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随笔 > 正文

母亲的手

核心提示: 母亲是老花眼,干什么活都要戴着眼镜,一次我帮母亲剪剪指甲,坐在沙发对面,拖起她的手,我仔细端详着,母亲的手,那是被岁月雕刻了无数印记的双手,带着老茧和裂纹,年轻时由于常年在老家农村从事体力劳动,不知何时,大拇指和中指关节变得粗大弯曲。

作者:祖新兰

母亲过了这个春节已经76岁了,她身体硬朗,性格坚韧豁达,做事任劳任怨,而且上天还赋予了她一双不平凡的手。

母亲的手,是一双勤劳的手。我年幼时,父亲微薄的工资不足以支撑一家老小的生活开支,于是母亲跟人学了裁剪技术。上世纪70年代,农村很少有缝纫机。当时商品供应还是计划经济,母亲省吃俭用从牙缝里挤出钱来,托亲戚去外地供销社用供应票买了一台缝纫机,这台缝纫机也从此陪伴母亲度过了几十年的劳作生涯。母亲做出来的衣服合体又好看,全村的人都来找她缝制衣服,为了多挣工分,有时候活多了就得晚上加班。我们都睡了,母亲点着煤油灯还在熬夜蹬着缝纫机,那欢快的脚踏机器声,成为童年记忆里最熟悉的交响乐曲。后来,农村实行土地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又开始种植棉花和小麦,母亲每天起早贪黑地干农活,她的手常年长着厚厚的茧子,皮肤永远那么粗糙,在母亲的辛勤劳作下,我家也逐渐过上了小康生活。

母亲的手,是一双灵巧的手。她最擅长腌制家乡的各种特色小咸菜,而且还喜欢送给左邻右舍品尝。年前进入腊月,就开始忙着张罗各种年货。比如平日里晒的干野菜,就会拿出来加工好几遍,和肉馅搭配蒸一锅美味的野菜包子。还喜欢灌制五香口味的腊肠,在凉台上风干等到过年时拿出来吃。腊月二十三以后,就开始闻到过年的味道了,炸藕合、带鱼和肉松,还要蒸牛肉丸子,尤其是小火熬制的猪皮花生肉冻,论品相简直可以和店铺里卖的成品媲美。那热气腾腾刚出锅的蒸年糕和黄面枣窝头,散发着独特的醇香,那是母亲的味道,也是全家人的最爱。

母亲的手,是一双饱经沧桑的手。母亲是老花眼,干什么活都要戴着眼镜,一次我帮母亲剪剪指甲,坐在沙发对面,拖起她的手,我仔细端详着,母亲的手,那是被岁月雕刻了无数印记的双手,带着老茧和裂纹,年轻时由于常年在老家农村从事体力劳动,不知何时,大拇指和中指关节变得粗大弯曲。怪不得最近母亲唠叨着手指头有时候疼痛呢,可她一天到晚也不肯停下来歇歇,心中不免泛起阵阵心酸,更多的是愧疚感......“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母亲年事已高,可还在为这个家操劳,以后我要多分担一些家务,多陪陪母亲,不再整天忙于工作而忽略了离我最近的亲情。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曾记得,儿时,母亲用这双温暖的手给我赶制了一身粗布新衣裳,牵着怯生生的我入学;曾记得,出嫁时,母亲用这双慈爱的手给我缝制了几床崭新的被褥做嫁妆;如今,母亲依然用这双粗大变形的手给全家做美味的佳肴,帮我每天取回晾晒的衣服,叠的整整齐齐放进衣柜里;

不知多久没有如此近距离依偎着母亲了,用心体会着久违的静谧安好,这何尝不是一种幸福?恍然间突然明白,“陪伴”才是最大的孝顺。

亲爱的母亲,您含辛茹苦把我养大,我愿相依相伴陪您到老。在以后的日子里,让我紧紧牵着您的手,就像我小时候,您牵着我的手一样,走过风雨,走过冬夏……

 

专栏作者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