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随笔 > 正文

当兵的梦想

核心提示: 家里有哥哥当兵,母亲希望我走考学之路,或许是圆母亲读书之梦吧。我去验兵的事情,一直瞒到入伍通知书下来,接兵的人开始家访那一天时,母亲才知道了一切。我想向生活在天堂的母亲,说一声:谢谢母亲!

作者:刘培忠

去参军当兵,是我人生当初的梦想。

当年这个梦想是何时产生的,其实连自己也说不清楚。而今想来,或许小时候在老家露天影院上,看战斗片受其影响的缘故吧;或许家中有在部队当兵影响的缘故吧,总之,在我小时候,就萌生了去当兵的幻想。那时我还小,当时的任务是读书上学,放学后的任务是打猪草或拾柴火。

有次放学后,几个要好的伙伴相约一起去打猪草。夕阳西下,余霞染红了西边的天空,我们聚坐在一块绿油油的地头上,一边看着西边好看的余霞,一边畅谈着每个人的梦想。

我是发动者,又是询问者。第一个说出梦想的人是张伸,他想了一会后,有些羞涩地说出去参军进军营,当一名军人记者的伟大梦想。我们都知道,他喜爱读书看报,喜爱写作。他的梦想感染了每个人的梦想,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于是,大伙七嘴八舌地都说出了自己的梦想。

老四的梦想也是去当兵,小坤的梦想是当一名生产队队长,荣庆的梦想是当一名建筑师,最后一个说梦想的人是我,毫不犹豫地说道,我的梦想也是去参军当兵。那天,每个人说出自己的梦想后,情绪特别高涨,不愿散去,西阳已经落山了,这才起身去打猪草回家。

那时的我们还在读小学。后来的情景是,老四没有读完小学就辍学在家干农活了,而张伸父亲因得重病,拖累家庭,上完小学后就退学回家务农了。而我中学毕业那年,是继续读书还是去当兵,在十字路口上,让我左右徘徊。而母亲、还有三哥希望我继续读书,寄予了厚望。工作在济南的三哥,想给我提供一个好的读书环境,通过托熟人,把我调进济南西郊大金庄的一座学校读书,也是以此来鼓励我好好读书。那时,三哥刚刚结婚不久,居住在四站厂,因与学校离得不远,我便于哥嫂住在一起。

这个时候在家务农的伙伴老四,已经走进军营当兵了,兵种是陆军。而我大概上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在一次回老家时,好友张伸告诉我,验兵开始,并问我报不报名,去验兵。这个消息既让我兴奋不已,又让我犹豫不决。兴奋的是去当兵的梦想就在眼前,而犹豫的是,辜负母亲和三哥对我读书的厚望。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最后还是决定去验兵。

不知是否能验上兵,对报名验兵的事,没有告诉母亲和家里任何人,一切行动都是瞒着母亲,悄悄进行的。这时候的好友张伸成了我的“通信员”,所有验兵的信息,都由张伸来告诉我。好友也真够意思,对我去当兵的秘密,守瓶如口,不外透漏一个字。

验兵的那段时间,我们联络的比较勤,不是我去他家,就是他跑我家来,在一起畅谈验兵的事。当然都是背着母亲去说。终于等到了验兵那一天,验兵那天,在青杨管理区一个操场上进行的,由各村大队组织前往。各村所有验兵的人员,围绕站在操场上一圈,一个村一个村地在操场上跑圈,负责验兵人员,站立在操场中间,不断地有人被喊出队列,这意味着被淘汰出局。操场上整个气氛,蛮紧张的。幸运的是,我和好友坚持到最后,都顺利通过了第一步初验。

过了几天,在公社医院进行体检。我们村被选上的十几个人,被医生叫进一个大屋内,站成一排。一名穿白大褂的中年医生,命令我们脱掉衣服,赤裸身体。虽然是一名男医生,大伙没有经历过这种场合,都有些难为情,动作迟缓,被医生大声呵斥后,才赶紧脱掉衣服。后边的体检项目,依照顺序一一进行,一关关走下来,没有听见医生对我说有什么问题。然而,我的好友张伸,当场检查出肝大有问题。他告诉我,去年也是因检查出肝大,被淘汰的。他说完这句话后,眼里涌出了泪花。看见他落泪,我心里也不是滋味,就劝他明年再去验兵。

我知道母亲没有读过一天书,不识一个字。家里有哥哥当兵,母亲希望我走考学之路,或许是圆母亲读书之梦吧。当时不知如何向母亲说起,也是隐瞒母亲的另一个原因吧。我去验兵的事情,一直瞒到入伍通知书下来,接兵的人开始家访那一天时,母亲才知道了一切。别看母亲没有文化,却是个明事理,通情达理之人。对我的行为做法,母亲没有露出半点的不满表情,反而再三鼓励我到部队后,好好干,别想家。我所担心的那颗心,一下子落地放心。静心而想,而倒是我觉得自己有些过火,对不起母亲来。

离家临走的那一天,母亲做了我爱吃的葱花油饼。晚上点灯之时,停了电,点起一盏煤油灯,左边椅子上坐着母亲,小姐姐坐在右边椅子上,我坐在八仙桌前面。不放心的母亲,一遍又一遍地嘱咐着我。大概七点钟的样子,大队来人喊我去坐拖拉机,这才依依不舍地与母亲告别。当走到院子中间之时,屋内传来母亲叮嘱不要想家的声音时,泪水夺眶而出。

全村这次验上兵的只有我们四人,大队人员用拖拉机送到县里招待所报到,并住了一晚上。报到的共有104人,其中只有一个人是另外一个公社的,其他人都是一个公社的。第二天所有人,都换上部队衣服,胸前都戴上一朵大红花。下午在锣鼓声中,大家坐上解放牌汽车。当汽车启动缓缓行走时,在欢送队伍的人群中,看见三哥举着手,用劲挥动着那一幕,心里一酸,流出了泪水。

我们被拉到济南火车站,晚上大概七八点钟,乘坐一辆北去的火车,踏上了异省他乡的河北保定,当了一名空军后勤兵,实现了当兵的梦想。

然而,与母亲这一别,就是三年的时光。没有想到的是,在第四个年头上,母亲匆匆地离开了人世,阴阳相隔两个世界,不得相见,至今算来,母亲已经走了三十个年头了。我想向生活在天堂的母亲,说一声:谢谢母亲!对我当初梦想的支持。

专栏作者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