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随笔 > 正文

思念母亲

核心提示: 多么希望像苏轼那样,“夜来幽梦忽还乡”,在梦中与她相见,但从未如愿,可能也像东坡词中所说的“纵然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吧。对母亲的思念常常是触景生情。听说朋友的母亲活到九十多岁了,就很羡慕,会想,俺妈要是活着,该多好啊!此刻,真希望在另一个世界里,我妈能听见我的喊声。

文 / 春江月明

又到细雨纷纷,路人断魂的清明时节。

扫墓途中,记起苏轼的“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这首哀悼词人的原配妻子王弗的悼亡词,情义缠绵,字字血泪,抒发了对亡妻的深沉的思念。时隔九百多年,读来仍令人为之动情。生者与逝者,两重世界,生死相隔,对亲人的哀思,是心中永久的痛。此刻,这首悼亡词,也写出了我对母亲的思念之情。

算起来,母亲离我而去已经十五个年头了,尽管飞逝的岁月,将我从一个中年汉子变成了白发苍苍的老人,但对于母亲的思念之情,非但没有减少,反而与日俱增。有时面对遗像,还会情不自禁,潸然泪下。用“不思量,自难忘”表现此种心境,真是恰如其分。虽然不会把这种情感挂到嘴边,却是铭心彻骨地难忘和思念。无论是姊妹团聚、年节假日,还是母亲忌日,夜阑人静时,母亲的身影常常萦绕在脑海中,她的音容笑貌,也常常浮现在眼前。多么希望像苏轼那样,“夜来幽梦忽还乡”,在梦中与她相见,但从未如愿,可能也像东坡词中所说的“纵然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吧。

这么多年,喜欢摆弄文字的我,竟然没有写下关于母亲的只言片语。为此,一直心存愧疚。其实,真的很想写,几次开头,又几次搁笔。母亲给了我生命,抚育我长大,教诲我做人,对我恩比天高。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汇才能表达对她的感恩之情。母爱在我心中如涓涓细流,每一滴都弥足珍贵,我不知道该采集哪些水花,才能折射出她的圣洁和博大。母亲刚去世时,我对她的思念是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现在,我的思念是难以克制的隐痛。我不知道用什么文字,能清楚地表达出这种感受。

常想起小时候对母亲的依恋。有时候,母亲去上班,我却缠着非要跟她一起去。母亲只好领着我一直走到单位门口,才让保姆领我回家。望着母亲的背影,幼年的我,总是感到失落和难过。

常想起生活困难时,母亲总是把自己舍不得吃的窝头,偷偷掰给我,因为怕让弟弟妹妹看到。那年我十五岁,母亲说“正长身体呢,总是吃不饱怎么行啊。”她带我到莱芜用家里的旧衣服去换地瓜干,见我看到卖高价馒头的,馋的只咽口水,便狠狠心买了一个,塞到我手里。我掰了一块给她,母亲笑着说:“儿子知道疼妈了,我不饿,你吃吧!”其实,我知道她都饿的头晕了。

常想起济南刚解放便在“北海银行”工作的母亲,59年服从组织分配,支援文教,做了一名小学教师。每天晚上都有学生到家补课,有的学生家庭生活困难,穿得破衣烂衫,她便给学生缝补衣服。学生走后,她还要备课批改作业。最让我难忘的是,为了补贴家用,母亲还给商店织帽子,每只能赚五角钱,常常在我睡醒一觉时,看到她仍在忙碌。

常想起,母亲在银行储蓄所工作时,有时会因为一角钱的差错,下班后找储户核实,一直忙到很晚才回家吃饭。对此我十分不解,不就是一角钱吗,自己垫上不就行了?母亲说,要是多出一角钱呢?不上交就成贪污了!就是少了钱,也不能隐瞒,做银行工作必须老老实实。

母亲离休后,与父亲在家安度晚年。每当我们回家,总爱依偎在他们身边,说些工作中的事儿。俗话说“孩子见了娘,无事哭三场”,无意之中,会说一些不顺利或不痛快的事。哪知道却成了母亲的心病。母亲去世后,整理遗物看到了她的一篇日记:“昨天,孩子们回家,说了一些心中不痛快的事,我的心情也很压抑。我的孩子都老实本分,适应不了这些复杂的社会环境,我已经是七十四岁的老人了,为什么还不让我心静呢?我挂念着他们,又无能为力,只能盼老天保佑我的孩子了!”看到这里,不禁失声痛哭,母亲啊,儿子不孝,不该给您说这些让您不愉快的事啊!

对母亲的思念常常是触景生情。满园的白玉兰盛开了,就会想“这是俺妈最喜欢的花呀”。有时候家中做红烧鱼,就会说“俺妈烧的鱼才好吃呢”。老伴买来松花蛋,总是说“咱妈最爱吃了”。也总爱对女儿讲“奶奶最疼你了”。听说朋友的母亲活到九十多岁了,就很羡慕,会想,俺妈要是活着,该多好啊!想起来,已经整整十五年没能喊声“妈”了,多想到空旷的原野高声地、痛快地喊一声“妈——”。此刻,真希望在另一个世界里,我妈能听见我的喊声。

妈,若有来世,我还做您的儿子!

专栏作者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