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随笔 > 正文

往日乡村垮粪草取暖

核心提示: 唯一耐火的是有条件的户能有点刺槐条子,别看它刺多刺手,但也舍不得用,主条子要先选出菜园扎挡人畜的篱笆墙,余下的下脚料才能当烧柴。到了傍晚,一般老者或勤快的人,用铁锨或锄头撅着个粪篓子,到沟边铲或垮带草根的乱草皮,回家拥在烧火的锅头里或炕洞里边,点火燃烧。

作者:隋建国

当今的胶东烟台栖霞人和全省全国一样,暖气空调火炉电热炕等是过冬天的取暖设备,可以说上天堂了。可昔日的城乡人是在酷暑严寒中挣扎度过,尤其是山乡的人们更是如此。

“家有一亩三分地,老婆孩子热炕头”是往年农家生活的真实写照。垮粪草烧炕(方言为盎炕)是过冬取暖的主要渠道。

以往的冬季要比现今寒冷的多,俗语说得好,“立冬十月节,翻了天就是雪”。就是从农历十月一翻天就要下雪开始入冬了。特别是进入腊月门大雪覆盖不便出门。素有“三九四九,浑家死丘”的口头语。即冬季三九四九最冷,寒风刺骨,冰天雪地,家家户户一家多口人挤在火炕上度过严冬。在我的记忆中,就五六十年代就比现在特冷,整个冬天大地封冻,白雪皑皑,尤其是河沟洼地,往往到了春季厚厚的积雪还未融化。

当年,就六十年代前来说,乡村农户不仅粮食短缺,就生火做饭及冬季取暖的柴草也寥寥无几。大多人家最难熬的是漫长的冬季,缺衣少食,烧火驱严寒土炕是唯一的依靠。为了节省粮食,好多人家一天只能吃两顿饭,可若土炕不热就能冻死人。秋后备足烧草是过冬的重中之重。地里生长的玉米大豆谷子花生等秸秆都不舍得烧,因这是为饲养农田耕种的牛驴骡马的秸秧草料。做饭取暖的草大多是在地边沟坎用竹筢子花楼的草叶子。这真实“好大的疃没有人家”,看起来草垛挺大,可不轻烧。靠山有条件的人家,能到山上割一点山草,用草刷子刷去草叶子当引火草,草梗子备用扇房子(修补草房子房子坡)或用马绳子勒成草连子(方言“扇子)”作为遮盖粮草的工具。再者是树叶子是取暖的主料。唯一耐火的是有条件的户能有点刺槐条子,别看它刺多刺手,但也舍不得用,主条子要先选出菜园扎挡人畜的篱笆墙,余下的下脚料才能当烧柴。

居住的土炕,光靠做饭烧的那点烟火根本不顶用。乡村古语言道“南跑北奔,不如拾草攒粪”。到了傍晚,一般老者或勤快的人,用铁锨或锄头撅着个粪篓子,到沟边铲或垮带草根的乱草皮,回家拥在烧火的锅头里或炕洞里边,点火燃烧。因草皮带着泥土燃烧缓慢,凉了再拥上一些。这样既能暖和炕,又能积攒草灰肥沃农田,一举两得,是庄户人家过冬的好法子。既是草,又是肥,顾名思义称为“粪草子”。因属于铲下来的,方言为(垮),即为“垮粪草”。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