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随笔 > 正文

呼噜王

核心提示: 习惯了公司宿舍边磅房来往车辆的喇叭声以及自动过磅发出彬彬有礼的女中音,习惯了工厂内机器运转的各种轰鸣,遇到这么寂静的夜晚还真是有些不适应,中间醒了好几次,但都不是被小Z断断续续的呼噜声所惊醒的。

作者:刘朝阳

有一件事,本人常年保持着较高的胜率,接近百分之百。简单说就是“打呼噜”,极少发现能超越我的。

前段时间去济南大学招聘大学生,晚上入住酒店,与司机小Z同住一室。临睡前小Z讪讪地跟我说道:“领导,我晚上打呼噜厉害,你要早点睡哈。”

我神秘一笑:“到底谁厉害还难说!”

大济南的夜静悄悄的,特别是入住在槐荫区的机床二厂附近,晚上更是寂静一片,在房间内甚至听不到车流的声音。我和小Z都玩了会手机,各自睡去了。

习惯了公司宿舍边磅房来往车辆的喇叭声以及自动过磅发出彬彬有礼的女中音,习惯了工厂内机器运转的各种轰鸣,遇到这么寂静的夜晚还真是有些不适应,中间醒了好几次,但都不是被小Z断断续续的呼噜声所惊醒的。

小Z的呼噜声柔中有刚,断断续续,没有那种撕心裂肺、山摇地动、一会卡壳一会又像堵塞的下水道被高压疏通开之后发出爆裂的“呼通”声(这都是孩她妈形容我的词汇)。我暗暗心思:就这点水平还敢跟我比试!

第二天一早,我就喊醒了小Z:“起床啦!”

小Z揉揉眼睛,第一句话就是:“领导,俺甘拜下风,您的呼噜简直是太厉害了!服了服了!”

我淡然一笑:“这个结果我早就预料到了。”

但凡住宿舍或出差与他人共住一室,我基本上完胜,印象当中只失败过一次。

说起来还有些年头,大约七八年前,当时宿舍是两人,我和老Z同住。

老Z是生产部门的,干起事来风风火火,生活也很有规律,每天晚上到睡觉时间就拿脸盆去接水泡脚,完了之后跟我两人吹回牛,然后拉开被子倒头就睡。老Z睡觉的速度绝对神奇,从开始闭眼到打呼噜不会超过5秒(看清楚了,是5秒,不是5分钟!)

与老Z共居一室期间,对我来说绝对是夜夜酷刑。他本人身材壮硕,共鸣腔肯定也大,发出的呼噜声简直就是惊天动地泣鬼神!那声音一会儿就像蛟龙九曲婉转,从泰安城慢慢匍匐到了泰山脚下,一会儿又像发疯般地直冲到了南天门,瞬间又冲上了玉皇顶!然后寂静一片,就像蛟龙疲惫了从玉皇顶来了个自由落体,此时老Z的鼻腔发出幽幽的丝竹之乐。突然“呼通”一声蛟龙似乎砸到了山脚下,恰似山崩地裂,又恰似太平洋里万米之下的马里亚纳海沟突然进行了火山大喷发!

这种困难的形势把我困扰了很久,我苦思冥想,最终想出了个好办法:找了根小竹竿,长度能达到老Z的鼻尖稍远,平时悄悄地藏在床边,一旦受不了,就拿竹竿捅捅老Z的鼻子,然后赶紧趁海啸来临前快点入睡。

每天凌晨,老Z毫无愧色地喊醒我:快起床!真是懒虫!然后不管天寒地冻,刷地把窗子打开透气,嚷嚷着说一定要讲卫生,室内空气要保持洁净,应及时通风云云,说完拿着脸盆打水洗脸去了。

不过后来我发现“干净人”床底下只有一个脸盆。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