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随笔 > 正文

栀子花开

核心提示: 模拟考后备受折磨的疲惫时刻,您总兴致高昂的来一句“陪我看部电影吧,据说口碑不错,一直没机会看”,最低的音量,忍耐的情绪,还是败给了隔音效果超差的门,由于隔壁的控诉,我们往往在静默中看完了一部部有悲有喜的影片,但紧绷的情绪仿佛在无声中消散。

作者:秦晓娟

那年那日,那双长满茧的手缓缓垂下,那些少年,才终于明白,含着泪的微笑,有多震撼。

栀子花开的时节是明媚的,相遇都伴着花香。可爱的朋友们,在青春本该肆意张扬的日子里,却格外钟情于简单的黑白,真是单纯却浪漫的十七岁。可干净的眸子,却穿过纯澈的色彩,看到了那抹火红的影子。

“年纪轻轻,怎么这么古板。”古板,古往今来应该是师长形容学生的吗?我倒是不确定了,好像在您的面前,我们反倒是端着架子的,少年老成、顾虑重重。“年轻人,要闹腾点儿。”说到闹腾,这点我们真是难以望您项背。

令人喘气都困难的高三,作为班主任,早读从不到校监督,多少次校会通报批评都能看到您回过头来冲着我们可怜巴巴的样子,但我们好像能在格外疲惫的时候偶尔在床上多赖一会儿;无形中被取缔的体育课,您总是鼓足干劲怂恿我们去戳穿“体育老师不在”的谎言,但我们好像拥有了尽情奔跑和放声大笑的片刻欢愉;模拟考后备受折磨的疲惫时刻,您总兴致高昂的来一句“陪我看部电影吧,据说口碑不错,一直没机会看”,最低的音量,忍耐的情绪,还是败给了隔音效果超差的门,由于隔壁的控诉,我们往往在静默中看完了一部部有悲有喜的影片,但紧绷的情绪仿佛在无声中消散。

您说您闹不闹?都看着学校的红旗飘过二十多载年华了,还时常上窜下跳,高兴时课间指挥一首大合唱,闹脾气的时候试卷上批上一句句够冷的笑话,当真比我们这群未成年人,更像个半大的孩子。

班会上捂着脸硬生生憋出一首《我的中国心》,是对我们成绩进步的犒赏,明明没必要答应我们的无礼要求,可您说“开心啊”。实际上,我们也比您想象的善良啊,知道我们以后的节庆晚会上为什么没有撺掇您唱过歌吗,因为这一首歌,让我们清楚地认识到一个事实,您确实不适合音乐道路。当初的我们,可是把整首歌都听了下来呢,完全没有表现自己的嫌弃心理,真是一群懂事的好孩子啊。

谁的青春里没有过激情飞扬的时刻!噢,直白点,谁年轻时还没干过火花四射的群架呢。因为打群架,整个班的男生都被传唤到了主任办公室,正被训斥得体无完肤时,看到昂首阔步走进的您,一个个男子汉瞬间觉得自己委屈不已。还记得您当时一脸严肃地跟主任打招呼,转过头来却兴冲冲地冲大家做了个鬼脸,在大家憋笑憋得惨兮兮的时候,却随着主任一起“怒气冲冲”地回瞪着大家。回到班里,指着黑板前列成一队的男生,您唾沫星子横飞:“有这样的男同学,是不是很幸运!有这样的学生,我这个老师也是很有功劳啊!”黑板前羞涩的大男生们,烧红的脸在黑色的背景板衬托下格外显眼,倒是异常和谐的对比色。

有让打完架的学生们发表感言并接受赞美的老师吗?您也算让我们开了眼界。不过,您说的好像也是让人难以反驳,他们确实很棒啊,为保护女生挺身而出的男同学,比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呆子的确有魅力多了。想想,确实是您教得好。

您看,不过随便想想,您的壮举,真是一箩筐呢。毫不客气地说,您真是教师队伍里旁逸斜出的不规则枝蔓。都是师长为不争气的学生头疼,我们是不是应该为老顽童般的您烦忧呢?但是,好奇怪啊,回忆起我的高三,怎么都是大家的笑容呢,好像没有什么是值得抱怨的。无论是流着泪还是淌着汗的时刻,大家都笑的那么真,那么美。

是火红和纯白的化学反应吗?青春的心与青春的年岁碰撞,我们帮您找回青春岁月,您帮我们拾起青春的冲动。

栀子花开的时节,依旧明媚,但这一次,好像还添了些盛极必衰的感伤。我们这一生,是在被什么推着呢,无论不甘还是自愿,都在一刻不停地向前走着,身不由己却无可奈何。可您说,向前,是为了更多的风景,不去看看,怎么知道不会有更重要的人、更美的相遇呢。

伴着栀子的香气,觥筹交错间,思绪渐渐迷离,竟不知眼眶里氤氲的是美酒熏出的雾气还是旁的什么了。听着您一一唤过我们的名字,数落着我们的不是,最后父亲般拍拍我们的头,嗫嚅着想说些什么,最后却都化成一个简单的微笑,带着流得爽快的泪。

我们打趣您,说等您有了新的伙伴们,是不是也就不提起我们了,就像您在我们面前从不提起上一届的少年们,在新的小伙伴面前,我们就要被遗忘了。可您却笑着告诉我们“他们就是你们啊”。顿了几秒,大家都笑得更厉害了,泪也流得更干脆了。我们就是未来的他们,他们就是曾经的我们,对于您来说,永远是正美的花儿啊。

人不用学会离别,哪怕有意,也学不会离别。栀子树下不算伟岸的身影,纯白掩映下炽热的火,多清晰啊,就像曾经纯澈的我们包围着热情的您。渐行渐远,看到您鬓角好像被什么染白了呢,不,那肯定是不经意落下的栀子花瓣,对不对。

视线朦胧,落花下高扬着的手臂,缓缓垂下,那年那日,那些少年,没有勇气说出“再见”。但那火还在烧,少年还在笑,老师,明年今朝,香气再次飘散,落红满径之时,我们必定满身花雨而归,不负您玉壶冰心。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