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随笔 > 正文

母爱,不老的情歌

核心提示: 回家乡看望母亲,离开家乡时吃母亲做的蛋炒饭,一度是我们临行前的幸福告别。经过几年,反反复复的与母亲沟通,劝说,并伴着母亲到医院咨询了几次,母亲终于克服了心里的恐惧,答应到医院拔掉了剩下的三颗牙齿,安上了一嘴假牙。

作者:赵绍香

每年母亲节的时候,有关母亲的话题时常会刷爆微信朋友圈。有向母亲祝福的,有被儿女祝福的,有人歌唱着关于母亲的歌谣,有人吟诵着一些古今的文人墨客书写的关于母亲的真挚情感的文章、诗词。朋友圈里洋溢着幸福、温馨而又浪漫的气息。

是人们平时都不爱母亲,只有现在才爱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多数人只是在母亲节这一天,把对母亲的爱寻到了一个出口,在这一天把爱说出来。其实,母亲爱我们,我们也爱母亲。大多数人只是不习惯于把内心深处这种潮湿、温暖而又刻骨铭心的爱说出来,表达对母亲的爱恋。

母亲的爱像山。山峦是大山的脊梁,母亲是我们的肩膀。从呱呱坠地的那一天起,母亲这两个字就存在于我们生活的每个角落里,我们是她们身上掉下来的肉,我们血脉相连。大山的厚重、坚韧像极了母亲,母亲坚忍不拔,淳朴善良,时刻把儿女挂在了自己的心坎上。

母亲何止是牵挂,简直就是把儿女镶嵌在自己的血肉里,一辈子负重前行,爱儿女远远胜过爱自已。

我亲爱的母亲,从我小学五年级开始上寄宿制学校开始直到现在外出参加工作多年,还保留着那习惯,即在儿女离开家远行的那天,天还未亮时,悄悄起床,在厨房里忙活,为即将离家远行的儿女准备可口的早饭。

“明早上出门前,早饭想吃点什么?”这句话已基本成为母亲送别儿女离开家远行的习惯用语。

少年不识愁滋味,年少时不懂得母亲的艰辛,母爱的宽厚,总是把自己想吃的都豪无保留地告诉母亲。第二天天亮时,母亲叫起床吃饭了,看看母亲做的,都是自己爱吃、想吃的,于是大快朵颐,没有去想母亲为了做这些东西,是凌晨几点钟起的床。母爱是会传染的,自己有了儿子,自己也当了母亲,自己的儿子也上学之后,我也总想为儿子做点他喜欢吃的东西。对于母亲给予我们的爱更是深刻地感受到了是多么的温暖而疼痛!感恩母亲!

岁月在指尖流逝,同时把皱纹一道一道地刻在了母亲的年轮里。母亲老了,行动不再利落敏捷,皮肤不再细腻光滑,牙齿不再坚硬如铁,头发不再乌黑如云,眼神不再顾盼生辉。不变的是母亲那颗爱儿女的心,一如既往,殚精竭虑。

儿女的爱是溪流,母亲的爱像海,溪流被大海容纳成自己的一部分,时时刻刻放在了心上。

如今母亲年岁渐高,我们回家乡看望母亲时,会试着与母亲商量,明天早上可以不吃早餐就走的,一会儿就到了。可母亲总是说,不吃点早饭就走是不行的,万一路上堵车了怎么办,再说回家了,家里有妈在,哪里还有饿着离开家的,母亲说得很坚决。那我们自己起床做早餐得了,您岁数大了,不要起床起得那么早。母亲于是不再言语。等你早早起床准备去做早餐时,母亲早已为我们准备好了早餐。母亲似乎永远比我们起得早,是不是又是凌晨三四点钟起床了呢?面对我们的疑问,母亲总是说,自己年纪大了,睡多了睡不着,只好早早起床。一定要回家的儿女吃点东西再走,不能饿着肚子离家远行,是母亲多少年的习惯了。不吃点东西就走,母亲会牵挂得想掉眼泪。看着母亲汪在眼眶里的泪,我们自己也会忐忑不安,如坐针毡,更加担心母亲。

