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随笔 > 正文

六月的荷塘

核心提示: 乐声响,喷泉起,我的双眼便也迷蒙在这异乡的霓虹里,村头那满池的荷花呀,我那四面荷花三面柳的家乡啊。藕花深处,在簇簇蓬蓬的缝隙里,几十只、上百枝俏丽的荷亭亭立着,盛开的正吐清香,含苞的忙和蜻蜓表白。

作者:王小萍

最近,刚经历过一次成绩不佳的考试,又因险些酿成的大祸心有余悸,我一直不能缓过神儿来。六月的一个下午,临近七点钟还余热不散。抬头,看到迎合着阳光的桌角的亮光,我突然有了骑车去澄波湖的冲动。

一路上,前阵子朋友镜头下的小荷又浮上脑海。出水而尚未吐绿的光杆,刚刚舒展开的圆叶,分别拱向圆心的卷弧,都如伞般的支棱着,高高低低各自独立却又相互牵绊。

我对荷的牵绊同样由来已久。

小时候,夏天去姥姥家途径那片藕塘时,我总奢望能从自行车上跳下去掰一个大伞。池塘很深,坡度又有些陡,不敢靠近的我,只能央求表哥给我采一大把莲蓬,好让我带回家去向小伙伴们炫耀。手握着一把莲蓬是最惹人羡慕的,尤其在我们有青蛙和大明虾,但却没有荷花的村子里。

读了小学,令我们心心念念的荷花终于栽满了村头的大池塘,真好看!

24岁,我在一个南方的小城落了脚,这是一个在任何广场公园都能见到睡莲的城市。那些轻贴在水面的绿叶,那些轻浮在叶间的粉花,点缀着这个工业发达的小城。

莲历来是孤傲圣洁的象征,如周敦颐的“吾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但我对莲的感觉与此无关。小时候,她是我多去姥姥家的理由,她是村头和我们一起长大的伙伴。

在这里,莲备受荣宠。她体面地盛开在池水内、喷泉旁,如一杯杯娇艳的灯盏。乐声响,喷泉起,我的双眼便也迷蒙在这异乡的霓虹里,村头那满池的荷花呀,我那四面荷花三面柳的家乡啊。

回家!离家十年又归来,她依然如母亲般娇嗔着张开怀抱接纳我的,只不过村头的荷塘移到了澄波湖,母亲也从平房搬进了楼房。那是两年前的事儿了!

此刻的我,正站在澄波湖畔赏荷,先前的烦闷早已被这晶莹的水珠一扫而光。这颗透亮的珍珠儿,正是昨夜雨的痕迹。莫说“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只因白雨跳珠乱入船,害得那个天真少女也争渡才误入藕花深处。

藕花深处,在簇簇蓬蓬的缝隙里,几十只、上百枝俏丽的荷亭亭立着,盛开的正吐清香,含苞的忙和蜻蜓表白。看到穿着透明薄纱的黑眼小蜻蜓,正停在娇嫩的鲜苞上雀跃张望,我的心便也莫名悦动起来。急雨过后,湖水渐长,石壁缝里的野草伸手划拉着湖面,羡慕着望着湖里摆尾的小鱼。

我虽不是鱼儿,却想学庄子体会鱼之乐趣。将深奥的哲学道理,用生动的语言来传神的表达,这是庄子的文学。天人合一,清静无为,这是庄子的心境。

自然美景,清静无为,眼下不正是吗?湛蓝的晴空轻抚着淡淡的云丝,似缕缕轻烟挂在遥远的天际,各自拼接着自己喜欢的图案;又如一块薄纱罩在弯穹之上,时而朦胧时而清晰的笼着身下的碧湖和绿树。一只长尾的鸟儿发出自在的“啾啾”声,正划过天际,掠过湖面,飞到对面的丛林中,停在了苇尖上。

这些身材高挑的芦苇,一簇簇靠在浅滩上,每一株都那么翠,每一丛都是那样直。一阵微风吹来,他们微笑颔首,却站在水中坚守不移。水纹轻轻晃着,摇曳着日光,轻撩着叶茎。那寸许的黄茎,掩着河底的淤泥,抻着水面的细茎,承接着水和天的阔绰。

蒲在河滩,荷在河间,他们相互依偎,挽手向前。《国风.陈风.泽陂》曰:“彼泽之陂,有蒲有荷”。《孔雀东南飞》里刘兰芝说:君当做磐石,妾当作蒲苇。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

正如这蒲与荷对爱的坚贞,永恒的情意还有家乡与我。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在这个六月天里,我在此对两位仙辈做出诚挚的邀请:您这位战国中期的庄子先生,请挽上南宋的光禄大夫杨万里的手,一起来澄波湖畔,做大自然的逍遥派吧!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