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随笔 > 正文

怀念四哥

核心提示: 而这个伤疤不知给长大的四哥带来多少痛苦,也成为母亲一生的痛,每每看到四哥这处伤疤,身怀内疚,自责自己对不起孩子。这时,四哥在打理庄稼的同时,跑到济南跟着二哥去劈铁。也希望四哥在另外一个世界中实现自己木工的梦想,做一个好木工。

作者:刘培忠

 正值芳华的四哥,在一个深冬的夜晚离我们而去,至今想来已经走了整整36个年头了。每每想起四哥,很是怀念他。

四哥在兄弟当中排行老四,身高随父亲,大个,约有一米八。而我们兄弟几个的身高都随了母亲,不是很高。四哥走的那年,我正在青杨读中学,年龄相差六七岁。他小时候的事,我不知道。听大姐讲,四哥小时长得白胖俊俏,是母亲的掌上明珠,母亲喊四哥时,都是以“我的俊儿”的称呼喊叫。大概在三四岁时,四哥一个人在院子里,骑在一个小板凳上玩耍,骑着骑着不小心掉进院内一米多深的菜窖内,右眼眶上方起了一个大包,后来化了脓。有一天,母亲抱着四哥坐在门台上玩,背后的父亲看到脓包熟透,便用两个大母手指挤破脓包。这一挤不要紧,因当时没有及时到诊所处理,落下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伤疤。而这个伤疤不知给长大的四哥带来多少痛苦,也成为母亲一生的痛,每每看到四哥这处伤疤,身怀内疚,自责自己对不起孩子。

而在我眼中的四哥不但是一个很要强的人、也是个小能人。在他高中毕业那年,迷上了无线电,还认了一位老师。认真仔细的四哥,自己动手做了两个小木盒子,一个存放什么线包、电阻无线零件,另一个存放工具。在没有毕业前,利用业余时间,竟装出一台收音机,虽然外观极其简陋,但能收到三四个台,在当时农村来说,收音机还是一件稀罕物。尤其是孩子知道后,每晚跑来找四哥听广播。四哥爱好读书,也喜爱讲故事。我小时候接触的第一本小说是《林海雪原》,还有听的一些故事,都是从四哥那里得来的。

毕业后的四哥,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在生产队放牛看坡,后来农村的土地包产到户,分到的农田,全有四哥和小姐姐打理。没种过地的四哥虽然在种地上,没有什么经验,但是种植起来很是像模像样。总是把农田整理的整整齐齐,只要发现土中有一块小小的石头,都检出去。等庄稼长出来后,上肥、浇灌和锄草的活,也都是四哥和小姐姐的事,四哥从不攀比我。村民路过庄稼地时,看到绿油油的禾苗,夸奖四哥别看年龄小,种出来的庄稼像个老手。

那时候家里的经济来源,除养头猪和变卖一些自家鸡鸭下的蛋,和卖点粮食之外,再也没有什么经济收入来源。这时,四哥在打理庄稼的同时,跑到济南跟着二哥去劈铁。劈铁这活不但有危险,还是个力气活。为给家里增添点收入,二十岁的四哥坚持下来。劈铁大概干了两年之多,在这近三年里,四哥自身不但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家庭也随之发生变化。四哥这个人,本身是个爱干净的人,穿戴总是整整齐齐,干干净净。自从进城后,与时俱进,追赶起时髦来,头发有了发型,脚上穿上了皮鞋。头型和皮鞋被打理的油光可鉴,亮晶晶的。尤其是皮鞋,在那时的农村,只有在外边吃商品粮的人,才穿的起。不过,这双皮鞋是四哥眼中的宝贝,在干农活和劈铁时,四哥是绝对舍不得穿的,都是脱下放在一个纸盒里,只有不忙和休闲时,才拿出来穿上。劈铁挣的钱,留有少许的生活费和零花钱外,其余全部上交母亲。这双皮鞋就是靠零花钱和生活费中挤出来的。

家庭上带来的变化,墙上的第一块挂钟,是四哥从济南买来的。这块挂钟曾轰动当时的左邻右舍。第二个变化,购买了一辆大金鹿自行车,当时在村里来讲有自行车的家庭不是很多。在本家族中只有前院培印哥和西院培林哥家有,两家都是在外边干工作的。而我家买这辆自行车是来之不易的,有母亲卖的粮食钱,有四哥劈铁的钱、有小姐姐在灵岩寺打工的钱,才买了这辆金鹿牌的自行车。最受益的自然是我,骑着这辆金鹿车来回去青杨上学。

四哥从济南结束劈铁回到家后,进入了大队,干治安保卫工作,夜间看护树林。写到这里,突然忆起一件事来,四哥从来不知道,也不会想到是我干的。那时,他刚毕业后,在生产队看瓜地时,一地的甜瓜,我抵不住飘香四溢的诱惑,有天夜里,我知道是四哥和他的好朋友看守,就鼓动几个小伙伴,去地里偷瓜。白天看好地形,晚上等到十一点后开始行动,依照白天观察的路线,很顺利地爬进瓜地,不知谁弄出一声咳嗦声,被远处的四哥和他朋友听见,石块就向我们落来。吓得我们谁也顾不得谁,滚屁尿流地逃离。

第二天早晨回到家中的四哥对母亲说:昨晚有人进瓜地偷瓜,今天晚上把家里的那条黑狗牵去看瓜。到了晚上的时候,四哥果真,把黑狗牵走了。直到四哥离我而去,也不知道那晚偷瓜的事,是他五弟带头干的。

父亲是个木工,在兄弟当中,只有二哥继承了父亲的木工手艺,其他兄弟都不会。在大队做治安的四哥,突然学起木工来,学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在一个寒冬的夜晚,从外边喝酒回来,突然走了,离开了母亲和我。那年他才二十三岁,正值风华正茂之年。

四哥当年的小木盒子还在,人却不在了。今天我把埋藏于心中偷瓜的秘密,全盘说出来,是以纪念在天之灵的四哥,我想告诉四哥的是,我很想念他!也希望四哥在另外一个世界中实现自己木工的梦想,做一个好木工。

专栏作者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