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随笔 > 正文

令人啼笑皆非的“孟姜女故居”

核心提示: 《左传》中所述的齐国袭莒国,杞梁与莒军交锋,杞梁被俘之后其妻所哭之城根据《烈女传》的记载应为莒国之城。啰嗦到这里相信大家应该明白怎么回事了,孟姜女与孟家峪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作者:刘曰章

2017年12月12日一家APP平台上转载了《孟姜女与章丘古村孟家峪的渊源》一文,而在文内贴图中笔者发现农家院门上方悬挂着一块“孟姜女故居”的牌匾,特别引人注目。反复拜读文章后,心中有些欣喜,或许同是章丘人的缘故吧,自己家乡出了个“名人”,能不高兴吗?

巧合的是2017年12月17日笔者在一个微信群内看到两幅图片,一张是道光年间的老《章丘县志》封图,一张是内页中竖排的几行关于孟姜女哭倒长城的文字说明:“孟姜送寒衣闻夫死,一哭而长城为之崩然,此亦秦长城而非齐长城......”。 应该说齐长城和秦长城在建设时间上相差较大,在章丘境内只有齐长城而没有秦长城,孟姜女难道哭过齐也哭过秦?一个县级区域内搞出了两个不同的结论,不免让人疑窦丛生。

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是中国民间四大爱情传说故事(其他三个为《牛郎织女》、《梁山伯与祝英台》、《白蛇传》)之一,千百年来一直以口头传承的方式广为流传,可谓妇孺皆知。笔者小时候就是听奶奶讲着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长大,并且在上学期间也正值连环画图书盛行,这个故事的连环画自然也不例外。孟姜女寻夫而哭倒长城的片段深深地震撼了儿时稚嫩的心灵,也伴随着笔者度过了生活与书籍皆贫的少年时代。

据悉,全国各地为了纪念孟姜女修建有孟大小不一的庙、祠或碑。如河北秦皇岛山海关孟姜女庙、莱芜市王庄村孟姜女碑、济南市长清区孟姜烈女祠及章丘长城岭上孟姜女庙(旧有)。到底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孟姜女哭的是齐长城还是秦长城?别说是笔者,恐怕很多人都搞不明白。现在又平添一处“孟姜女故居”,可见这个玩笑开的有点大。为了找点靠谱的例证,由此笔者开始搜集资料,期盼解开“故居”之谜,免得贻笑大方。

据2015年5月18日《中国新闻网》刊登的杨淑栋先生文章指出:流传千百年的孟姜女传说,直到20世纪初,在“五四”精神的推动下,它才被纳入到研究者的视野。传说的渊源很早,从战国时期始见端倪,其源自于“杞梁妻哭夫”的史实,故事中的两个主人公:一个是孟姜,一个是杞梁,历史上确有此人,并非虚构。

早在1924年,顾颉刚先生在《孟姜女故事的转变》以及《孟姜女故事研究》中,认定孟姜女的原型就是齐国的杞梁妻,肯定杞梁妻哭长城的故事源起于淄博的淄水一带,并将孟姜女传说的原初形态一直上溯到《左传》上的一个故事。

《左传襄公二十三年》中记载:“齐侯攻伐莒国,大将杞梁战死,齐侯归,遇杞梁之妻于郊,使吊之。辞曰:‘殖之有罪,何辱命焉?若免于罪,犹有先人之敝庐在,下妾不得与郊吊。’齐侯吊诸其室。”杞梁是齐庄公时期的一个武士,公元前550年齐庄公率师伐晋,再伐莒,就在伐莒的战斗中,杞梁战死了,杞梁妻闻讯悲痛欲绝,迎灵于郊,不接受庄公在城外举行的悼念仪式,坚持要在宗庙举行正式的悼念仪式。这便是杞梁妻哭夫的故事,也就是孟姜女哭长城的历史原型,漫长的历史积淀和演绎,将这个故事的女主角塑造了成了一个忠于爱情、反抗暴政的妇女,展现出了一场由战争苦役所造成的爱情悲剧。顾颉刚先生认为,“孟姜女”即《左传》上的“杞梁妻”,而孟姜女的故事即是“杞梁妻哭夫”的“再创造”。

孟姜女传说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莫过于“哭倒长城”这一情节。据顾颉刚介绍,第一个叙述崩城之事的人,是汉代的刘向。而据刘向《烈女传》所载,杞梁妻哭夫于城,十日而城为之崩,崩城之后,杞梁妻“遂赴淄水而死”。此时,孟姜女的故事已不仅仅是一场可歌可泣的爱情悲剧,更融入了反对暴政的抗争色彩。长城是孟姜女传说的最核心因素。历史上孟姜女传说的大范围传播和演绎,都与修长城有关,而秦始皇也因此与孟姜女“穿越时空”见面了。其实,根据《左传》的记载,秦始皇与孟姜女的原型‘杞梁妻’相隔数百年,是决无可能产生瓜葛的。

所幸的是笔者前不久刚淘来一本原济南教育学院(现为济南职业学院)教授徐北文先生在1996年出版的《徐北文文集》,其中有一篇《齐长城与孟姜女故事》的文章就是介绍孟姜女的。从内容看,徐先生在承继了顾先生部分研究观点的基础上,又对孟姜女其人其事进行了深入地挖掘,两位高师的辛勤付出为进一步研究孟姜女民俗文化做出了极大贡献。

