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读书坊 > 荐书 > 正文

《公主走进黑森林》童话的心理学趣味解读

核心提示: 故事中的侍女是皇后指派的,可以诠释为母亲的延伸,进入了公主的内在,于是公主和侍女合在一起。从这个最后的处罚里可以看出来,这个假公主,也就是侍女,和前面的母亲有关,因为她被放进了桶子里。

[ 试读]

女性如何离开家庭的依赖,走上自性化的历程?

女性的自性化历程,是女性依循着内在的召唤,进行一场自我追寻的历程,其中要面对各种社会、家庭、内在、外在的挑战,身心都会遭遇冲击,有如进行一个炼丹修行的过程,目的是要成为一个真实的人和完整的自己。

在女性自性化的过程中,第一个课题就是面对自己的阴影,因为那是我们回避的心灵区块、内在世界的处女地,整合自己的第一步,就是要进入自己黑暗的禁区。

以下这个故事中的牧鹅姑娘在从一位公主成为皇后的过程中,遭遇了种种的困难,落难公主失去了母亲的保护,沦落为牧鹅女仆。这是一个女性如何摆脱与母亲共生与依赖的问题。

这个故事中的公主代表着一种特定的女性心灵,因为过分依恋正向的母亲,使得分离和独立成为一个巨大的挑战。为了要发展出独立而完整的自己并与完美的母亲分离,这样的女性必须经过怎样的痛苦、失落,才能走到最后的完满?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年老的皇后,她的丈夫已经过世很多年。老皇后有一个非常美丽的女儿,从小就跟皇后两个人在皇宫里生活。女儿长大以后,将会被许配给一个在遥远王国的王子。

适婚的年龄到了,老皇后不管怎样的不舍,都要为最宝贝的女儿准备丰厚的嫁妆,让女儿能够好好地离开自己。皇后真的很爱很爱自己的女儿,所以准备了一切她能够想到的最好的东西,金银珠宝、金盘子、银盘子、金碗、银碗、一匹会说话的马,还有一位侍女。在出发的时候,皇后舍不得女儿,于是她拿了一把刀在女儿面前把手指头刺破,在白色的手帕上滴了三滴血。她把手帕交给女儿说:“这是我给你的护身符,在路上你会很安全的。”

女儿很悲伤地和母亲道别,与侍女一起上路。公主骑在白马上,骑了一段路,公主觉得渴了,她对侍女说:去把我的金碗拿出来,帮我到河边装点水来给我喝。侍女拒绝,说:“你为什么不自己去?”公主傻了,只好自己下马来,到水边,蹲下来用手捧水来喝,然后继续上路。走着走着,因为天气很热,她又对侍女说:“去把我的金碗拿出来,到水边装水给我喝。”侍女拒绝,于是她又只好自己到水边捧水来喝。这样一次又一次,每次她自己下马捧水喝的时候,就对自己说:“我好可怜哦,我怎么会沦落到这样的地步。”每次当她这样说的时候,怀里手帕上的三滴血就会说:“如果你妈妈知道你这样子,她一定心都碎了。”每次都是这样,可是又没办法,善良的人就是会被欺负啊。

公主变得越来越沮丧了,有一次,当她到河边喝水的时候,那条手帕就从她怀里掉下来了,公主都没有发现,但是远远坐在马上的侍女看见了,她知道机会到了。于是她对公主说:“现在我们来交换,换我说了算!”公主没有办法对抗这样的事情,于是她们换了马和衣服,侍女要公主对天发誓,这件事情不能跟任何活着的人说,否则她现在就要杀死公主。公主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侍女。

于是公主骑着破马,穿着侍女的衣服,而侍女骑着骏马,穿着公主漂亮的衣服,一路前进。终于,她们来到了皇宫大院,王子看到了公主,马上冲过去欢迎穿着美丽衣服的侍女,把她们带到了皇宫,假公主住进皇宫内院,真正的公主被送到后面的院子里去,因为她被当成用人。这时候老国王看见真公主,觉得她漂亮得不得了,气质很好,他很惊讶,觉得她不像是一个侍女。就跑进内室去问新娘:“与你一同来的,站在下面院子里的姑娘是什么人?”假公主不愿回答,只对老国王说:“找点活给我的侍女做!”老国王想了想,皇宫里面没什么活可以让她做,那就让她和我们牧鹅的小男孩一起去牧鹅好了。

