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随笔 > 正文

老家

核心提示: 更有那些从小在城市里长大、不知道老家为何物、何方神圣的后辈们,每回都是心不甘情不愿的让大人强迫着、胁从着从城市五颜六色、酒红灯绿的生活环境里来到这土香土色、空无一人的院落里体验生活、听那重复了不知道多少遍的传说…… 一代代、一家家人就这样围着您在磨砺、在辗转反侧、在周而复...

作者:德山

“在乡村,人和动物一起,忙着生、忙着死……”——引自萧红《生死场》。

前段时间,家里的老三在尘封记忆已久的老家开了一家“鱼缸厂”,把城市里灰白色的水泥地面和彩钢瓦的生产车间搬到了老家的院落里。让多年没有生气的、空荡荡的老家一下子跃进了充满竞争和新时代的气息里……

家,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记得母亲病重住院前夕,她就坐在屋门前的电视杆前小马坞上,静静地、微笑地看着院落里的一切,那么留恋、那么深沉、那么亲切……她想要把老家的记忆带着一起搬到医院里一样;她是那么地热爱着老家,以至于自己病重不起时竟还想趁着清醒回家看看,闻闻家的味道。

家到底有什么好?谁也不知道,明明是草屋三四间、杂草一院落、土巷一条条,四处残垣断壁,室内空空无几,怎么就牵动了这么多人的牵挂?

母亲不在后,我们把老爸接到县城里住,岁月蹉跎,一晃十几年。每逢过年,他还总是要说:“我要回老家住,把家里收拾得好好的,在家里住舒坦。”曾经有几回,我也梦回老家,漫步在小时候开满槐花、梧桐花的院落,欣赏着春天在院落前的沟坎上驻足撒欢的样子,夏天不知名的昆虫、知了和黄蜂在院里院外忙忙活活讨生活的岁月,秋天院里院外满满当当的玉米、花生收获的幸福和喜悦,以及冬天里院里院外天地一色白茫茫的素洁和静穆。

母亲有病走得早,她终于不用再辛辛苦苦地拉扯着穷苦家里的三个娃长大、上学、工作、讨媳妇、成家立业、看孩子了,也终于放下一切羁绊与牵挂回到了自己所深爱的家里了。苦的却是父亲,还要放下自己大男子汉的架子帮着看孩子,等这家的孩子大了再帮着看护那家的孩子。剩下的则是我们这些如地瓜田垄里疯长的滕蔓一样一不小心蔓延到县城里来的穷孩子,一身乡土的气息,改不了的家乡陋习,忘不掉的家乡牵绊。那些从小在城市里长大,不知道老家为何物、何方神圣的后辈们,每回都是心不甘情不愿地让大人强迫着、胁从着从城市五颜六色、酒红灯绿的生活环境里来到这土香土色、空无一人的院落里体验生活,听那重复了不知道多少遍的传说……

记不清有几次,每当自己带着任务查看农村危房和走访贫困家庭时,都要时不时、有心无意地走过老家侧旁时,知道地笑笑说:“你看,你还帮着咱村的贫困户查房子、修房子、盖房子,自己家的房子都快垮掉了,是得抽点时间好好修缮一下了。” 不知道的看到您惊愕的说:“你看!老季,这家的房子要露着天了,用土夯做的墙壁,很少见这样的老屋快成文物了;要是贫困户,千万不要给漏掉了,到了汛期那还得了……”这时,我只能是满脸通红、羞羞地对着您无语以答:您真的老了,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您只能站在那里看着曾经在这干净快乐的小院长大的孩子在面前一次次走过、路过而羞作交流,避而不视、避而不答;您衣着褴褛、满身沧桑、满腹委屈却无法拉住衣着光鲜而步履匆匆曾经的娃娃们;甚至有时候,您可能还会因为自己站错了地方而让过往地人们议论您的存在、历史和现状,越发的战战兢兢、夜不能寐了;要不是您老了、要不是您累了、要不是看护着“家”,也许您和母亲一样也许早已走远了、不再回来了;再也不用辛辛苦苦、尽职尽责地站在那儿等着离家的孩子回来看一看、走一走、笑一笑,再也不用让那几十载的风风雨雨、岁月沧桑蹉跎您的容颜,甚至于一等数年、不见伊人……

今年,十里春风,终于轻抚您的脸颊。老三第一个跑回来建了鱼缸厂,在您厚实的体魄上夯实地面、搭起了厂房,生产出大大小小、不知名儿,您见都没有见过的玻璃器皿。从这以后,到您这里来的人也多了,有您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来来往往、摩肩接踵;只是您曾经看护的老东西、旧事物都通通丢了去,那些个您引以为豪、用来引诱孩童们的桃儿、杏儿都统统刨了去,许多曾经的镜像也一律重新装扮出镜,彻底的翻新了……您还是您,站在哪儿,看着从这里长大又回到这里的人们,您一脸笑意,惟愿时光静好、岁月从容!

纪伯伦说:“所有工作都是空虚的,除非有了爱”。时间本无多,只够用来做喜欢的事。您也许比我们更知道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