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随笔 > 正文

伊犁河谷漫行记

核心提示: 由八卦城出发,继续沿218公路前行,行至那拉提山北麓的新源县,离城110公里,便是国家5A级景区那拉提草原。为了弥补心中的缺憾,决定忍痛割爱,不去那拉提草原,而去那拉提镇的“花海”,一睹鲜花盛开的场景。忽而是青山绿水,草原河谷;

文 /  春江月明

(一)

相对于新疆的广袤,只有九天的行程实在是太短促了。经过反复酝酿,决定先乘飞机到伊宁,然后驾车沿伊犁河谷东行。

伊犁河谷位于新疆的西北角,北、东、南三面环山。北部有科古峰山和婆罗科努山,南部是哈克他乌山和那拉提山,乌孙山横亘在中部。这些山都属于天山山脉,俗称西天山。河谷呈东西走向,长约360公里,面积5.64万平方公里。发源于天山西部的伊犁河,沿河谷西流,汇入了喀什河、特克斯河,以及巩乃斯河的清澈河水,湍流不息地穿过国界,流经哈萨克斯坦,汇入巴尔咯什湖。

俗话说,不到新疆不知天地之广,不到伊犁不知新疆之美。伊犁河谷有巍峨的雪山,瑰丽的冰川,茂密的林海和无垠的草原,形成了温湿凉爽的气候环境,在耀眼的阳光下,仍有习习凉风送爽,使人感到非常的惬意。

伊犁河谷素有“塞外江南”的美誉,沿贯穿河谷的218国道驾车东进,沿途美景扑面而来。雄伟秀丽的天山山脉,时而丛林尽染,郁郁葱葱;时而白雪皑皑,覆盖远山。广阔的草原,牛羊成群,骏马奔驰。蓝天白云,青山绿水,伊犁之美,是宽广之美,是恬静之美,是苍穹之美。

伊犁河谷是镶嵌在新疆戈壁与草原之间的一颗耀眼的明珠,是新疆各民族的生息和发源的风水宝地。早在300多年前,清政府就将其作为重要的屯垦之地。1762年,建立了第一座城市,乾隆皇帝亲命名为惠远城。以后又建了宁远古城,即伊宁。并决定从东北的盛京抽调1000名锡伯族善牧的精壮兵士,连同眷属,派往新疆伊犁驻守屯边。于是,历史便上演了一幕锡伯族西迁的慷慨悲歌。故土难离,圣命难违,亲人离别,生死难料,盛京城外,哭声震天,惨不忍闻。这些士兵,用了一年零三个月时间,从东北经荒凉的蒙古高原,徒步到达伊犁。拖家带口,妇孺同行,征途之艰辛,可想而知。有幸活着到达的士兵,长期在此驻守、放牧、屯垦,繁衍生息,形成伊犁地区的锡伯族人群。

汽车在高速公路上飞驰,驾车的朋友小心翼翼地观察着限速标志和藏在路边的摄像机,很多路段限速60公里,车不能开得太快。不仅沿途的美景让人留恋,还要时刻提防走上公路的牛羊,它们悠哉地漫步,完全不把现代交通工具当回事儿。公路两边的草原,原本就是它们的家园,是人类修建了公路,才打扰了它们平静的生活。

(二)

从伊宁沿218国道向北驱车365公里,便到达被称作“大西洋最后一滴眼泪”的赛里木湖。这是新疆海拔最高(海拔2073米),面积最大(458平方公里)的高山湖泊。沿湖游览,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欣赏湖水的清澈和浩渺。赛里木湖给人最深的印象是“蓝”,蓝色的水面,浩翰无际。蓝色的天空,白云漂浮。赛里木湖就像一面蓝色的镜子,在湖水的折射下,远山仿佛也变成蓝色。山顶的积雪与白云融为一体,分不清哪是雪,哪是云。站在湖边眺望,仿佛整个世界都变成清透的色彩。真美啊!一行人欢呼雀跃,拍照留影。此刻,谁不想把眼前的美景变为永恒,谁不想把快乐留存在镜头之中。新疆的朋友说,如果早点来,湖边到处是鲜花,赛里木湖就像镶嵌了花边,想想那该多么美!带着帐篷住在湖边,观看日出的朝霞把湖水映成金色,落日的余晖把湖面染成红色,用相机拍下一幅幅湖天相映的美景,那才叫美呢!