在徐先生文章中明确指出:孟姜女不姓孟,而是姓姜。战国以前,中国人除了名字外,还有姓和氏。一般为男性用氏,女性用姓,氏在名字之前,姓则在名字之后。孟姜女姓姜名孟,是齐国齐庄公时代人。庄公即吕购。姜姓,吕氏,名购。(齐国始祖姜太公之后人)。孟姜女从王姓姜,“孟”这个名字是排行的称谓,即:老大称“孟”或“伯”;老二称“仲”;老三称“叔”;老小称”季“。孟姜自然就是指老大,或叫”大姜“,现在也可称之为”姜大姑娘“。由此可知,孟姜女是代称,是指齐国的一位女子。

孟姜女哭的长城在哪里呢?据《史记 正义》引《齐记》说:”齐宣王乘山岭上筑长城,东至海,西至齐州千余里,以备楚。“这道长城最早记载是在周威烈王二十二年(前404年)以前(据马【此字应为厂内三个马,属于生僻字,暂用“马”代替】羌编钟铭:”入长城先,会平阴“)完成于齐国宣王时期,约在公元前310年左右,历时二百来年,共长一千多华里。西起平阴和长清交界的广里,经泰安和济南的历城,莱芜和济南的章丘,以及博山、临朐、沂水、莒县、五莲等十县至胶南县(今青岛市黄岛区)的于家河庄东入海。虽然有些古籍文字中显示孟姜女哭的是齐长城,但那时齐长城并没有修建。《左传》中所述的齐国袭莒国,杞梁与莒军交锋,杞梁被俘之后其妻所哭之城根据《烈女传》的记载应为莒国之城。尽管齐长城修建后也经过莒国,但此时的城应该指为莒国都邑之城而非长城。因而,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历经千百年来口口相传,越传越邪乎了。

孟家峪之所以设立”孟姜女故居“的根由来自于莱芜上王庄村的《孟姜女纪铭》。据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杨加深教授的铭文研究观点:该碑立于明洪武戊申年(1368年),也就是朱元璋称帝的第一年,有南王庄(即上王庄村)众村民立。碑文上对于孟姜女的身世,叙述者是以纪实的口吻留笔,但对孟姜女后来的故事则是使用了“闻”(原碑文),即听说的口吻来叙述。可见立碑的村民们也认为这只是一个传说中的故事而已,并没有事实依据。唐末宋初敦煌石室卷子《捣练子》中,则出现了“孟姜女”的说法。时至明代,才又演变出了万喜梁或范喜梁的名字。回到《孟姜女纪铭》上,且不论其中所说的孟姜女是真是假,问题是:上王庄村在孟姜女所在的孟家峪北约44公里处,为何孟家峪没有碑文,却在上王庄村出现了这样一块《孟姜女纪铭》呢?如果说是传说中的范喜良家,根据碑文可知,应该更在城南王庄,据上王庄村更远,这确实令人费解。

从立碑的初衷和背景看,朱元璋刚建国不久,为防止蒙古的入侵,延续以前且没有放松对长城的修缮,由此给百姓带来的现实之苦难可想而知。在这样的情况下,不排除黎民对安定、幸福的追求和对美满爱情的向往以及对社会道德操守的宣扬等,尽管不敢明着去反抗,但借助一块坚硬的石碑和一个凄美动人的民间传说委婉地表达出来,或许是无奈之下不得已而为之的一种排泄方式吧。

或许正因为《孟姜女纪铭》的缘故,2014年12月莱芜市以“孟姜女传说”作为扩展项目而成功入选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名录;2017年11月18日在茶业口镇上王庄村举办了“莱芜市首届孟姜女文化艺术节”;2017年12月25日莱芜市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新闻发布厅召开了电视剧《孟姜女与范喜良》开机发布会。由此说明,莱芜市正在下一盘传统民间民俗文化的大棋来进一步提高知名度,借机促进本土经济的大发展。

啰嗦到这里相信大家应该明白怎么回事了,孟姜女与孟家峪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莱芜上王庄也不过是以传说故事的形式来弘扬民俗文化而已,说直白点就是借“鸡”生蛋。至于孟姜女是孟家峪人,其父姓孟,其母姓姜,所以她叫“孟姜女”就更不着边际了。孟家峪人和莱芜人一样如果只是借传说宣传一下民俗文化也就罢了,但徒生出的“孟姜女故居”不能不令人匪夷所思。全国各地与孟姜女传说有关联的庙宇、祠堂不是一处两处,大多都是在传说的基础上扩建或新建景点,以此来带动一方经济发展,对“故居”之名没敢奢望半步。而明不见经传的孟家峪村竟“敢”为天下先,生拉硬拽的抢挂个“故居”之名,不得不说真是有点无知又无畏,胆大又包天的“魄力”。

 在这里笔者也提醒文化及社团主管部门,民间民俗文化的基层组织必须经过申请、审查和审批,不能整个牌子想挂就挂;更不能只管审批而缺乏日常运作中的制度监督。不管是谁,不经有关部门审批而随意挂的牌子,必须及时取缔。不要以为牌子事小而满不在乎,其背后产生的负面影响真的不可小视。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