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随笔 > 正文

济南长清之印象

核心提示: 那几日逢修补公路,过往的车辆绕道经过农场,可倒霉了,每日我们都是满身泥土,哭笑不得。这里的地下水源充足,农田麦子玉米都是大面积大畦子种植,一畦子两米多宽,机耕机种统一灌溉。这日下午,我们又登上了每日早上攀登的农场南山,攀了几个山头采摘了一些野果子后,大多感觉累了,要下山。

作者:隋建国

2002年11月初,待家中苹果摘收结束后,我就带领家中的儿子侄儿一行五人乘坐莱阳到济南的长途班车,来到济南长清区南部山区,帮助我在济南侄儿的农场收刨地瓜。

农场在五峰镇五峰山下,是原来由大河改造,在旧河谷上填土建造的。有40多亩地,承包期为30年,后又续20年。

农场紧靠一东西走向的地方公路的南侧,是五峰山旅游景区西入口的交通要道,西侧是土地所属的1000多户的大村队。农场东北侧建有50多间的大小房舍和南北东西各60余米的高墙大院。院内除种植了瓜果蔬菜等外,还养殖了千头蛋鸡和兔子、鹌鹑等,一味的农村气派。整个农场除了种植了玉米地瓜外,再就是门前10多亩的杨树苗圃。

到达那日下午,大哥就领着我们转悠了一番。看了周围的一切,领略了泰山山脉北部的雄姿。那里的山与胶东不同,座座挺拔耸立,其特点是山上植被少,除了地表有点是经风化那点泥土,大多是坚硬的石板。眼前山坡上的梯田因缺水,种植的谷子长了穗子没有结粒而干枯,没有收割,黄黄的一片。就说这农场的地块吧,那泥土干燥的既像沙漠又像黄土高原,人走在上面掀起一溜泥沙烟雾,即烟台栖霞方言为起“步土”。风一吹泥土似烟雾弥漫,让人睁不开眼晴。那几日逢修补公路,过往的车辆绕道经过农场,可倒霉了,每日我们都是满身泥土,哭笑不得。

那里的人们全是以耕种小麦、玉米和地瓜为主。收割的玉米秸杆堆满了田间地头路边,有的就地燃烧,往往是乌烟瘴气。收后的地瓜就像我们这里的苹果摘后经销商上门采购苹果那样,小商小贩到地头收购地瓜,再转送到地瓜粉丝厂加工,每日都是现刨现卖。这里的地下水源充足,农田麦子玉米都是大面积大畦子种植,一畦子两米多宽,机耕机种统一灌溉。那花生等作物只是和胶东菜园子那样,一家一户种上一二分地的,蔓矮产量低。我们实地考察过,也见到在那诺大的盆地间只有一两家栽种苹果的,长势或收入还可以。既然是开发,我们去的目的,就是打算将我们栖霞苹果的技术传到此地。但事与愿违,那里的土质不适合苹果生长,即便提供一切管理技术,其个头、色泽都与胶东相似,但口感相差悬殊,不易推广。我们曾经将薄膜覆盖及药物带去实验,芋头、花生等在那里见效都不大。

我们另一个印象就是尽管长清南部山区地处省城的边沿,但那里的经济状况比胶东有点落后,可能是贫富不均吧。农民的生活一般,他们收地瓜还是用镢刨。那年我们提议采用人拉犁俱代替人工刨,可这刚刚起步的农场哪里有呢!侥幸的是那日我们见到相邻的一户人家有一台手扶拖拉机,就过去求助。这也是我们多日见到的唯一的。这家的那台车无有拖挂的车斗,只有后面的一个托盘空架子,可能是用着运载庄稼秸秆吧。那架子前头绑着个木头凳子,是作为驾驶座用的。我们一看好笑,那人可真会捣鼓,用这样的方式作为驾驶座可真是独出心裁。再者,那么个大大的村委主任骑着个破旧的250,还觉得挺自在。这也难怪,我们在那里忙碌了一周多,再没有见到过其他人骑过摩托车。2008年夏,我和小哥又一次来到农场,这已是第五次了。在那里将胶东的火炕搬到了这里,给寄居在这里嫂子80多岁的母亲盘了铺土炕,让老人冬季享受到了住火炕的温暖。十年多了,尽管我后来多次去过那里,也给他们送过胶东雇工,可对我的印象这长清山区农村还是老样子,兴许如今有了大的改观?

