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随笔 > 正文

难说再见

核心提示: 不过,即便在世界杯结束后,与世界杯有关的话题也许还会持续一段时间,我不想去分真伪球迷,我只是想说,对于将足球这项运动当成一种习惯,当作生活的一部分的那一部分人来说,世界杯虽然结束了,几家欢喜几家愁,可是对于足球的那份单纯的热爱还会继续在五大联赛,在亚冠,在欧冠中继续泼洒。

作者:吕海涛

天亮了,比赛结束了,窗外的蝉又开始叫了,克罗地亚狂想曲又能继续高奏下去了。在为克罗地亚国家队感到开心的时分,也对年轻的英格兰队充满敬意。除此两种情绪外,也感谢两支球队、感谢32支国家队陪伴自己走过的这一个个不眠之夜。虽然,有时候,因为精神端的委顿中场时段就睡死过去,但也不妨碍自己坚守到最后一刻是以这种睡着的方式去参与四年一次的世界杯。另外,也会为行将结束的世界杯感到一丝留恋与不舍。2018年世界杯走到今天,也许真的要跟我们说再见了,64场比赛已经进行了62场,加上三四名决赛,仅剩两场比赛可看。这个时候,你会突然发现,当世界杯真的结束,我们要与它说再见的时候,却一时措手不及难说再见。

因为这一个月过去,我们早已经习惯了每天下午19点的《豪门盛宴》,习惯了张路指导,孙葆洁指导,刘越指导给我们的一次次复盘,一次次战术的演练,一次次有争议判罚的回顾;也习惯了主持人张斌那深情款款的旁白,每次听到,总是想哭,更习惯了《红场演播室》在赛前对比赛的前瞻,习惯了杨晨、徐阳带给我们的解说,习惯了午夜的凉爽,睡着的月亮。

当世界杯比赛从每天三场到每天一场再到三天一场,从比赛的密度,你也能感受到世界杯的离开。当然,对于喜欢买彩票的朋友来说,能否在世界杯的尾声赚个钵满盆满,就看最后这一两场比赛了。虽然我不善于买彩票,对足球也一知半解,但还是经常会遇到朋友来问对于今晚的这场球,今晚的这几场球有什么看法,觉得谁会赢。

说实在的,也许会对某些场次的比赛,内心有一个倾向性,比如德国、西班牙的比赛,还是希望他们会赢,但是对于进入四强的球队,是真的说不好。各个球队都有夺冠的实力与机会,就看谁临场发挥好一些,看谁能把握住机会,少犯错,先进球,更务实,控制住比赛,直到最后一秒,竞技比赛,最后看的还是结果。不过,对我来说,四强赛因为没买彩票,所以甘心情愿做一个吃瓜群众,因此,对于谁夺冠,三四名的排位是怎样,都值得祝贺,失利的一方也值得敬佩。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他们不遗余力为我们奉献了高质量的比赛,让我们在如此乏味,提不起精神来的生活中暂时找到一个乐趣,一个挥洒热情的地方。相反,带着功利性,目的性太强地去看球,老想着自己买的彩票中奖,这也许会影响自己原本对足球的理解与判断,有可能会失去原来对足球那份最纯粹的热爱与理智。基于此,在买了四五次彩票后,就果断不买了,因为,无论我们怎样算,都算不过人家,就跟股票一样,无论我们怎样精明,也玩不过人家。所以,少买点彩票,少赌点球,高高兴兴地看球,事情该怎样就是会怎样。此外,还有一种情况如M所说,平时不看球的也瞎几把买。

不过,即便在世界杯结束后,与世界杯有关的话题也许还会持续一段时间,我不想去分真伪球迷,我只是想说,对于将足球这项运动当成一种习惯,当作生活的一部分的那一部分人来说,世界杯虽然结束了,几家欢喜几家愁,可是对于足球的那份单纯的热爱还会继续在五大联赛,在亚冠,在欧冠中继续泼洒。你们喜欢的C罗、梅西、内马尔、阿扎尔、德布劳内、姆巴佩等等还会在未来五年内出现在你的视线。中超级赛也会重燃战火,你们喜欢的佩嫂也许又会出现在鲁能大球场的贵宾席,我们又能对此意淫一番。

世界杯结束后,人们的生活又会恢复往日的平静,对于不看球的人来说,世界杯对他们也许只是意味着每四年身边的人都会兴高采烈地谈论一番与自己并不相干的球队。对于将足球视为生命中一部分的人而言,世界杯真的是生活中的一个节日,类似春节这种让人有理由休息,有理由回家跟家人团聚的节日。但是生活不能每一天都是春节,正如不能年年都有世界杯。那些曾经为世界杯长吁短叹的日日夜夜像男女生的初夜一样,永远地离开,一去不复返了,若干年后,当你回忆的时候,会是怎样的心情呢?是欢喜悲伤还是一点点不知名的愁。

有时候,也会想,世界杯对我意味着什么?我想了好久,终于有点眉目:随着看球年龄的增加,世界杯真是令人百感交集又悲欣交集。作为世界第一大运动的足球也可以容纳人生的几乎所有哲学与思考。生活那么没劲,特别是愈来愈没劲,因而好多人就转向了世界杯。这似乎成了人们释放压力的一个出气孔。人们那么麻木,并且越来越麻木,鲁迅当年的启蒙还远未结束,要不,外国友人面对国人对晕倒老人的袖手旁观,不会愤怒。

难说再见,却不得不再见,唯有再见,才能在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再见。这届世界杯将会在冬天举办,这对我们又是另一种观赛体验。

 

专栏作者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