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随笔 > 正文

字里乾坤大

核心提示: 进一步查证发现,冀鲁官话亦名北方官话,这里的“官话”,类似于我们今天讲的普通话。《说文解字》中说,“母”字的小篆写作 ,“父”字写作。还是从《说文解字》中找到了答案:“很,不听从也。”面对《说文解字》,我连叹的资本都没有,倒是常常为自己的穿凿舛误而汗颜。

作者:潍坊北海中学    周廷文

《说文解字》是东汉学者许慎编纂的我国第一部字典,它博大精深,包罗万象。读之,恍如置身于浩瀚的知识海洋。

“十里不同风,五里不同俗。”山东省安丘市一带,人们管吃饭夹菜叫“dāo”,潍坊城区一带人们则叫“jī”,这可作为一个例证。潍坊人为什么要“jī”?几年前,我在《说文解字》中得到了答案。原来潍坊人口中的“jī”字,应写作“攲”,东汉之前就有了。《说文解字》中这样解释:“攲,持去也。”书中还援引东汉末年学者服虔《通俗文》中的话说:“以箸取物曰攲。”箸就是筷子,用筷子取东西,可不就是夹菜的动作嘛!好有历史感!之后,我对潍坊方言肃然起敬。

那么安丘人口中的“dāo”字,又是哪个字呢?也是确有其字的,此字当写作“㧅”。《说文解字》上没有,但我在汉典网上有了发现:汉典网中标注:“〈方〉用筷子夹。冀鲁官话、中原官话。”进一步查证发现,冀鲁官话亦名北方官话,这里的“官话”,类似于我们今天讲的普通话。——吃饭时的一个小小的动作,居然包含着这么多古代文化元素,实在让人感喟不已。

和潍坊相关的还有一个“青”字。古代有九州之说,其中就包括青州。当然,彼青州,非此青州,不可同日而语。但青州因何而得名,想必是一致的。以前读地方志《青社琐记》时了解到:青州在东方,东方属木,木色为青,故名青州。按照阴阳五行说,木代表春季和正东方位,春季绿叶萌发,而青州位置又在东,故而取名曰“青”。《说文解字》也有解释:“青,东方色也。”又曰:“木色青,故青者,东方也。”这种说法,进一步印证了《青社琐记》的说法。

也有好些司空见惯的字,我们看似了如指掌,其实还仅仅是一知半解。譬如,“父”字和“母”字。《说文解字》中说,“母”字的小篆写作 ,“父”字写作。“母”字是在“女”字的基础上,加了两个点。《说文解字》还引《仓颉篇》(秦朝启蒙识字课本)中的话“其中有两点者,像人乳形”,以及郭沫若先生的话“像人乳形之意明白如画”进一步说明。可见,古人是以繁殖哺乳后代作为母亲的最大特征和功能的。那么 “父”字呢?《说文解字》结合该字的小篆写法,对“父”字的本源作了解释:“由手举杖表意。”意思是,父亲是一个举着木杖教训孩子的人。接下来还有更为详细地说明:“父”,矩也,家长,率教者。原来,父亲是家中坚持规矩、引导教育子女的人,是一家之长。看来,古人也为我们界定了父亲这个角色的一个重要功能,那就是教化子女,为孩子立规矩,并为其做出榜样。这个字,体现了古人朴素的教育观,由男人作子女教育主导者的观念。《三字经》中也说“养不教,父之过”,跟它是一脉相承的。

现在来看,这个观点仍然有其合理性。我们身边有些孩子任性、娇惯、放纵、自律性差、原则性不强,往往是由于不采取惩罚教育,没有好好“立规矩”造成的。负责立规矩,父亲责无旁贷。

再如“仁”字。“仁”是由“人”和“二”构成的。有什么道理?《说文解字》中这样解释:“仁者兼爱(同时爱别人),故从二。”原来这是一个会意字,意思是不光爱自己,还爱其他人,爱一加一个人,才能算作“仁”。用数字来表示深奥的道理,言简意赅,真应当佩服古人的智慧。

