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小小说 > 正文

上官吟

核心提示: 上官婉儿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祖父上官仪被武则天冠上罪名,含冤入狱,也正是她与母亲噩梦的开端。

作者:婉兮

又是一个寂寞的夜。

宫中除了执灯的小厮在外晃荡,大部分宫里的灯火已经熄了,仔细看上官婉儿屋子的窗纸上,一簇小小的火苗上下摆动着,射在窗户纸上。可见里面的人儿还未睡去。

清冷的月光撒进屋内,在地上映出点点斑驳,蜡烛的火光轻轻跳跃着。上官婉儿毫无睡意,手托腮边,仰望着孤寂挂在天边的新月,在心底寻求一丝温暖,无奈月亮只是无情将“冷水”泼在她身上,浇得她浑身冰凉,心坠入冰窟。

不觉间,她已经跟在武则天身边执政多年,深得武则天信任。但她心中比谁都明白,她只是武则天的一个提线木偶,生生世世都无法逃离她的手中。自古以来,多深的情谊都会在宫中的波澜、皇族的争斗和权益的封赏中灰飞烟灭,不留余地。坦白说,她与武则天之间,只存在着相互利用的关系。

上官婉儿自幼聪慧,继承了祖父的衣钵,连武则天都对她的才华与智慧赞不绝口。

在这深宫中,谁不是一步步靠庞大的家室获得古往今来皇帝的宠幸,而她不同,因为早在一出生之时,她就已经从名门贵族落成了罪人之后。

上官婉儿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祖父上官仪被武则天冠上罪名,含冤入狱,也正是她与母亲噩梦的开端。

“婉儿乖,婉儿不怕......”窗前的妇人哄着襁褓中的上官婉儿,掀开帘子,上官仪早已被官兵带走,郑十三娘竭力忍住害怕到颤抖的声音,生硬的拍着上官婉儿。

她不知道,武后会待她们母女作何下场。一日不离开这长安,便多了一分危险。郑十三娘心神不定,表面故作镇静,心里不断分析着......不过,若是真到了那一步......只是可惜了这婉儿,刚睁开眼睛就要永远的闭上。

院内梨花阵阵飘香,又怎敌过当今愚昧的世道?

就算武则天饶她们不死,今后也一定被武则天所压迫。与其被武则天紧握在手中,不如她一个人带着婉儿逃出这长安。对!只要逃出这长安,她们或许还有活命的机会!郑十三娘眼睛慢慢明亮起来,又突然想到什么,叹了口气,“也真是苦了婉儿,刚出生就跟着娘背井离乡。本出身名门贵族的大小姐,温室的花朵,却在一夜间经受风吹雨打,花残叶败......”

大门外已经有官兵敲门,已经来不及想那么多了,郑十三娘匆匆顺了两袋盘缠,抱着婉儿没命地向门外跑。

走不了正门,后院还有一条隐蔽的小路,穿过它,一样可以重获自由。

只要出了这道门,只要逃离长安,她和婉儿就可以活下来了!而且终有一日,她一定会带着婉儿,为家族洗刷冤屈!

求生的欲望此刻是那样强烈,郑十三娘眼睛里已经无所畏惧。她要报仇!她要让上官一族重新站起来!婉儿就是她获胜的筹码,她要把婉儿培育成最杰出的女子......

不料却在开门时遇到了包抄的官兵,他们上前一步,想押住她。郑十三娘脑子里一片空白,一下子瘫倒在地,与刚才精神焕发的模样截然不同。

果真,还是被这武则天发现了么?

郑十三娘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此时此刻,她只是求皇上和武则天放过他们母女一命。

一个人从一群官兵中走了出来,官兵不一会就都退到了他身后,郑十三娘认得他,他是负责传诏令的管事。

“即日起,上官婉儿与母亲郑氏同被配没掖廷为奴。”管事公公厌恶地看了一眼摊在地上的郑十三娘,多看一眼都觉得心生厌烦,“带走。”

两名官兵架着郑十三娘,出了上官府。

院内梨花依旧幽香,却被风一吹,四零八散,不知飘往何方。

昔日高傲神气的上官夫人,没落到宫中见谁都要行上一礼的奴婢。

从上官婉儿记事起,她从来没有见过母亲对她露出任何多余的笑容,母亲从小严格要求她,别人做得来的,她要做得比别人好;别人做不来的,她就要做得更好。

刺绣、诗书、礼仪、绘画、棋艺......各种女红的本领她都要精通。又因上官婉儿自幼聪慧,母亲便精心教养她,把上官一族的希望全部托付给她。

上官婉儿背不好诗词,母亲打她手板,罚她抄《诗经》;上官婉儿仪态不端庄,她专门找人看着上官婉儿挺腰直背的站了四个时辰才罢休;上官婉儿贪玩调皮,她关了她整整三个月禁闭......

别的孩子都在享受童年的欢乐,上官婉儿却要早早的背起“重振家族”的重担。一把血,一把泪,一把汗就简单的概括了她最天真时候所受过的一切。她哭过,她不懂为什么自己要受这样的苦。每当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总是一个人在院子里仰望星空。大概是从那个时候起,她就养成了这个习惯。

痛,她可以忍;苦,她可以吃;别人学一遍会了的,她自己琢磨十遍......上官婉儿就在母亲的严厉管教之下从小饱读诗书,明达吏事,聪敏异常。

她所承受的一切都是为了洗刷家族的耻辱,她作为后人,应该主动扛起责任。就算没有一天为自己而活,就算没有一天快乐,就算没有一天她可以感性用事,就算她一个知心的人都没有......谁让她是罪人之后,要怪,就怪她自己好了。

上官婉儿越长越秀丽,眼睛中透着异于同龄人冷静与睿智,眉目清秀,举手投足间尽显大家风范,有种不沾染世俗的干净。

十四岁时在众多名门闺秀中脱颖而出,才华让女帝武则天都叹为观止。从此,她便得到武则天赏识,废除奴婢身份,负责掌管宫中制诏。

在上官婉儿离开她生活了十四年的奴婢房时,她看见母亲第一次对她笑。

凭借实力与武则天的赏识,上官婉儿的日子安逸了起来。有了武则天的庇护,宫中没人敢再找她麻烦。她还写了许多诗,统领当朝文风。武则天又看中上官婉儿出众的政治才华,经常与她商议政事。天下也在武则天统治下富强起来。

在武则天身边待得几年,明枪暗箭是非多,上官婉儿尽量不与人起冲突,但该坚持主见的时候她绝不放弃,有次与武则天政见不合,武则天大怒,却因惜才免除了她的死罪,在眉心中处以黥面。

上官婉儿怜惜自己的相貌,便对着镜子在黥面处画了朵梅花,名为“梅花妆”,第二天侍女看了竟纷纷效仿,火爆一时。

如今她已经不是世俗未沾的少女了,不同于初入宫时的“出淤泥而不染”。曾经那双眼睛今日已经不再清澈,初心也渐渐迷失了方向。但她从来不后悔,因为她终究撑起了上官一族的一片天,摆脱了“罪人之后”这个耻辱的称号。

长期的宫禁生活压抑着她,她很清楚,自己此生只能仰望宫里残缺的天空。

在民间,她是辅佐武则天朝政深得民心的女官;在文坛,她是凭借“绮丽婉约”诗词统领一时文风的不可多得的才女;但在月光下,她只是一个脆弱无力、独自舔舐伤口的孩子。

上官婉儿吹熄了蜡烛,拉上帘子,入睡了。

天空中的新月光芒渐渐微弱,被云遮挡,或许正如上官婉儿的心灵,早在入宫之时,便已蒙尘。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