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随笔 > 正文

童年的年味

核心提示: 傍晚的时候,族中年长的老人,领着族人走到村头,向着祖坟的方向,举行一个小仪式,将过世的先人请回家过年,回到家中,把牌位一一摆在八仙桌上,贡上八个盘子礼品,这种方式就是请家堂。晚上这顿饭,族上每家成婚的男人,都端着一盘子炒好的菜或提着一瓶辣酒,团聚在家堂上,吃团圆饭。

作者:刘培忠

 回忆起小时候过年的往事,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至今想想,那幸福的感觉还是满满的;那年的味道,仍是香喷喷的。

进了腊月的门,那过年的气息,一天比一天变浓起来。这年的气息,如同云雾一般弥漫于村庄的各个角落。置办年货、蒸年糕、贴春联、做新衣服、吃年夜饭、拜年等等的点点滴滴——就是年的味道。连空气中,都嗅觉到飘有过年喜喜洋洋的味。

民以食为天。吃穿是体现过年的最直接的方式,尤其身处贫困的那个年代,吃与穿更是一种过年的向往。平时再如何省吃俭用,舍不得吃,舍不得穿,而在过年的时候,各家各户使尽浑身解数来置办过年。

当你走在街头或赶集的路上时,你会不难听见相遇的女人们,张口闭口在谈论置办年货的话题。

 “ 他婶子,年货准备的差不多了吧?”

 “白面、小米面都碾好了。这不,我去集上给孩子买块布,做身衣裳。”

 “他大娘,你弄的咋样了?”

“我买了5斤五花肉腌上了,到明天我也去磨点小米面,蒸面卷子用。”

而老爷们碰在一起,叼着旱烟,你一句,我一句地谈论一年的收成,谁谁谁家那亩地打了多少斤粮,今年得过个好年。然后,盘算着来年的收成。

腊月二十三,村里有个集,这天的集市比往常,异常的热闹。来赶集的人,从四面八方涌进村中那条贯通南北的大街上,被挤得水泄不通。那年味随着叫卖声与熙熙嚷嚷的喧嚣声、与一阵阵的鞭炮声,混合一起,升入空中,笼罩在整个村庄的上空。

鞭炮对于孩子来说,是过年的最爱。站在卖家鞭炮区,久久不愿离去。听着此时彼伏的鞭炮声、吆喝声,再看看地上,一层层红白相间的鞭炮皮,那颗幼小的心灵,怎么抵得住眼前的诱惑。等到大人给你买上两三挂后,才心满意足地转身离开,欢喜地找伙伴去炫耀。

年三十这天,是年味的高潮。母亲会早早地起来,开始忙碌发面,为蒸馍馍、蒸年做准备。而我这天,也不再睡懒觉,和母亲一样早早地爬起来,把院子扫干净。然后,跑到朱九明家,把写好的春联拿回来,中午的时候,用面粉打浆糊,贴春联。当春联上了门、墙、井、粮翁、土车、猪圈和树上的位置后,屋内外的院子,火红一片,烘托出的气象,犹如春风,扑面而来就是年的味道。

这时,母亲蒸的馍馍、发糕、卷子,热气腾腾地随着院中树枝上喜鹊的鸣叫声出锅了,一盖点一盖点子地从饭屋内端出来,走进北屋,晾在八仙桌上。白白的是馒头、黄黄的是发糕,都还在冒着热气,那种幸福的感觉不言而喻的。这种美美的场面,也只有过年时,才有的眼福和口福。

然后,接下来出锅的是,大块的猪肉。中午煮肉吃肉,这是母亲多年来一直坚持的一种习惯。平时很难吃到一次,而今天的这顿肉管够。出锅的猪肉,都是大块的肥肉,尺寸约有3寸见方,白里透红的颜色,脉象极佳。这是母亲做猪肉的拿手菜。每个孩子盛上大半碗,一手端着白瓷碗,一手拿着白馍馍,吃得那个过瘾,这一年的馋虫,在这一顿饭中得到犒劳、得到满足。

包水饺是一首过年的主题曲。年的伊始这一天,咱们中国人素来对未来生活寄有团团圆圆、财源滚滚的美好向往。而这元宝形状的水饺,象征着财和团圆,恰好表达了老百姓对未来的寄托希望。所以,不管富裕不富裕、有钱没钱,别的可以不置办,这水饺不能不包。那时,村里人,管水饺叫包子。因条件所限,水饺馅子都是白菜萝卜的。这也到符合老百姓白菜萝卜保平安的寄语心愿。

年三十的下午,走在胡同或到了谁家玩时,你听吧你看吧!家庭主妇都在忙碌着剁馅子,菜刀的声音,格外响亮。起起落落的菜刀声,传向窗外的天空,与远处的二踢脚,交相映辉。年的味道,就这样拉开了上演的序幕。

过年的好心情,自然属于孩子的;幸福的时刻,也是属于孩子的。在享受美食、新衣快乐之时,也感受到年的习俗与严肃的另一面。

临近春节的时候,大人会教导你一些禁语禁举的话。过年时,只说好听的话,不说坏的话,好像说了不吉利的话,这一年就不吉利似的。年初一的碗子盘子之类的物,是千万不能摔碎的;煮饺子最担心的是破皮,认为这是漏财的象征。为此,包饺子从来不让孩子动手;早晨去拜年,主家没起床,大门没敞开,绝对不准敲门的,主人会不高兴的。这些不成文的习俗,大人一一嘱咐着你。而今想来,这些习俗看似有些迷信,其实反映了人们当时对将来美好的期盼。      

傍晚的时候,族中年长的老人,领着族人走到村头,向着祖坟的方向,举行一个小仪式,将过世的先人请回家过年,回到家中,把牌位一一摆在八仙桌上,贡上八个盘子礼品,这种方式就是请家堂。晚上这顿饭,族上每家成婚的男人,都端着一盘子炒好的菜或提着一瓶辣酒,团聚在家堂上,吃团圆饭。

母亲摆在桌子上饭菜,是一年中最丰盛的一顿。可是因中午的肚子,大块肉所致,晚上的饭菜吃不动了。只盼等着天亮的到来,好去拜年。早饭后的年初一,热闹无比。拜年的队伍,一波接着一波走进屋内,给母亲拜年,一直持续到下午三四点钟,才松了一口气。那时不但孩子跪下磕头,而晚辈的大人也磕头。母亲都是阻拦磕头的。本队好友的哥哥,每次给母亲来拜年,进得屋来就双腿跪在地上,一边阻挡着不让磕,一边继续磕着头,然后是一阵哈哈的大笑声响彻于满屋。

这时,我想起了二大娘对我的好,赶紧从屋内人群中溜出来,向后院二大娘家跑去。

专栏作者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