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随笔 > 正文

陇上“狂人”留墨“天宝斋”

核心提示: 据悉,张君义来山东的次数并不多,来章丘只有一次,因而这也是张君义在章丘留下的唯一一副墨宝。好在饭店主人李兴泉对张君义所书之“天宝斋”保存完好,后辈们尚能目睹及欣赏学习到其墨宝,总算少了些许遗憾。

 

 

微信图片_20180214220046

“天宝斋”墨宝

微信图片_20180214220120

七十年代末期的“天宝斋”饭店

微信图片_20180401175238

李家传下来的僧佛


作者:刘曰章

“天宝斋”是个啥东东?乃老明水古城一饭店也。自大清光绪19年开业至2017年年中因章丘建设泉水文化生态区而拆除时已达124年之久,的确是名副其实的百年老店。饭店历经四代掌门,亲手摘下牌匾的是年近七十岁的李兴泉老人。

陇上“狂人”是谁?姓张名君义也。生于甘肃临洮,毕业于兰州艺术学院,陇西文化馆专业画家。为何称其为“狂人”? 据百科介绍:“陇上狂人”是人们对他狂放桀骜的性格所赠予的雅号。不过,他在同事、朋友面前却是一头温驯的羔羊。他不拜官员,对轻侮文人、派人索画者,只赠一声清醒的醉笑;他不遵官序,“没大没小”,常常在一些礼仪场合弄出一些尴尬来。

艺术造诣方面,他擅长花卉山水,松竹梅菊、兰荷牡丹,独出心裁,诗意盈幅;画山水,丘壑空灵,象外生意,黄土高原在他笔下,汇雄风壮美于一幅,大气磅礴。他作画必先饮酒,酒至半酣才操笔,先端起酒碗,倾酒入墨,画荷花牡丹时还要大口喷酒濡纸,待酒香盈室时,方运气挥洒,“横扫素缣三百尺”,大泼大破,出神入化。“狂人”运笔时,不论顺、逆、正、侧均于奇险之中见天真,就是在画家云集的地方,也能镇住内行。面对丈二巨幅心不悚,手不抖,遇有笔会,常被尊为开笔大家。

张君义书写“天宝斋”牌匾之时,应该说是他正值壮年及艺术创作的巅峰时期。其实之前李家人与张君义并不熟识,一个长居山东,一个长居甘肃,既未谋过面更无交过往。张君义来到“天宝斋”为其写匾又从何说起呢,不会是瞎掰吧?实话告诉你,千真万确。

张君义作为书画艺术界中杰出的一员,倍受时任中顾委委员及书法大师舒同的赏识,曾于1985年9月张君义借向大师学习之机而陪同舒同前来山东走访。由于舒同曾在山东任职过省委书记并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来章丘工作过一年,因而时任章丘县委领导发出诚恳邀请请他回“家”看看。在13日那天舒同等四人来到章丘,受到县委领导一班人的热情招待,并挥毫泼墨留下作品十余副。大家去百脉泉公园时看到的正南门上方的匾额“百脉泉公园”五个大字就是舒同那一天亲笔题写的。

次日上午十点多,舒同避开县委招待人员带着张君义来到以前曾光顾过多次的“天宝斋”饭店,心情愉快地看望了店主兼旧友李传富。中午时分,李传富之子李兴泉提出让舒同大叔(论实际年龄舒同比李传富大)给写个饭店牌匾。在一旁的张君义见舒同与李传富交谈甚欢,同时又考虑到昨晚他没有休息好的缘故,便自己铺开纸张主动研墨少许,提笔写下了“天宝斋” 三个仓劲有力的大字,并在左下方签名签印:“陇上张君义”。如今章丘及外地来章交流的多位书画爱好者每每见到此墨宝无不啧啧称奇,并不由自主地竖起大拇指。据悉,张君义来山东的次数并不多,来章丘只有一次,因而这也是张君义在章丘留下的唯一一副墨宝。

令人惋惜的是张君义在章丘之行十六后即英年早逝,画坛天才如流星般陨落,非常让人心痛。好在饭店主人李兴泉对张君义所书之“天宝斋”保存完好,后辈们尚能目睹及欣赏学习到其墨宝,总算少了些许遗憾。

三十多年过去了,陇上“狂人”张君义也已作古十多年,但其章丘之行令人难忘。“天宝斋”是李家的,也是章丘的,你说呢?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