在母亲眼里,我们永远是孩子。

俗话说,孝不如顺,总跟母亲执拗着也不是办法啊,但我真的有些束手无策。奶奶做的蛋炒饭太好吃了。我儿子的一句话提醒了我。是啊,蛋炒饭,既好吃,又方便省事,将鸡蛋与饭炒在一起,既可满足母亲的心愿,又可减少母亲的辛劳。我也很爱吃蛋炒饭,我对母亲说,我老公也凑过来说,他也很喜欢吃。回家乡看望母亲,离开家乡时吃母亲做的蛋炒饭,一度是我们临行前的幸福告别。

经年累月,栉风沐雨的操劳,母亲终敌不过岁月的侵蚀,母亲的牙齿也在一颗一颗的脱落,只剩下三颗了。剩下的三颗牙齿让母亲饱受了疼痛的煎熬,受尽了折磨。早就想给母亲安一副假牙的,可就是还剩下的三颗牙齿在那里作怪,发炎疼痛,吃药打针,反反复复若干次,让不轻易落泪的母亲疼得流了不少的眼泪。

我们劝说母亲等牙齿不发炎不疼痛时去医院把剩下的三颗牙齿拔掉算了,可几次母亲都不愿意,说害怕呢,想等牙齿自己掉呢。又劝说母亲,等牙齿自己掉呢是好,可是它们总是发炎疼痛,经常打针吃药,您太受罪了,身体受不了呢。再说三颗牙齿留着也没有什么用处,您吃饭也不能好好的嚼,饭都难吃饱呢。牙齿少,说话也不关风,话也难说呢。等不发炎不疼的时候去医院拔掉,再安一嘴假牙,少受罪一点,什么都能吃点,身体更好呢。母亲疼得一边抹眼泪,一边嗫嚅说,害怕呢,牙齿又不摇,医生拿的镊子伸入人的口中使劲拔,牙齿怎么可能会轻易掉呢,听说老人的牙根根是最难拔的。妈——,不要怕,医生会掌握的呢,牙科医生是专门医治牙疼的,有技术,拔牙齿有经验的,老人的牙齿拔的还是多呢。可母亲还是摇头,不愿意上医院拔剩下的三颗牙齿。

看着疼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而又不同意去医院拔牙齿的母亲,我心里有些酸楚,有些无奈。此刻的母亲多么像一个孩子,多少困难挫折都挺过来的人,怎么会害怕去医院拔牙齿了呢?小时候曾若干次在她面前撒野、耍赖、撒娇,像山一样坚强,无所不能地守护着我们的母亲,像海一样包容着我们的欢乐、我们泪水,我们的喜怒哀乐的母亲,也会脆弱得像个孩子,会害怕拔牙齿而倔强得像个孩子?母亲是在渐渐变老了,只是我们心里不愿意承认而已。

经过几年,反反复复的与母亲沟通,劝说,并伴着母亲到医院咨询了几次,母亲终于克服了心里的恐惧,答应到医院拔掉了剩下的三颗牙齿,安上了一嘴假牙。虽然过程有点长,但我心里还是挺佩服母亲的,终于战胜了自己。每次与母亲打电话,母亲总会说起,安的假牙很好用呢,又吃了点多少年都吃不了的烧包谷了,说话也能好好的说了,不会不关风,说不清楚。我笑了,我听到了母亲话语中是带着笑意的,人在高兴的时候连声音都是充满笑意的。

母亲在渐渐变老,满头银发,脸上的皱褶里满载着岁月的沧桑。我也不再年轻,鱼尾纹悄悄地爬上了我的眼角。不老的只有那潮湿的母爱,永远温暖滋润着我们的内心,是唱响在我们心内的不老情歌。

专栏作者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