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随笔 > 正文

回想那年小院中的世界杯

核心提示: 与足球有缘,还得从童年时代与球迷父亲一起观看世界杯说起。1982年观看第十二届西班牙世界杯时。

作者:月上西楼

在这个炎热的夏天,一份为广大球迷们期盼已久的礼物从俄罗斯送来——2018第21届俄罗斯世界杯。世纪杯给了那些喜爱它的人们喜怒哀乐,为它激情而如醉,为它疯狂的人们,来自不同的国家,这是他们的足球盛宴。而此时足球也不单纯只是一项体育运动了,它被不得愈加神圣化!——世纪杯比这个夏天还要火热!

足球赛事,历经从平民的娱乐一直走到国际化商业活动,足球的魅力历久不衰。它是一种展示速度与技巧,战术与配合,体力与意志的综合运动美学,从而深得世界各国人民喜爱。

啊,世纪杯正鏖战正酣!看那些英姿飒爽,驰骋在绿茵场上的健儿们,他们奔跑出灵与肉的激情;勇猛的拼搏好像纵横战场上的斗士,涌现出无数绿茵英雄来,使得热情的球迷们,把一声声欢呼呐喊,瞬间变成冲锋的号角——世界杯的勇士们,为你们加油祝福。

与足球有缘,还得从童年时代与球迷父亲一起观看世界杯说起。1982年观看第十二届西班牙世界杯时。由于当时的生活条件有限,有电视的家庭不多,多数球迷家庭还是通过收音机或是到有电机的邻居,亲戚,朋友家里,那时叫做蹭电视看。当年我们家那台托人凭票购买的12寸原装日本进口东芝牌黑白电视机,便成了我和我们家的荣耀。

晚上只要有邻居来看球赛的,父亲来者不拒,因为都是球迷吗。自然谈球论道,互相让烟敬茶,其间掺杂一些生活见闻,一天的工作劳累经足球的发酵,很快便转化成一种说不出的乐趣,而这种只有男人们知道的乐趣,当时母亲与大多数家庭主妇们是不懂的。 她只是随声附和几句,便笑呵呵的从小院中的水井里,把用长绳系好的竹篮提上来冰凉的大西瓜,和几瓶雪花牌或是北冰洋牌啤酒,来招待客人。

看着小小的黑白电视荧屏,孩子们眨着懵懂的眼睛,聆听大人们此起彼伏的“唉快传,噢射门啦好球,哎呀会踢吗臭脚,等等”;有时耳畔传来播音员快速的讲解“金童——罗西(意大利),法尔考(巴西),鲁梅尼格(西德),济科(巴西),佐夫(意大利)”等等,陌生又新奇的名字。当时一脸青涩的马拉多纳才初露锋芒。

那个夏天的世纪杯,就在我家十几平方的小屋里,荧光闪动;时而一缕缕清凉的晚风,吹过院子里的梧桐树时,树叶“哗哗的”作响,仿佛传来一片片的掌声。树下竹席上的孩子正依偎在摇动蒲扇的母亲怀中,睡吧,夜深了!一轮皎洁的月亮,静静的在水井中晃动着渐渐缩成一个光亮的球体。唯有球迷父亲还如痴如醉的半坐在躺椅上,眼睛不知疲倦的沉醉在世界杯的盛宴中。

有时白天我与街上的几个小伙伴们,模仿着自己喜欢的球星,在狭长的巷子里,或是我家的小院中,悄悄推来父母的旧永久牌和凤凰牌自行车来充当球门,用一双双破旧的篮网,回力运动鞋来进行一场我们的足球比赛。

我们没有裁判,可我们也都是裁判,有时父亲来寻找他的座驾时,偶尔充当一下临时裁判。看着看着,父亲就忘却了自己的职责,便加入进一方的球队,“呜哇!进球了”。

足球就这样在飞快的旋转中,匆匆穿过我们的童年来到了中年。现在父亲老了,一个人有时还为看世界杯比赛熬夜,每看到精彩时,他还能大声欢呼:“好球”。 

专栏作者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