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随笔 > 正文

【济南老街巷系列】一粒红尘水胡同

核心提示: 西公界街和慈林院街,单从名字就能读出历史和人文的味道,如今都是过眼云烟,只剩一个名字,在寂静老街巷中留下一个温婉的背影。而水胡同这条极为普通的小巷,它自己或许并无历史人文而言,不过寻常巷陌中的一粒尘埃。

文/李晚照

水胡同,一个极普通却透着一点小性感的名字。

它是我偶然发现的一个秘境。夹杂在在西公界街旁边的一个交叉巷之间,很容易被忽略过去。或许不少济南本土人也不知道它。

就在闯入的一瞬间,我被它打动了。

西公界街与省府右侧的双忠祠街中段连接,街道两侧尤其是右侧不时地闪现一些极小的胡同。而水胡同就像大树上的一篇叶子,如果不是它恰好落在了你的脚下,你根本就不会发现它的存在。

在西公界街走了几遍,走到路中间有些累了,想找一处歇息之地。看见一个窄窄的弯弯的入口,还以为是谁家的庭院入口,试探着走进去。猝不及防,一下子就变得跌跌撞撞,因为这条小巷太弯了,走进去,一不小心就撞到拐弯处的墙壁上,有的地方几乎一转身就一个弯。而且弯儿拐得很突出,而且角度很大。陌生的过客进了胡同,就像一个刚学会走路的顽童一样磕磕绊绊。还好拐角墙壁都有着极圆润的弧度,没有棱角,就是撞在上面也不怎么痛。回头看看,这条绵软的小胡同,就好像躲避炮仗一般地走了出来,不觉哑然失笑。

我想,这大概是我见到的济南最曲折的一条小巷了。不由得想起那条又直又长的西更道街。同样是巷子,各有自己的表情。

等再次回到小巷,才做到游刃有余的漫步,静静地去感悟它。

济南的老街巷以泉水文明,几乎每条老街巷内都隐藏着星星点点、有名的没名字的泉水。而这条名字叫水胡同的小巷子却意外地没有一处泉水。但它却用自己道路形态轨迹展示济南泉水之魅力,曲曲折折,没有规划没有预定的轨道,只是随意地流淌出的纹路,然后如一滴水一样融入周边的小巷之中。

和济南很多小巷一样,它很短。依然没有太多户人家,两边的民居并无惊艳之处,普通的青石地基,斑驳的灰色砖墙。因为巷子太小太弯,几乎没有看不到屋顶,只看到墙,让人不自觉的忽略了两边的屋舍。它普通到让人过目即忘,但是内里的曲折却莫名地使它具有了一种情趣。走在巷子内,脚步总是在转换方向,就像避开溪水的侵袭。它让人记住了它自身的曲折之美。

特点无需多,有一点动人之处就足够了。

因为曲折和宁静,常常给人一种无人居住的错觉。因此,遇到此处居民便显得奢侈又亲切。

有一次,在一户人家看到一位大叔和一位工人一起劳作,正在改进自家的门楣。两扇木门重新被刷上了乌油油的黑漆,门框边儿和门扇正中被刷上了笔直的绿漆条纹,显出几分的明丽来。

我这才注意到在水胡同附近的小巷当中很多门楣都是这种格调,不过在黑漆木门上有的是绿色条纹,有的则是朱红色。看来这是济南老民居的一种特有风格,或者只限于这条胡同也未可知。

这些门楣修饰有些淡淡的美,也可读出济南平民的生活态度,在都市的繁华之中,他们可能被遗忘,但他们不会忘记自己,用勤劳的双手把日子梳理得井然有序。

这也是小巷人家的生活智慧,日子不是过给别人看的,再平凡也需要认真打理。不管是繁华还是平淡,岁月都会不可避免地在指尖流逝,不妨认真去淘涤,淘去生活杂质,只留下属于自家的一脉清泉,静静地挥发静静地流。

也会偶而会遇到行人。一次,看见两个年轻女孩共骑着一辆电动车钻进了胡同,她们大概对此处比较熟悉,或者认为自己的驾驶技术足够好,能够驾驭得了这里的曲折。电动车在胡同里左转右转,摇摇晃晃,女孩们不时地兴奋尖叫着,最后还是控制不住撞在了墙上!她们清脆地大笑起来!我也禁不住偷偷笑起来。女孩们只好下了车,推着车走出了胡同。等她们活泼的身影过去,小巷便是一如既往地寂静。

水胡同的另一端是慈林院街。慈林院街不是一条街的走向,而是大致两纵两横的格局,最南边一侧封住了,呈不太规则的井字形,倒像一个水域,把水胡同给托住了。西公界街和慈林院街,单从名字就能读出历史和人文的味道,如今都是过眼云烟,只剩一个名字,在寂静老街巷中留下一个温婉的背影。

而水胡同这条极为普通的小巷,它自己或许并无历史人文而言,不过寻常巷陌中的一粒尘埃。但它同样周边人文老街巷一样,拥有漫长而宁静的生活历程。它用自己特有的生活曲线,展示了自己的存在。即便是没有厚重的文化压轴,出入红尘,可以按照自己的生活愿望,规划生命的轨迹。

专栏作者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