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随笔 > 正文

阿妹

核心提示: 偶尔家里人会突然严肃地叫他大名,他马上会觉察出家里人情绪的变化,就撒娇说:“叫我阿妹,不然阿妹不答应。” 毕业那年的春节,林珊第一次随郭千江回家。郭千江,林珊和他们的女儿异口同声地应着。

文/丘艳荣

在客属地区的大部分地方,孩子一出生就有了一个共同的称谓,叫“阿妹”,无论男女。这个称谓,会在亲人的口中伴随孩子或长或短的岁月。当然,大多数孩子的这个共称之后会被他们的乳名和大名所取代。

郭千江就是一个被家人宠溺地称作“阿妹”的男孩子。小的时候,他特别喜欢家里人这样叫他,也喜欢这样的自称。偶尔家里人会突然严肃地叫他大名,他马上会觉察出家里人情绪的变化,就撒娇说:“叫我阿妹,不然阿妹不答应。”

小学高年级的时候,家里仍叫郭千江“阿妹”。郭千江就开始嘟囔了:“我又不是女孩子,怎么老叫我阿妹?”原来班上一些调皮的孩子开始起哄,说他是女孩子,叫他“江妹”。

中学的时候,爸妈仍然会记不住郭千江的抗议,仍然习惯性地叫“阿妹”。一次被他偷偷喜欢的女孩听到了,那女孩鄙夷地说:“阿妹阿妹,一听就是十足的娘边女,大了估计也只能做叶下桃、妈宝男。”郭千江哪听得这个奚落,回家跟父母大发脾气:“再不许叫我阿妹了!面子都被你们丢光了!”

读大学的时候,郭千江发生了一点小意外,打球伤了脚,骨折了。父母心急如焚从老家赶了来。在郭千江的病榻前,有一个清秀的女孩正跟他们的儿子有说有笑,手上还细心地削着一个苹果。郭千江的爸爸很有节制地叫了声“千江”,妈妈却一边心疼一边埋怨,脱口而出:“阿妹,怎么这么不小心?”

女孩疑惑地说:“千江,你还有其他名字?”

郭千江脸一红,说:“哦,对。小名......”然后给父母介绍说:“爸、妈,这是林珊。”

毕业那年的春节,林珊第一次随郭千江回家。郭家父母十分高兴。林珊说:“阿姨,您可不可以也叫我阿妹?”

郭母愣了一下,看看林珊,又看看儿子,拖长着声音慈爱地叫了一声——“阿妹......”

林珊和郭千江争着应道:“哎......”

后来,林珊这个“阿妹”成了郭家媳妇。林珊对郭千江说:“第一次听妈叫你阿妹,我就感受到了你们家和谐温暖的氛围。”

郭千江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地说:“是不是还闻到了甜甜的橘子香水的味道?我当时还担心你会觉得腻呢!”

“怎么会?这就是家的味道。”林珊笑着说。

再后来,他们生了个可爱的女儿。

“阿妹......”已升级为奶奶的千江妈唤了一声。

“哎......”郭千江,林珊和他们的女儿异口同声地应着。

“爸爸妈妈,你们真讨厌。奶奶是叫我,你们凑什么热闹?”孩子撅着嘴说。

橘黄的吊灯下,响起了一家人欢乐的笑声。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