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随笔 > 正文

丹崖偶遇

核心提示: 从烟台到蓬莱一个小时零四十分钟的车程,我们到的时候已接近中午。蓬莱半日,弥补了九年前的遗憾已经很满足,丹崖仙境,我与那位漂亮的姐姐既相逢,却匆匆,相处虽然短暂,然而她爱美的个性和她的“不快乐也快乐了,不幸福也幸福了”的人生哲学,将会影响我的后半生。

文/李淑云

2014年九月初,送女儿上大学,我们坐了一宿的火车提前一天到达。学校门口的执勤人员告诉我们,学校方便早到的学生,下午就可以办理相关的入学手续。看了看表才九点一刻,还有半天的时间,便把行礼寄存到宾馆,一家三口踏上由烟台去蓬莱的大巴。至于去蓬莱到哪里玩,丈夫和女儿并没有目标,反倒是我一心一意奔着蓬莱阁而去。

对于蓬莱我并不陌生,九年前去长岛曾经路过此地,回来的时候,导游在蓬莱给我们留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一些大人选择了蓬莱阁,我是带着女儿去的,她第一次看到大海,对海洋极地世界亦有着浓厚的兴趣。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有些短,去海洋极地世界自然就不能再去蓬莱阁。

从海洋极地世界出来,大巴车正在门口等着我们,上了车没多久就到了蓬莱阁。导游说人不全,还要等一会儿。司机将车熄了火,车上太闷,我拎着女儿的小手从车上下来。来之前我的是做了功课的,对此行的景点多少有所了解。“嵯峨丹阁倚丹崖,俯瞰瀛洲仙子家”,丹崖仙境近在咫尺,却没有时间进去游览,一想到不知何年何月再来,内心的遗憾无以言表。当我们一行人离开的时候,我不自觉又回过头去,朝着蓬莱仙境的大门深深地看了一眼,心里默念着:等着我,我会回来的!

一眨眼,中间跨过了九年,如今又到蓬莱,这个遗憾怎不平了它?!

从烟台到蓬莱一个小时零四十分钟的车程,我们到的时候已接近中午。太阳光芒万丈,把整个蓬莱仙境包裹在里面。那天的心情特别好,走起路来来脚下生风,仿佛受了仙山灵性的感染。我们三个人穿过几重院落,既来到主阁,雕梁画栋,古朴壮观。不过却并没有找到神游仙境的感觉,潜意识里觉得登山的时间不对,像这样的仙境,适合在黎明时分,亦或傍晚将暮未暮之时,薄雾缭绕,怀揣着满腹的传说,踏着少有的光亮拾级而上,登上云渺之上的凌空仙阁,享受云端之上仙雾缭绕的同时,海市蜃楼的的美景或许亦会出现在不远处的海面上。

说归说,但并没有什么遗憾。人仙殊途,蓬莱仙境里走一趟,已经很满足了。一路走来没有遇到神仙,在去古炮台的木桥上,却遇到一位神仙一样漂亮的姐姐。

那位姐姐看上去五十岁左右,皮肤白里透红,涂着淡淡的口红,清秀和俊美清楚地写在那张好看的脸上,太阳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生动却又不失儒雅。不用猜,一看便知道,年轻的时候应该称得上是一位玉貌花容的美人。没有仔细辨别,不过感觉她应该是南方人。

她比我先一步,我来的时候她已经站在桥头,似乎专门等我,见我离她近了便转身上了桥,接着又回过头来,将手里的相机笑着递给我说,妹妹,帮忙拍几张照片。大概知我愿尽举手之劳,还没等我回答便很实在地将照相机递过来,然后将两只手举在半空,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拍完一张,她往上推了推防晒帽,露出被帽檐阴影遮挡的半边脸,接着又说:“再来一张。”之后又笑着补充道,“没办法,越老了越臭美。”

为了满足她那颗爱美的心,我决定再给她拍几张。

“换个位置再来两张。”她听到我这样说,便赶紧移动轻盈的脚步,乐颠颠地站到我指的位置,嘴里连连说着:“谢谢,谢谢!”我笑着摇了摇头,拿着她的照相机咔嚓咔嚓,半身的,全身的,背倚蓝天的,侧身大海的,手扶栏杆的,一连拍了五六张。

之后我们便有了短暂的交流。知道她是跟团来的,先前的猜测亦是正确的,的确是江南人,不过年龄比我想象的大十岁之多,是一位已经退休的教师。我们聊天的时候,她说她特别喜欢旅游,退休之后,每年至少给自己安排两次外出旅游的机会,另外,一年中还有七八次两日或三日游。她还说每一次出游都能收获一些东西,在路上捡拾到的这些东西,像大大小小的石子,把一年365个日子串结在一起,不快乐也快乐了,不幸福也幸福了。我笑着说我们的想法不谋而合,我也喜欢旅游,途中所遇亦是我生活中最津津乐道的事。她一听乐得哈哈大笑,手不自觉拉住我的手,像偶遇久别重逢的老友。

那天我们边聊边走,互通了姓名,并留下了彼此的联系方式,互相陪伴着走了一小段路,一直走出蓬莱仙境的大门。她将随团奔赴下一个景点,我则因为女儿下午报到要赶回烟台,我们便分开了。

蓬莱半日,弥补了九年前的遗憾已经很满足,丹崖仙境,我与那位漂亮的姐姐既相逢,却匆匆,相处虽然短暂,然而她爱美的个性和她的“不快乐也快乐了,不幸福也幸福了”的人生哲学,将会影响我的后半生。

一晃又过去了几年, 电话薄上,那位姐姐的电话号码墨迹犹新,好像昨天刚记下的,但却一次也没有打过,她亦没有打过来,彼此不曾打扰。知道在地球的某一个角落有这样一个人存在,丹崖偶遇,而后我们成了彼此的牵挂,足矣。

专栏作者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