从湖边回到酒店,已是晚上8点多了,因为地处东六区,比北京时间差了两个多小时,太阳还没有落山。吃罢晚饭,赶紧去伊犁河大桥,拍摄落日时的伊犁河。可惜,赶到时太阳已经完全落下,只给西边的天空,留下了一抹淡淡的红色。伊犁河水静静地流淌,河面映出路灯的光亮。

(三)

其实,伊宁很值得一看。它的前身宁远古城,建于1762年清乾隆时期。是哈萨克自治州的首府。自秦汉始,历朝历代都将此地作为边塞重地。明末清初,蒙古的准格尔部称霸漠西,将其政治中心移至伊犁河谷,伊宁成为会宗之地。伊宁市区有“林则徐纪念馆”、“汉家公主纪念馆”和“华宁寺”等,值得游览。只可惜,没有时间了,因为前面的景点还有很多。

车在路上跑,人在画中游。其实,最好的景色都在途中。景点的场景,游客拥挤,且相对固定,有千人一面的感觉。而途中的美景,常常是偶然发现,瞬间变幻,可遇而不可求。行车途中,突然发现一片绿洲,水草丰盛,树木葱葱,一条清澈的小河,如飘落在草原上的彩带,河边有群马饮水。树荫下,十几匹枣红马,或饮水、或吃草、或立、或卧、或行,神态各异。顿时,康熙时期清廷画师郎世宁的骏马图便闪现在脑海,这不是300多年前,画师眼中的场景吗!赶紧停车,拍摄了几幅令人兴奋不已的图片。可以说,令人比较满意的图片,大都是在路上随机拍摄到的。由此,更感到此行策划之正确。新疆游,必须自驾,如果跟团乘坐大巴,多是上车睡觉,下车看热闹,很多美景无缘看到。

到喀拉峻草原,已近下午7点。景点管理人说,现在上山玩完得晚上10点。乘区间车上山,天下起了雨,越下越大,气温骤降,身上的衣服太单薄,冻得打颤。来时曾咨询到过新疆的朋友,需要带什么衣服。朋友说,四季的衣服都得带。原以为是玩笑,此时方知,所言不差。雨中的喀拉峻草原不再是苍苍茫茫的绿色,变成了灰白色的迷蒙,雨雾中朦朦胧胧,看不到景色。鲜花台也看不到一望无际的鲜花了,只有路边的马鞭草,星星点点地散落在草丛之中,在雨中绽放着紫色的小花。

(四)

汽车在盘山公路绕行,远方的山岭上,有“八卦城”三个大字,这是我们的下榻地——特克斯,又称八卦城。城小,历史悠久。司马迁在《史记·大宛列传》中所记载的乌孙国,正是此地。当时,张骞通西域,与乌孙国建立联盟,意在牵制匈奴。乌孙国进贡了汗血宝马,汉武帝将江都王刘建之女刘细君作为公主嫁给年逾七十的乌孙王。两年后,乌孙王死,传位其孙。按当地风俗,公主再嫁其孙。乌孙王在特克斯建造“夏宫”,供细君公主居住。刘细君思乡心切,郁郁寡欢,五年后因病去世,留下了《黄鹄歌》的千古绝唱。传说,八卦城是南宋时期在龙门教主丘处机的授意下,按照“八卦方位”建造。登上城中心的观光台,可以鸟瞰小城的全貌。

由八卦城出发,继续沿218公路前行,行至那拉提山北麓的新源县,离城110公里,便是国家5A级景区那拉提草原。相传成吉思汗西征,行至此地,人困马乏,突然看到一片繁花似锦的茫茫草地,流水淙淙,夕阳如血,人们十分欣喜,兴奋地喊:“那拉提(蒙古语有太阳之意)”,后人将巩乃斯草原又称为“那拉提草原”。