国王派了真公主去牧鹅。过了两天,假公主跟王子说:“你要不要做一件事情让我开心?”王子说:“当然好。”假公主说:“你把那匹马杀了,因为它一直跟我捣蛋,让我很不开心。”于是马就被杀了。公主听到以后哭得很伤心,因为这是妈妈送给她的一匹神马,可是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她只能去拜托屠夫,跟他说:拜托,把马的头砍下来以后,不要丢掉,可不可以钉在城门上,这样子我每天进出城门都还可以看到它。因为收了贿赂,屠夫就答应了,把马头砍下来以后就钉在城门上。

日复一日,公主与小男孩一起牧鹅,每日天还没亮就赶着一群鹅,经过城门的时候,公主看着马头,就会悲痛地说:“法拉达,法拉达,你就挂在这里啊!”然后那颗马头就回答说:“哎呀,年轻的王妃啊,要是你母亲知道了,她的心会痛苦、会悲哀、会心碎。”他们赶着鹅群走出城去。当他们来到牧草地时,鹅在旁边吃草,公主就把绑住头发的头巾解开来,她波浪一般卷曲的头发就倾泻下来,她的头发都是纯银的。小男孩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头发,便跑上前去想拔几根下来,但是她喊道:“轻柔的风啊,听我说,吹走小男孩的帽子!让他去追赶自己的帽子!直到我银色的头发,都梳完盘卷整齐。”她的话声刚落,真的吹来了一阵风。这风真大,一下子把小男孩的帽子给吹走了。等他找着帽子回来时,公主已把头发梳完盘卷整齐,他再也拔不到她的头发了。他非常气恼,绷着脸始终不和她说话。二人就这样看着鹅群,一直到傍晚天黑才赶着它们回去。回去经过城门的时候,公主看着马头,还是会悲痛地说:“法拉达,法拉达,你就挂在这里啊!”然后那颗马头就回答说:“哎呀,年轻的王妃啊,要是你母亲知道了,她的心会痛苦、会悲哀、会心碎。”就这样一天两次,都会有这样的对话。

第二天同样的事情又发生了,小男孩又想拔公主的头发,于是风又吹、小男孩又去追帽子,等到他回来的时候头发已经绑好了,就这样子小男孩都碰不到公主漂亮的头发。于是,小男孩跑去跟老国王说:“我不要跟她一起牧鹅了。”老国王问:“为什么?”小男孩回答说:“因为她整天什么事都不做,只是戏弄我。”国王要少年把一切经历都告诉他。小男孩把发生的所有事都告诉了国王,包括在放鹅的牧草地上他的帽子如何被吹走,他被迫丢下鹅群追帽子等。老国王要他第二天还是和往常一样和她一起去放鹅。当早晨来临时,国王躲在黑暗的城门后面,听到了她怎样对法拉达说话,法拉达如何回答她。接着他又跟踪到田野里,藏在牧草地旁边的树丛中,目睹这一切,于是老国王心里有数。一切的一切,老国王都看在了眼里。看完之后,他悄悄地回王宫去了,他们俩都没有看到他。

到了晚上,牧鹅的公主回来了,他把她叫到一边,问她为什么这么做。但是,她满脸是泪地说,我不能说,不然我会死。公主只是一直哭一直哭,但是不能讲出来。国王说:“那好吧,你钻到厨房里面的大桶子里面,去把一切跟大桶子讲吧。”公主钻进桶子里头,把所有的一切都说出来,所有的经历,所有她曾经拥有的一切都被侍女抢走了,现在她只是孤独悲伤的小女孩,说完以后她就出来了。老国王听到这一切,就对她说:“原来你才是真正的公主!”老国王命令给她换上王室礼服,梳妆打扮之后,老国王惊奇地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此时的她真是太美了。他连忙叫来自己的儿子,告诉他现在的妻子是一个假冒的新娘,她实际上只是一个侍女,而真正的新娘就站在他的旁边。王子看到真公主如此漂亮,当然很高兴,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传令举行一个盛大的宴会,邀请所有王公大臣。新郎坐在上首,一边是假公主,一边是真公主。没有人认识真公主,连侍女也认不出来,因为公主是如此的美丽,如此的光艳照人。

