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随笔 > 正文

酷暑杂记

核心提示: 千百年来,古人都没有祛署的条件,只能忍受着酷暑对肉体的煎熬,承继着人类的生息繁衍。说不定“羿射九日”的神话,就是古人对酷暑的怨恨和无奈情感的发泄呢。铁水包盛着上千度的铁水,在天车的运输下,来来往往,把热量送往整个车间。

作者:春江月明

骄阳似火,没有一丝风,所有的植物都静止不动,在烈日的炙烤下,恹恹的活着。蝉躲在树叶里,不住声地鸣叫,给闷热的天气,添加了一些烦扰。持续的黄色高温预警,让人看不到凉爽的希望。酷暑里,读《雷雨》中的一段文字:“汗呢,只管钻出来,可是胶水一样,胶得你浑身不爽快,像结了一层壳。午后三点钟光景,人像快要干死的鱼,张开了一张嘴……”看看鱼缸里游来游去的锦鲤,心想:还是鱼快活呢!

读陆放翁的《苦热》,“万瓦鳞鳞若火龙,日车不动汗珠融,无因羽融氛埃外,坐觉蒸炊釜甑中”,颇感人类生存之不易。千百年来,古人都没有祛署的条件,只能忍受着酷暑对肉体的煎熬,承继着人类的生息繁衍。文人墨客尚且如此,更不用说“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的劳苦大众了。说不定“羿射九日”的神话,就是古人对酷暑的怨恨和无奈情感的发泄呢。

记起做知青时的酷热。烈日下,在农田里劳动,晒得背上红肿,起满了水泡。按医生的说法,是“日光性皮炎”,晒伤。汗流浃背,滋滋啦啦的疼,水泡溃破,曝起一层皮。脱落后,色素沉着,皮肤变得乌黑油亮,再晒也不起泡了。为此,还颇为得意呢。赤日炎炎,担水浇地,一天挑几十担水,肩膀红肿,咬牙坚持。回想当年,酷暑难捱,艰苦劳作,竟然也有了“力尽不知热,但惜夏日长”的情结。人啊,有享不了的福,没有吃不了的苦。

回城进了工厂,每到夏季,车间里机器散发的热量,加上天气的酷热,厂房里温度高达三十几度,又闷又热,风扇吹出的也是热风,虽然挥汗如雨,心里仍然很满足,比起铸造车间,不知强多少倍呢!铸造车间里,炼铁炉散发的高温,炙烤着空气,工人犹如在蒸笼中工作。铁水包盛着上千度的铁水,在天车的运输下,来来往往,把热量送往整个车间。铁水浇注砂型,整个地面都是滚烫的。厂房内的温度高达四五十度。为防止烫伤,铸造工人还得身着帆布工作服,足蹬翻毛皮鞋,浑身上下捂得严严实实。每天下班后,工作服能拧出一把水,皮鞋能倒出半碗汗。这些酷暑中的辛苦,坐在办公室吹空调的人,怎能感受的到?

一次,到武汉公差,正值酷暑,任务完成后,住在旅馆等火车票,那时不像现在,常常是一票难求,要等好多天。恰逢旅馆停电,房间内唯一的风扇也停摆了。武汉真不愧是火炉城市,近四十度的高温,将江面蒸发的潮气笼罩在上空。闷热的天气,令人透不过气,如同放进蒸笼的活蟹,欲逃不能,欲受难忍。只好在浴缸内放满凉水,每天大部分时间都泡在浴缸里,甚至睡觉都泡在水里。说来可笑,坐在浴缸里,竟诌打油诗一首:“风扇无电奈它何,躲进浴缸避暑热,火炉蒸烤难寝食,难怪江城失黄鹤。”颇有自嘲之意。

有一年,盛夏出行,乘的是一列普快,火车逢站必停,逢车必让。天很热,车上没有空调,没有饮用水,一车人(还有许多站票)挤在狭小的空间里,车厢里散发着汗臭、脚臭和厕所的异味。顿时,想到“人像快要干死的鱼”这句经典文字,岂止是“快要干死”,简直是“快要发臭”了。火车到了河南的某站,乘务员帮几个瓜贩子,把成麻袋的西瓜搬进车厢。尽管价格很贵,乘客仍蜂拥而至,一抢而光。买到的西瓜,全是生瓜蛋子,市场上根本卖不出去。现在,却以高出几倍的价格哄抢。不由地想起《水浒传》中“智劫生辰纲”的情节。肩挑重担,酷热难行的军健们,宁可被杨志鞭打,也要争喝下了蒙汗药的酒,好解渴解暑。人在渴热难忍时,哪顾得这么多。至此,才明白车上不供水的原因。原来,乘务员对乘客也在上演着“智劫”的闹剧。

如今,我已是赋闲之人,酷暑之中,仍会记起这些人生旅途中所经受的酷热。也常想起那些在炎热中户外工作的人们。当我们赞叹城市高速发展的高楼大厦和公路桥梁时,别忘了那些高温下艰苦工作的建筑工人和路桥工人。当我们乘坐高铁舒适地旅行时,别忘了为行车安全,在炎热中坚守岗位的铁路维护工人。还有那些冒着酷热辛勤工作的交通民警、公交司机和环卫工人。好想在酷署里向他们道一声辛苦,送一杯冷饮。

酷暑是季节的变幻,是大自然的规律,谁都无法逃避。酷暑中的人们,尽管有各自的人生经历,各自的生存之道,各自的处事心态。我想,有一点应该是共同的,就是“消暑先养心”。俗话说“心静自然凉”,心静,就是不急不燥,不愠不火。心静,就是问心无愧,胸襟宽广。人生,难免潮起潮落。道路,难免艰难曲折。风雨过后见彩虹,酷暑盛尽清风生。周邦彦的《鹤冲天·梅雨霁》曰“此时情绪此时天,无事小神仙”,心情愉悦时,就不会感到蒸笼般夏天的难耐与难熬。我们无法抗拒上苍降临的酷热,却可以用一颗平常心,去排解酷暑的烦闷。用人与人之间的相互理解,相互关爱,营造一种清新。让仁爱之心,成为酷暑之中的清凉剂。

月下一壶酒,林中一盘棋,岁月艰辛,皆为笑谈,撷一缕清风,酷暑自淡。

专栏作者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