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随笔 > 正文

我与《齐鲁晚报》说不尽的情缘

核心提示: 当我与报道组小冯一起采写了一篇军民共建的新闻稿,被晚报采用刊登,当时那份喜悦的心情,不压于小时候盼年的那股高兴劲。岁月让我养成了阅读晚报的习惯,不但自己喜爱看,也推荐给他人看,每年都给其他科室订上一份《齐鲁晚报》,却受到大家的欢迎,都夸晚报有看头。你说,我与晚报的情缘,能浅了吗?

作者:刘培忠

如果说,人的相识交往需要看缘分的话,那么,同样与物的相识喜爱也是看缘的。我与《齐鲁晚报》就有着这样一份一见如故的情缘,自从相识至今,已有30载的时光岁月,但情系晚报的情怀如见初心,矢志不渝。可以说,看晚报已成为我生活的一种方式。

说起我与晚报的情缘,这要从三十年前,我在部队当兵时说起。

二十世纪的1987年5份,我在济南西郊张庄机场当兵。当我了解到,我所在的部队是一支参加过抗美援朝而有着光荣传统的部队,济南是一座以泉闻名而有着文化底蕴的名城时,内心倍感兴奋又荣幸。

我所在科室是宣传科,而从事的工作是放电影。工作在文化这条战线上,因受环境潜移默化的影响,养成了读书看报的习惯。那时科里订有许多报纸,工作之余,我便跑去科室去看报。当得知《齐鲁晚报》在1988年创刊的消息后,赶紧跑到科里去看,读着各版块的内容,心里很是欢喜。从政要新闻到本省本市新闻,从副刊到文体等不同的内容,觉得丰富多彩,看得很过瘾!由于晚报内容的丰富、信息量大、尤其看后反映济南的新闻和喜爱副刊的板块,从此喜欢上《齐鲁晚报》。一般下午只要有空闲,就去科里看晚报。如果工作忙,几天没有看到,等有了时间赶紧把这几天的晚报一一找出看个遍。

后来不久,师部成立了新闻报道组。办公室设在文化活动中心,负责报道组的人员是本科吴干事。因报道组里也订有报纸,从此,报道组就成了我读书看报的地方。每当看到报道组人员的新闻稿件,刊登在晚报上时,受之感染,时间已久,也产生写新闻报道的心情。于是,课余之时,我也跟着他们跑基层采访。当我与报道组小冯一起采写了一篇军民共建的新闻稿,被晚报采用刊登,当时那份喜悦的心情,不压于小时候盼年的那股高兴劲。

就这样日久生情,《齐鲁晚报》在我眼里,如同朋友一般,成为我的良师益友。不管工作岗位如何转变,也无论身处何地,把阅读晚报视为生活中的一项内容。

再后来的日子中,提干后的我,在负责腊山油库时,看到生活在山上的十几位战士,除值班站岗外,业余生活显得单调乏味。于是。我便申请建起了阅览室和台球室等场所,给大家订阅了《齐鲁晚报》等报刊。尤其是晚报一到,大家争相传阅的情景,令我感动;看到战士们的业余文化生活日益充实起来,让我欣慰。可是没呆多久的我,被调到场站政治处当干事,分管宣传工作,这下更离不开与报纸打交道。这个时期,部队的《空军报》和地方的《齐鲁晚报》不但但是我阅读而已,而是成为我宣传上的向导。由于我潜心研读晚报,加之刻苦努力,很快进入工作角色,在宣传上打开局面。采写部队连队的新闻稿件,刊登在晚报上,受到站领导的夸奖。

在2000年的时候,我从部队转业到地方,进入一家事业单位。没有想到的是,还是从事宣传工作,晚报成了我重点学习的园地,及时将单位一线职工为市民服务的感人事迹,投给晚报刊登。两年后,离开宣传岗位,从事行政管理工作至今。

虽然离开了宣传岗位,但晚报没有离开我的视野。岁月让我养成了阅读晚报的习惯,不但自己喜爱看,也推荐给他人看,每年都给其他科室订上一份《齐鲁晚报》,却受到大家的欢迎,都夸晚报有看头。

喜爱文学的我,对晚报副刊的“花不住”、“ 情未了”板块栏目,独有情钟,每期必看。每当看到喜爱的好文章,就裁剪下来,装订成册,闲暇时间中反复欣赏与研读琢磨,让我受益匪浅。近几年来我也拿起笔写散文,给晚报投稿,首篇写的《豆腐渣》一文刊登在“花不住”专栏,极大地鼓舞和调动了我写作热情,近几年来在晚报和其他报刊刊登散文作品十几篇。这不,今年11月份,我的《一碗温暖的甜沫》一文,参加晚报举办的“明湖小楼征文”中,荣获二等奖。另外《深爱大明湖的曾巩》一文,参加“明府城史话”征文中,刊登在“花不住”专栏。

我知道,这些成绩的取得,归功于晚报这位良师益友,圆了我小时候的文学梦想,也让我寻找到了一处精神家园的休息地。你说,我与晚报的情缘,能浅了吗?能一时半会说得尽吗?我想,这一辈子恐怕也说不尽呀!因为自己心里明白为什么!

专栏作者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