当所有的宾客都到了,吃着喝着很高兴的时候,老国王向大家说道:“我有一个故事。”便把公主的遭遇说了一遍。然后老国王问假公主,问她认为应该怎样处罚故事中的那位侍女。假公主说道:“这个女人太坏了,最好的处理办法就是把她装进一个木桶里,用两匹白马拉着桶,在石板路的大街上一直跑一直跑,拖来拖去,一直到她在痛苦中死去。这是她应该接受的处罚!”老国王说:“你已经替你自己决定了处罚的方法。”然后,就命令人把侍女装进木桶里,用这样的方法处罚她。最后,年轻的国王和他真正的公主结婚了,他们一起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共同治理着国家,使人民安居乐业。

 

虎妈有犬女

 

这个母亲极爱她的女儿,准备最多最好的嫁妆、护身符、会说话的马、侍女。母亲无微不至地照顾女儿,能帮女儿想的都想到了,能帮女儿做的都做了,这样的妈妈无疑是个问题。

老皇后给公主非常丰厚的嫁妆,还在一块白布上了滴三滴血。

女性、血、刺破手指的意象,在这个故事中象征着母女的情结,一个保护的母亲和一个顺从依赖的女儿。彼此相爱的母女会出什么问题呢?母亲完全的爱与关照的反面就是令人窒息的爱,无微不至的背后是对外在世界的不安与焦虑、是对孩子能力的不信任与贬抑。对女儿而言,来自母亲这样的信息会使自己长不出自信的力量,内心脆弱、空洞。

女儿若不出嫁一直待在家里,她内在的空洞与孱弱或许可以被遮掩起来,而母亲的保护与控制则不会面临挑战。可是在童话故事《牧鹅姑娘》里,却告诉我们另一个真实:公主必须长大。在现实生活中,一个女性生命里有了召唤,未必是以婚姻为目标,而是需要踏上发展真实自我的旅程,去发展出自己阳性的内在质地,变成一个独立完整的人。

 

公主原型

 

在童话故事中,公主充满了女性发展的潜能。然而,只是潜能而已,还没有全面发展。在这个尚未完整、充满可能性的公主意象中,有一个重要的但负面的意涵:“永恒少女”,这个象征意味着永远的公主、少女,这种女性通常很天真、很可爱、很美丽,但同时也很肤浅、很空洞、很依赖、很脆弱,她不需要深度的思考,碰到困难的时候就只能可怜兮兮地要求帮忙。

在《牧鹅姑娘》的故事里,当公主要一个人进入未知旅行,最初始的状态是脆弱且依赖的。妈妈的保护并未因女儿离家而消失,它转化成母亲滴在手帕上的三滴血和一匹会讲话的马,如影随形地跟着女孩,再加上丰厚的嫁妆,即使离家,母亲的监看和保护,也还是强而有力地伴随着女儿。

女孩生命发展的历程中,总是会升起一个渴望独立自主的动能,通常是以恋爱或婚姻作为改变的动力。在现代的社会里,爱情与结婚当然不是女性唯一长大成人的方法,很多的理由都让女儿决定离家,例如求学、工作、职业发展等。只是女性是否意识到离家的原因里隐藏着内在的信息,不只是说得出来的理由,还有内心的渴望。

 

 

羡慕与嫉妒

 

“到底哪一个是真公主?哪一个是假公主呢?”侍女取代公主成为王子的妻子,这样真假难辨、身份替换的情节,也是童话故事常见的主题。

探讨真假公主这个母题,让我们触碰到关于“嫉妒”的阴性议题。

嫉妒是什么?故事中的侍女心里想着:“你有的,我也想要。为什么是你过着好日子?为什么是你嫁给王子?为什么不是我呢?”心中无比嫉妒着公主,“我现在有机会了,我要把你踢下去,把机会抢过来。”

