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随笔 > 正文

大腚死了

核心提示: 被诊断为感染细小病毒后,不到两日就与世长辞,撒手人寰,留下YY一人独守空房,看的出来YY很悲伤,在他将大腚装进了盒子,撒上了花瓣后,还一直掌不住跟我说,太可怜了,太可怜了,狗粮还没吃百分之一就死了,就是可怜了我家大腚,就是可怜了我家大腚。

作者:吕海涛

大腚,不到三个月的小公泰迪,买于2017年12月22日人们团圆吃水饺的冬至夜,卒于2018年1月1日全球各地人们以不同形式欢天喜地喜迎新年的凌晨。病因是感染细小病毒,往生之前,滴水不进,狗粮不食,未曾留下一言半句。父母兄弟姐妹散落何方不得而知,膝下更是无一儿半女,未曾享受洞房花烛夜的美妙,并且也没如它的主人YY所期许的那样,做一只不负责任的小公狗,成年之后寻花问柳,做一只风流成性的自由公狗,甚至还未成年,便夭折了。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更是其主人YY的遗憾。

至于我为什么有资格来写这只狗,除了受到YY的胁迫外,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这只狗除了跟YY与他女友相处时间最长,全程旁观他们温存缠绵,云雨之欢外,与我相处的时间是第二长的。此外,便再没有别人闯入它离开宠物店之后的平静生活。而且,由于自己全程见证了这只狗的由来与死亡,便觉自己更有资格、责任与义务作为旁观者来写下它的故事,以慰YY那悲痛欲绝、意懒心灰的心情。特别是在大腚出事之后,我也曾懊悔当初在他决定买狗之时,没有及时劝他慎重再慎重,也觉得,这事情跟我当初没有及时劝诫他有一些脱不了的干系。

可是那晚买狗之时,我只是配角,看他轻车熟路地找到那家宠物店,与老板攀谈甚欢,心里还欣慰,也许,他早已经通过多方打听,深入了解之后才决定的,遂,没有多说话。除了打了个快车,送狗狗回家之外,再无其他贡献。

关于狗的名字——大腚,是YY给他买的狗取的中文名字,英文名字叫,EZ。

至于他为什么给狗狗取EZ作英文名字,据说是自己女朋友取的,全称是EASY,容易的,轻松的,不费劲的意思,简称就是EZ了。

那么他为什么给狗狗取名大腚,他的解释是,腚大生儿。充分表达了他对自己狗狗的满怀期待与美好期许。

其实,当时,YY曾咨询过我的意思,问大腚这个名字怎么样。

我的回答是,不妥。

一则这名字的发音是闭口音,你唤它回家吃饭的时候不好发出应有的洪亮如钟的声音。二来这名字容易引起误会,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他天真的问,何麻烦之有?

譬如,等狗狗长大了,你出去遛狗,它在前面奔跑,一路嗅来嗅去,嗅花嗅蜜,拈花惹草。乃至在一个摇曳生姿,撑着太阳伞的的女子身旁不体面地作揖献媚,舔来舔去,你在后面喊“大腚,过来。”这让人家姑娘听到会怎么想你,会发生什么?

他听到我的解释后,意味深长地诡异一笑,说,恩,听你这么一说,更加坚定了让它叫大腚的想法,谁也不能阻拦。

我不敢说对大腚有过多了解,只是在29号晚上,去陪过大腚一晚。起因是YY值班,晚上不回家,让我去帮他喂狗粮,真不知道他安的什么心,让一个单身狗去帮忙喂狗粮。

去之前,YY细心叮嘱,晚上让它进你被窝睡觉。其实不用他叮嘱,这只狗已经被他养成了在床上睡觉的恶习。等我进了被窝,它就如一个小孩子那般,扒在床沿上哼哼唧唧,搅扰地我心烦意乱,心想,只要它跟我能相安无事,互不干扰的睡觉,也没什么不妥,于是我就将它拿上床。

