨始生;师友直,学始立。”此时此刻追忆恩师蒋維崧先生,其亲切的音容笑貌宛如昨日,其科学、镇密的文史精神,卓见谦逊的学养学识和永不止步的追求意志,将永远鼓励我辈在传承中华国粹的路途上砥砺前行!(芦金锯)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