那个“我也想要”的动能,是我们个人发展过程当中必须要面对的。我们通常很难承认自己是嫉妒的,大部分肯承认这种心情的人,是把它当成爱情中的一种状态,“我很容易吃醋哦,你要小心”。很少有人会认真地说:“我是很嫉妒的人,在我身边你要小心!”它绝大多数的时候是藏身在人格的阴影处,即使你很嫉妒,你也不认识它,甚至别人指出来,你也会抗拒认识它,因为嫉妒是个黑暗的情感,难以跨越道德的监控,使得大部分的人无法在生活的层面上认识这个自己。

侍女想要把公主挤开、取代、杀害正是这个故事里面所要展现的女性成长议题,这不是每个女性都会遭遇的,却是许多女性必须面对的问题:有关于自己无法克制地对于他人产生巨大的羡慕与嫉妒。童话故事里毫不回避地描述这样的人物和事件,帮助我们认识它,让我们可以有言语和意象去描述和靠近它,让嫉妒成为一道容易下咽的苦菜。在日常生活中,我们是难以如此轻巧地描述我们的嫉妒的:“为什么是他,不是我!”生活中光面对他人这样嫉妒的酸楚,就令人难以招架了,更何况要直视这样嫉妒的自己。

 

公主的暗面

 

故事中的侍女,属于公主阴暗的面貌。那么公主的阴暗面是什么?我们可以说公主被母亲所宠溺,处于被动与接收的存在状态,公主积极主动的质地被分割出去,放置在侍女的身上。侍女(waiting woman)的“侍”(waiting)有等待的意思,代表她等着世界对她的召唤,她会立即采取行动积极地响应这个世界。

这个故事里,侍女承载着公主所有的阴暗面,她既嫉妒又自恋,她包藏祸心,一有机会就把主子拉下马来。可是这个阴暗的侍女很积极主动,一拿到机会马上展开行动,攻击性极强,不像牧鹅公主只会服从他人的要求完全没有反击能力。

当母亲和女儿的关系太强烈紧密的时候,母亲拥有权力、能够给予爱,而孩子在被爱的低下位置上,无法拥有权力、无法呼唤出有力量的自己,所以她的阴影就是对于权力的无比渴望,这样的渴望只能隐藏在内在世界。当一离开母亲的世界,这个侍女马上翻身上马,将柔弱那部分的自己驱赶出去。

渴望权力的侍女人格,在一离开妈妈的控制后,就能够出现。权力的阴影现身在很多初离家的年轻孩子身上,那些年轻孩子一离开家独自生活,立刻就变成另外一个样子,自己的另外一面在家庭外的世界大鸣大放。侍女开始压迫公主,要公主下马,逼她直接去接触土地。阴影,变成推动这个无助女孩成长的动力,她不接受公主完全的无力,不再允许她用被动的形式响应世界,不允许她闪躲。

故事中的侍女是皇后指派的,可以诠释为母亲的延伸,进入了公主的内在,于是公主和侍女合在一起。在旅途当中,一离开母亲进入旷野,两人的身份就翻转过来,阴影变成的侍女就变成要结婚的人,原本的公主变成了侍女,这个翻转的过程,是完成自性化的过程中必须经历的部分。这个阶段,粉红公主变得不如以往可爱了,她开始经验到自己内在种种的黑暗不断冒现。

当两者同时出现时,权力和爱是互相排斥的。正向的母女情结在此仍是要面对隐藏的权力问题,要成长为独立的女人需要敢于面对母亲大权在握的权力挑战。

故事来到尾声,假公主被丢进一个木桶,由两匹白马拉着在大街上奔跑,直到她在痛苦中死去。最后这个可怕的处罚怎么会这么残忍呢?为什么不能原谅她呢?

从这个最后的处罚里可以看出来,这个假公主,也就是侍女,和前面的母亲有关,因为她被放进了桶子里。侍女本来就是黑暗的阴影,她又重新被放到桶里,被放进黑暗里。公主已经把阴影变成了她所能意识并接纳的部分,完整了自己,完成了她的旅程。女性心灵经过了辛苦的历程,认识了嫉妒的黑暗面,而侍女就能够回到意识的底层,回到那个黑暗的世界去。这响应了为什么童话故事后面的处罚总是如此惨无人道,因为它们必须回到那个黑暗的世界,然后再把门关起来。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