《说文解字》帮我廓清了许多迷雾,时时给我以醍醐灌顶之感。求学时,读《史记·项羽本纪》,文中有一句话百思不得其解:“……因下令军中曰:“猛如虎,很如羊,贪如狼,强不可使者,皆斩之。”说的是楚军统帅宋义力主坐收秦赵交战渔利,按兵不动,他告诫自己部下,尤其是项羽,要乖乖听话,不可擅自出战。句中“猛如虎”“贪如狼”很好理解,但 “很如羊”着实匪夷所思。有一种说法是“很,同‘狠’,不听从,执拗”,但总让人觉得牵强:羊和“狠”能沾边吗?“狠”有“不听从,执拗”的意思?有人笑谈:“羊吃草的时候会揪着一株草不放,直到连草根拔出,所以‘狠’。”我听了不以为然,觉得有穿凿之嫌,只能付之一笑。

还是从《说文解字》中找到了答案:“很,不听从也。”该书中援引南唐徐锴《说文系传》中语进一步注解:“宋义曰‘很如羊。’羊之性愈牵愈不进。”这句解释真接地气!使我想起了自己小时候放羊的经历,“牵着不走打倒退”,以此解释既形象,又准确。

一次偶然的机会,得知按摩足三里穴位能增强抗病能力,调理脾胃,补中益气。寻找这个穴位时发现,它居然不在脚上,而在“外膝眼下四横指、胫骨边缘”,颇感诧异。读《说文解字》方恍然大悟。书中解释:“人之足:自股(大腿)以下谓之足。”可见,秦汉时期之前, “足”是人体下肢的统称。司马迁《史记》中说:“孙膑尝与庞涓俱学兵法……膑至,庞涓恐其贤于己,疾之,则以法刑断其两足而黥之,欲隐勿见。”孙膑遭受的是一种叫“刖刑”的刑法,要挖去犯人的膝盖骨,而不是伤害脚。这与司马迁在《报任安书》中所说:“孙子膑脚,兵法修列”并不矛盾,因为那个时期的“脚”指的也是“小腿”。还有一个穴位叫“手三里”,其位置也不在手上,而是在小臂上,取名和“足三里”相关。可见,我们的汉字是极具生命力的,它一直在不停地演变发展。学古人的文章,确实需要一点儿“穿越”的功夫。

研究字,还可以了解到古代的许多习俗,如婚俗。对于“婚”字,很多人能讲出一些相关的知识,譬如这个字体现了古代婚礼举办的时间,以及娶女为妻的活动内容。至于为什么要在黄昏举行,恐怕未必尽人皆知。《说文解字》中有多种解释,现择取两种予以说明:《士昏礼》中云“必以昏者,阳往而阴来”;《约注》中说“古取妇必以昏时者,当缘上世有劫掠妇女之风,必乘夜昏人定时取之,以避寇犯也”。前者从阴阳的角度解释,黄昏是一天中阴阳交替之时,且男子属阳,女子属阴,二者相应,时间合适;后者是从民俗的角度解释,为安全计,选择黄昏。两者都颇有道理。

也可以了解到古代的一些礼仪。现在影视剧中古装戏比比皆是,结婚仪式上少不了拜。有时候外出旅游,逢见庙宇神像,有人也要拜。到底怎么算“拜”?古人有规定:按朱熹的说法,两膝着地,臀部放在脚后跟上叫 “坐”;两膝着地,大腿及上身挺直叫“跪”;由“跪”姿再附加“以头着地”的动作叫“拜”。因此,把“拜”想象成今天的作揖,轻描淡写地施礼,是十分犯错误的。

《庄子·秋水篇》中,河伯看见浩渺无垠的北海,自惭形秽,不禁望洋兴叹。面对《说文解字》,我连叹的资本都没有,倒是常常为自己的穿凿舛误而汗颜。已近知命之年,我要继续做一个小学生,好好识字。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