六月份才是薰衣草盛开的时节,万亩的薰衣草,把大地染成一片紫红。8月份,已错过了花季。为了弥补心中的缺憾,决定忍痛割爱,不去那拉提草原,而去那拉提镇的“花海”,一睹鲜花盛开的场景。“花海”是去年才开门揖客的一座农业生态园,占地两千多亩。一进园,路边是大片的紫色花,心中大惑,这儿的薰衣草怎么还在盛开?一问方知,这些是马鞭草,是一种药用植物。园内种植了马鞭草、万寿菊等四十多个品种的花草,鲜花竞放,万紫千红,真如花的海洋。虽然与自然风光无法相比,但对于爱美的女士,在花海中留下几幅倩影,倒也其乐无穷。

(五)

巴音布鲁特草原距库尔勒300多公里,由海拔3000多米的两座高山,形成了海拔1980米的高位盆地,连同山区的丘陵草地组成了广阔起伏的草原。

清乾隆36年,东归英雄渥巴锡,带领近17万人,自伏尔加河下游启程返归西蒙古故土。沿途克服长途跋涉,疾病饥饿和征战等困难,用了半年时间,伤亡近10万人,回到新疆伊犁。清政府为优抚东归民众,将这片水草肥美的草原赐给他们,供其放牧,这里至今仍生活着蒙古族牧民。

乘游览车进入景区,途径“天鹅湖”,是中国最大的野生天鹅自然保护区,每年都有几千只天鹅到此产卵孵化。因为有野生动物出没,会吃掉部分雏鸟。另外,草原气温变化,也会冻死部分体质差的幼鸟。所以,剩下的都是经过物竞天择的强壮的天鹅。原来,天鹅在这里产卵孵化,是优胜劣汰的需要。我们来时,天鹅早已完成了繁衍,飞的不见踪影,只好望湖兴叹:“天鹅飞去踪迹无,此地空留天鹅湖”

登上天鹅湖畔的巴西里克山顶眺望,古老的开都河从天边飘来,这条神话般的河流,由山间的泉水和雪水汇成,像仙女的飘带,弯弯曲曲,亮亮晶晶,飘飘洒洒,草原上留下一道道弧形的河渠。这就是“此景只应天上有”的“九曲十八弯”。太阳高照时,河水泛着亮光,像是给绿色的原野洒下一串串明亮的珍珠项链。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染红了天边的云,染红了河中的水,草原披上金色的薄纱。云缝中透出万道霞光,蜿蜒的九曲十八弯会映出九个太阳,出现九日连珠的奇观。

九曲十八弯,美的令人心驰,美的令人震撼。看到这里的美景,便感到不虚此行。全然不顾蚊虫的叮咬,拍摄下这罕见的画面。

(六)

一路行来,常为伊犁河谷的景色变化所激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让人不断地变幻着审美的视角。忽而是青山绿水,草原河谷;忽而是崇山峻岭,怪石嶙峋。忽而云杉挺立,高耸入云;忽而荒山秃岭,寸草不生。忽而牛羊满坡,骏马悠闲;忽而茫茫戈壁,不见人烟。新疆之大,占了国土的六分之一,除了海洋地貌,几乎囊括了全国的各种地貌和地质特征。伊犁河谷主要以流水地貌、湖成地貌、风成地貌和黄土地貌为主。地貌的改变,派生出不同的场景。场景的变幻,时而让人心旷神怡,时而让人触目惊心。

汽车在戈壁滩行走,空旷的原野,让我想起“大漠狐烟直,长河落日圆”,“黄沙百战披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这些脍炙人口的“边塞诗”。古时候,那些征战西域的勇士,在这些荒无人烟的地方,该是何等的艰险,何等的无畏啊!还有那位公元前140年出使西域,14年后才返回长安,时隔7年二次出使西域的张骞,在当时的恶劣条件下,没有驿道、驿站,虎狼出没,蚊虫叮咬,风餐露宿,顶风冒雪。他用最原始的交通工具,到达了哈密、伊犁、乌鲁木齐、吐鲁番、库尔勒、阿克苏、喀什和楼兰这些偏远之地。他用生命的长度,度量了西域道路的长度。他的胸腔里,该有一颗多么有力的心脏,在顽强地跳动啊!

在漫无边际的思考中,不知不觉,车已经进入了乌鲁木齐。明天,还要到天山,去看天池的秀丽风光呢。

那里,是此行的最后一站,但已经走出伊犁河谷了。

专栏作者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