谁成想大腚得寸进尺,一步步向我耳后,向我胳膊肘里钻,一点点蚕食我睡觉的地盘,甚至还蹬鼻子上脸,爬到我的喉结处,趴在上面,胡噜胡噜地睡觉,发出轻微的鼻息。那一晚,我没睡几个小时好觉,一直处在精神高度紧张的状态,小心翼翼怕翻身压到它。

第二天一早,我放它去厕所拉了一泡屎,撒了一泡尿后,大腚就进狗窝睡觉了。我将昨晚泡的15粒狗粮端到狗窝附近,它摇头晃脑地出来吃了五六粒就又进窝了。后来又出来吃了5粒,复又进了狗窝。这个时候我就觉得不大正常,除了没吃完那15粒狗粮外,大腚还浑身打着哆嗦,屁股紧紧缩成一团,走起路来摇摆不定,宛如一个步履蹒跚的老者,并且还时不时从喉咙底下发出痛苦的让人不安的呻吟,丝毫看不出有任何活泼之气,更看不出刚带回家之后它的好奇与好动。

YY值完班回到家,马不停蹄带它去看了医生。被诊断为感染细小病毒后,不到两日就与世长辞,撒手人寰,留下YY一人独守空房,看的出来YY很悲伤,在他将大腚装进了盒子,撒上了花瓣后,还一直掌不住跟我说,太可怜了,太可怜了,狗粮还没吃百分之一就死了,就是可怜了我家大腚,就是可怜了我家大腚。

我并非不知道这种感受,所以在自己养的狗跟别的狗私奔之后,我就不想再养狗了,甚至现在都对养动物不再抱有兴趣,因为大部分狗的寿命再长,在人的有生之年都是会看到它的死去的。不过有人反驳说,你这是不懂养狗的乐趣,狗狗其实是愿意被人豢养的,是骨子里亲近人的,还列举了一系列与狗狗有关的感人电影与科学发现来佐证她的的结论。

人跟狗狗何其相似,癌症患者,最后的时光也是特别难受,特别疼。不知道狗狗最后的生命时光是不是痛苦,倘若真的是痛苦的,不如让它归去。

YY说,有了这一次的经验,带给自己的启示是以后会更加慎重地去选择养宠物,毕竟那也是一条生命,与人的生命无二,特别是当你亲眼看到一条生灵死于自己的卧室之时,那种震撼是特别巨大的,甚至不外乎经历一场亲人的离世。另外,对养宠物也会有更加深刻的理解与体会,那又何尝不是另一种学习与成长。这一刻我忽然发现,让孩子养一只狗狗,除了让他学习有爱心之外,也会让他学到如何面对死亡。

我们生下来最大的任务就是学习如何面对死亡,学习如何面对他人及自己的死亡,但是传统文化里却是向来都是对死亡比较避讳的,长辈从来不允许小孩子谈到死,甚至过年或者喜事的时候不小心摔了杯盘茶盏,都会说一句“碎碎(岁岁)平安”。可见,人们是多么忌讳。

其实古人向来是更看重死亡,看重葬礼的,甚至《金瓶梅》中,王干娘为了设圈套于潘金莲,提前预备送终衣服,便借着给西门庆幽会潘金莲的时机,宰准机会让西门大官人给自己购置“一匹蓝绸、一匹白绸,一匹白绢,再用十两好绵”来请潘金莲来自己家帮忙裁缝,为西门大官人营造机会。此举可谓一举两得,一箭双雕。

十一

任何有形之物,必有其魂灵,于是,我才相信,一只狗死亡的决心。

站在喧嚣浮躁的九十年代门口,海子说,要不我就不进去了,你们自己玩吧。同样,大腚站在比九十年代喧嚣浮躁几百倍上千倍的二零一八年门口,用自己的行动,诠释了“新的一年,一切还是旧的,要不我就不进去了,你们人类自己玩吧”。

专栏作者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