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随笔 > 正文

七上,八下,垂直线

核心提示: 不仅如此,那天我像个不喜欢学地理的孩子一样,因为这段路便喜欢上地理,晚上回到家把女儿的初中地理找出来,把老师说的那两册书认真的看了一遍,也想像那位地理老师说的一样,把课本中的每一幅图都深深地印在心上......

文/李淑云

“七上,八下,垂直线”,这是存在我手机里的七个字,乍一看,它们不亚于天书,我想,即便对吐火罗文和东方学颇有研究的国学大师季羡林在世,他也不明白这几个字突兀出现的意义,因为它们此刻的存在是私有的,属于我一个的人的,或者说是我行走的一段路亦或一段光阴的诠释。

如果不是那天中午回到家,将这几个字随时存到手机里,无论如何,对那天是没有任何记忆的。它像大多数不被记住的日子一样,随手被翻,便成了永远的过去,之后在生命的长河中将永不被提起。然而就因为这几字,现在却迥然不同,那天发生的一切又重新走进我的大脑。

那是去年冬天一个温暖的日子。

我清楚地记得,午饭之后,初冬温暖的阳光铺满了那张舒适的大床,正是入梦的好时光。然而,不知为什么,身子刚一着床,”七下,八下,垂直线“这七个字,像嬉皮士一样蹦了出来,在本属于睡眠的时间段,它们却粉墨出场,一声心灵的盛宴由此铺张开来。路上的情境再一次上演。

当时我正骑着自行车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嘴里哼着小曲,心情出奇得好,就像当时晴朗的天气。就在我刚拐过通向小区的那个路口,脚蹬了没几下,后边传来的声音比我的小曲还要悦耳,迫使我不得闭上嘴巴,像听一段天籁一样去听人家的声音。

“地理不难学,重点是七上、八下这两本,学扎实了中考就没大问题了。”说话的大概是一位地理老师,女中音,语言干脆,掷地有声。另一位女的大概是她的同事,亦或路遇熟人,并且家里应该有一个正在读初中的女儿。七上、八下,应该是七年级上册地理和八年级下册地理,我非常自信,我的理解应该分毫不差。

接着又是一段天籁般的声音:“每逢讲到七上、八下这两册的时候,我对学生要求非常严格,因为这是初中三年的重点,学生掌握的好坏直接影响到中考成绩。”

“我女儿对经纬线那部分掌握得不好。”这是那位母亲的声音,话语里明显带着做母亲的担忧。

“学垂直线那部分得细心,其实掌握起来也不难,往往几个知识点揉合起来学生就理不清,做题也找不着思路。对这部分学习的时候,我从不让学生死记硬背,在课堂上,我一惯的做法是,让他们闭上眼睛想:在地球仪上看到的,连接南北两极与纬线垂直相交的叫作经线......”

“我女儿经常犯这样的错误,颠三倒四,经纬不分。”

“那是她没学进去,或者说对地理这门课还没上心,上心了感兴趣了才喜欢,也愿意学......”

类似这些话也听过多次,因为我的人生中有十年的光阴是在学校渡过的,对老师的工作非常了解,也喜欢听他们讲一些有趣的事。然而在路上听到这些却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并且是在我离开学校两年之后。

现在想来,那位地理老师的声音比丝竹管弦还要动听。当时我真的很想回头看一眼,想一睹她的芳容,却又担心我的动作影响她们,更怕认识她们中间的某一位,从而失去继续享受这些声音的机会。

还是那位老师的声音:“中国地理知识,重点是填图。每年中考至少有三到四幅图,占了比例挺大的,每讲到这些关键章节,我都会提醒学生这是重点,嘱咐他们多做几遍,把图印在脑子里......”

真是涓涓一片仙音至!如果不是一辆马力十足的三轮车抢到她们俩前头,拉开我和她们之间的距离,真想这样一直听下去,直到再也听不见了为止。

那天中午睡不着,它们又在脑海中翻腾了一遍,我随即将“七上,八下,垂直线”这几个字存到手机上,以便记住它们。不仅如此,那天我像个不喜欢学地理的孩子一样,因为这段路便喜欢上地理,晚上回到家把女儿的初中地理找出来,把老师说的那两册书认真的看了一遍,也想像那位地理老师说的一样,把课本中的每一幅图都深深地印在心上......

一段路总有一种理由让你记住它,或花朵开得姹紫嫣红;或山路弯弯,像草原上那条蜿蜒的河流;亦或道路两旁有着闻名于世的历史古迹,等等。于我而言,这个日子,以及人生中这唯不足道的十几分钟的路途,因为一位学生家长和一位负责任的地理老师,而永远留在我的人生路上,如同一幅带着音乐的画卷装点着这段美丽的路,装着单调乏味的人生,以及人生中那些不尽美丽的旅途。

相信在若干年后的某一天,我还会想起这件事,想起在那天晚上我看过的两册地理书,想起在我生命中有这样一段路,是在聆听了这天籁般的语音中渡过的,我的心情将依旧无比的愉悦,我甚至看到那一天自己笑弯的眉毛和上扬的嘴角,也在表述对这段路途的喜爱。

专栏作者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