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随笔 > 正文

我们这一代人

核心提示: 这就是100年后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我对这件事情,对这一代人的的思考。

作者:吕海涛

写这篇文章之前,我的心一直被看理想公众号推送的一篇文章死死地揪着难以放松,那种感觉像是被一个短小精悍的人用孔武有力的拳头紧紧地攥着,就连跳动都非常困难,于是气血不足导致手脚冰凉。文章的标题是,“那时的90后,满脑子想的都是革命”。标题下的摘要则是,“今天的80后、90后应该汗颜”,很显然,这是有意为之。于是我就写了这么一篇不成体统不成敬意的文章,说不上反驳,谈不上回应,只是表达而已。

其来有自,发布这篇文章之前,看理想的户外读书节目《一千零一夜》第三季第一期,道长刚好讲了胡适先生发表在陈独秀创办的那份中国100年来最重要的杂志——《新青年》上的文章《文学改良刍议》。这篇文章掀起的革命,带来的白话文运动,让中国人的说话方式变了,写字的方式变了,读书的方式不一样了,影响至今,并且将继续影响下去。43分18秒的节目尾声,道长总结到,“各位千万不要忘记,刚才鼓吹这么一种狠绝地,非常决绝地要跟中国过往告别,要推动革命的,是些什么人,这些是当年的80后90后”。

听到这里,心里咯噔一下,有一种说不上是不详但非常复杂的感觉,可以说是惭愧、自责、沮丧与无奈。节目最后的后记中,道长写到:“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胡适二十六岁,是那个年代的九零后,他满脑子想的就是要在中国掀起一场革命。果然,他做到了”。2018年是农历戊戌年,梁启超25岁便慷慨激昂地参加了试图改变中国的戊戌变法,白先勇25岁已经写出了《台北人》,李敖更是26岁就写出了令人读来血脉贲张热血沸腾抨击教育的《十三年和十三月》。

每一代人都会被前代人批的体无完肤,我们这一代人也在所难免在劫难逃,现在看来确实有好多不如他们的地方。面对当今非常复杂的社会、国家与国际环境,我想反驳他们,可是辩驳之前,我又想,靠什么去反驳呢,难道光凭言语吗?起码得拿出些这一代80后90后的成绩或者成就来才行。

不过,以一种阿Q精神自我麻痹,既不属80后,也不属于90后,遂,无论社会上如何批判80后90后,都跟我们这一代人没关系。可是人不就是应该在鞭策、指点中才能成长吗。只不过还有更多优秀的80后90后现在正在任劳任怨埋头苦干,他们的成绩需要100年后才能发现,就像现在,我们说100年前他们那一代人一样。

当然,他们那一代人也有比我们这一代人更加疯狂、更加纨绔、更加没谱的,但是历史或者时间并没有选择让他们留到现在,或者说是惯常的叙事方式没有将他们记录下来,即便他们将名字刻入石头,风化的比纸张还快。留到现在的人、历史都是经过时间证明的。

其实,不同的历史环境,不同的社会环境,不同的国际环境,与他们隔了100年的我们,没什么太多比较的意义,因为变量太多了,不好去纵横捭阖地比较,但是他们那代人的精神若是说没有精华,都是糟粕,那也是不能直面现实,有逃避之嫌疑。总之,以后是怎样不敢说,就现在来看,他们那时候留下来的历史文化精华,起码比现在是要多的多,当然了,现在这个时代留下来的也许不是历史文化,而是支付宝、高铁、共享单车与网购。

在某些方面,我们这一代人是幸福的,但某些方面又是悲哀的,每一代人都有其自身的优势与劣势,盲目地说一代人不如一代人,说某一代人就比某一代人更加高级,是历史虚无主义的而体现。

有人说,这样一个年代,一个平和稳定的年代,难以再出现大师级的人物,但是,稳定,和谐的社会环境对国家的发展,民族的兴旺,世界的稳定都是非常之必要。

这就是100年后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我对这件事情,对这一代人的的思考。

 

专栏作者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