一切事宜结束后,我们想到村里澡堂洗浴回返。可那浴池属于逢集日开放,我们只好离弃,借此向村北的大山奔去,打算攀上山顶遥望远在70多里外的济南城区。失望了,那前面还有更高的重叠山峦,挡住了视线。无奈我们攀登了几处山岭,浏览了满山石板的山崖回到了农场。

这日下午,我们又登上了每日早上攀登的农场南山,攀了几个山头采摘了一些野果子后,大多感觉累了,要下山。我和朝阳侄儿情趣正浓,再加有人说那东南方深山里有石屋和神仙,俺爷俩就开始前行,要探索一下。越往前山越高路越险要,我们小心翼翼,拽着树枝蹬着石板慢慢前行。那山林悬崖处看起来很少有人光顾。攀了一段,在茂密的山岭深处,个头如乐陵金丝小枣的大片野山枣密密麻麻挡住了去路。我们一边摘着吃,一边往衣袋里装,直到两个布袋都满了,才恋恋不舍的继续前行。这山枣后来回家我还作为礼物送老伴和亲朋品尝,老伴还为我包了我最爱吃的荠菜加肉馅的馉馇犒劳我。按村里的人指点,我们终于找到了石屋,不过并不是传说的那样,也根本无有什么仙人。只不过是样子形似于房舍的两块方形高达数米的大石块而已。我们爷俩并不懊悔,因总算领略了“石屋”的庐山真面目。

经过艰难地继续攀登,我们走出了茂密的山林,来到了一道较平缓的东西走向的山梁。这里较平坦,遍地荒草,不远山坳里有几人在歇息,看那携带东西的样子,是进山采树种的。我们就地休息了片刻,见四五里外的东南方向有一高耸入云的山峰(这还不属于闻名的五峰山之一),顿时产生了登上山顶俯视山下的信念。这可真是“站在这山看着那山高啊”!

我和侄儿不顾劳累,开始前行。西北坡有一条人踏过的羊肠小道,坡度在60度以上,待到半山腰,那坡度到了80度。我们回头向下看,因山全是光秃秃的,那下面有人走动,看上去如指头那么大小,且都是矮矮的小矬子。离峰顶百十米,坡度陡险,我们不敢回头向山下看,好似山摇晃,头有点发晕。我们扔掉了随身携带的以防蛇类等攻击的长柄小铁锨和其它物品,空手沿着别人攀登过的石头缝隙,一步一爬。最窄的地方只有侧着身子方可通过,就这样使尽吃奶的劲,终于登上了山顶。

现在回想起来有点后怕,那峰顶面积在我的记忆中不过一间普通房子大小,和我们乡村土炕比大不了多少,就几十平米吧。在顶上我们不敢站立,坐在上面遥望下方感觉这山头摇摇入坠,几乎不敢正视远方。尽管如此,可我们心中特感到美,因这四周美好的山川尽收眼底,别有一番风趣。这也是我们爷儿俩一生也可以说是唯一的一次在这千里之外的五峰群山中享受到的大自然美景,因这里往后一般再无机会光顾。我拿起了一块石头,在主峰的大石块上刻上了烟台栖霞某某到此,留下了纪念。

天快黑了,我们下山了,回头看看抛在身后约20华里外的那山峰,心情无比喜悦,那浑身的疲劳也云消雾散了。在家贪玩的几个看到我这近60岁的长辈这样富有情趣的游玩,有点后悔莫及。他们惋惜不该丢掉了这高瞻远瞩、观光游览不失来长清美好的良机的好时光。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