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随笔 > 正文

把种子带回家

核心提示: 几年过去了,昨天深夜翻看当年的照片,忽然想起那个男孩,想起他鞋上的那些草籽,不自觉深深地吸了口气,似乎有一阵浓郁的草原气息从邻县飘来,破窗而入,宛若辽阔的草原,从千里之外跑来,瞬间塞满了整个书房......

文/

李淑云

2014年盛夏,坝上草原,我们从大巴车上下来,大朵大朵的黑云像接到命令一样,随风呼呼地往南走去,太阳终于露出来了,草原的天空顿时明朗。被细密的小雨刚刚浸染过的草原,像一块刚刚浣洗过的硕大的壁毯,悬挂在天地之间。草尖上和一些不知名的花瓣上,晶莹的水珠,像一粒粒饱满的珠贝,在太阳的照射下五颜六色,十分漂亮。我们这些初见草原的莽汉,欢喜得像个孩子一样,面对如此美景,像不经意掉进了钻石堆里,一个个都兴奋地欢呼起来。难怪老舍先生见到草原都想愉快地高歌一曲。

导游身边一位身材魁梧男子双手做成喇叭状,冲着远方大声喊道:“草原,我来了!”大概隔着一二百米远的距离,另一个旅行团的好事者跟着互应道:“草原欢迎你!”被草原过虑的声音像从绸带上飘过,绵软又不乏响亮。大伙的笑声亦是此起彼伏。

同行的一个男孩是我们邻县的,十四五岁,热情活泼。他是跟母亲一起来的。毕竟是小孩子,他的惊喜更是“有形的”,只见他独自一个人狂喊着向草原深外奔去,像一匹骏马,飞奔着越过不远处低矮的小丘,很快便与草原上回话的另一个团队的人混在一起。

导游在后边冲着男孩的背影大声喊道:“别跑太远!”做母亲的了解自己的孩子,只是笑了笑没有说什么,不过脸上的表情却无不透露着担忧,那双眼睛也像钉子一样,冲着儿子远去的方向,一眼不眨地望着。大概过了十五分钟,男孩的身影和草原上的一群马儿一起出现在那片低矮的土丘上,母亲的表情才放松下来。

小男孩回到我们中间,重新站在母亲的身边。母亲从包里拿出纸巾帮儿子擦了擦汗,嗔怪道:“傻跑什么,弄得满脸是汗。”

母亲的话男孩置若罔闻,他的眼睛盯着脚上的鞋,大声地喊道:“妈妈,快看!”言语中透露着出奇不意的惊喜。

小男孩的声音如同号角,迅速地将大伙散落在草原深处的目光拉回来,齐刷刷地集中在男孩的那双鞋上。

洁白的鞋面微微有些潮湿,一些绿色的不知名的草仔密密麻麻的粘在两只鞋的鞋带上。仔细地看了看,不难发现,种子已经变了颜色,大部分已接近成熟。那些仔粒都带有毛绒绒的软刺,形状也不一样,至少有三种。看上去一个个像经舟车劳顿被颠簸得忐忑不安的孩子,牢牢地吸蚀在涤棉鞋带上,生怕一不小心被摔开。

初到草原便受到如此热烈的欢迎,男孩的心情自然好得不得了,嘴里哼着小曲,满脸欢喜地看着母亲蹲着帮他择鞋带上的草籽儿。眼看着快要择完了,男孩突然想起了什么,他拉开母亲帮他择草籽儿的那双手,声音有些激动:“妈妈,剩下的呆在鞋吧,带回家去!”小男孩尽乎哀求的话语,绵软得如同一枚熟透的浆果,甜甜地落进我的心里。

“把种子带回家”,多么简单而又美好的想法!

草原上的草,抗旱、耐寒,生命力极强。草原上的种子,自然也暗藏着草原辽阔的密码,暗藏着生命中一些不可或缺的智慧,它们埋在了哪里,哪里就有了辽阔的草原分支,有了宽阔和宁静;哪里就有了马儿和羊群编织的图案,有了用不同生命编织的美;哪里就有奔跑的梦想,亦有了吸引生命返璞归真的营地。

一想到在不远的将来,在邻县五六十里的地方,有一片小小的草原在那里兀自生长,仅想一想心亦是醉的了。因此,似乎比男孩更加迫切地将那些种子带回家。

接下来一连三天,经男孩特令准许的草籽儿跟着着我们一行人,跟着男孩那双健步如飞的脚走了很远的路。

回到家已是傍晚时分。大巴车在我居住的小区附近停下来,下车的时候从男孩身边经过,不放心地仔细地看了看,男孩那双鞋上的种子一粒都不少,心中亦万分的惊喜。

几年过去了,昨天深夜翻看当年的照片,忽然想起那个男孩,想起他鞋上的那些草籽,不自觉深深地吸了口气,似乎有一阵浓郁的草原气息从邻县飘来,破窗而入,宛若辽阔的草原,从千里之外跑来,瞬间塞满了整个书房......

专栏作者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