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随笔 > 正文

味好还是大白菜

核心提示: 我家也不列外,在村西头设有一块菜地,栽种大白菜,由于水源充足,大白菜长得格外喜人。小的时候,记得冬天家里来个客人,家里的菜除了大白菜就是白菜。吃来吃去,觉得咱济南的唐王大白菜就很不错,味道好吃。眼下正是白菜下来的旺季,又到了白菜飘香的季节。

作者:刘培忠

“白菜人尊百菜王,天宫开宴百仙尝。玉帝夸赞不绝口,王母贪吃未搭腔。养胃生津好滋味,可拌可炒可炖汤。最喜严冬好存储,家家户户窖中藏。”

当我读后这首诗,感慨颇深。大白菜是一种最普通的蔬菜,可在人们眼里,被成为蔬菜之王,受到人人的喜爱。我就是从小吃白菜长大的,冬天里,母亲的一碗白菜炖肉,味道鲜美, 难以忘怀。至今令我独有情钟,百吃不厌,

长大后,才对白菜有所了解。古时称此菜为“菘”,寓意如松柏一样的菘菜,凌冬不雕,四时长有。南宋时的诗人杨万里称之为白菜,从此延叫至今。

而大白菜的栽植历史,距今约有7000年了,是我国在世界上栽种最早的国家。古时候,白菜还属于稀罕物,平民百姓吃不到。据记载,北魏时的孝文帝在洛阳设有皇家菜园,培育成功后称为“菘”。后南梁使臣来到洛阳,北魏宣武帝赏赐一船菘菜,让使臣带到南梁皇室。南梁皇太子称赞菘菜:比江南的莼菜,巴蜀的蔡、芹都鲜美,到了唐代,菘菜才传播到民间得以栽种。

记得农村土地包产到户后,家家户户都留有一块小地,专门种植蔬菜。我家也不列外,在村西头设有一块菜地,栽种大白菜,由于水源充足,大白菜长得格外喜人。成熟的时候,当你站在远处抬眼望去,相连于一体的各家菜地,泛着碧绿的色彩,生机勃发。而当你走近看时,亭亭玉立的大白菜,绿白分明,通体散发着少女的气息。有诗赞到“翠裹白心是菜王,衣裙紧闭不张扬。”而宋代的范成大写到“拨雪挑来踏地菘,味如蜜藕更肥浓”。想想这诗句的意境,再看看眼前的这秀美的大白菜,就让你觉得秀色可餐。

收割大白菜的日子,一定是过了霜降之后,母亲才呼叫我们去收割。我对收白菜的事热衷有加,首当其冲,跑在前边。每次都是我抢着去推那辆陈旧的独轮土车,而小姐姐拿着镰刀,四哥跟在后边,来到菜地。把撂倒的白菜,由四哥一车车地推回家里,堆放在南墙根阴凉处。寒冷到来的时候,我又热衷地一棵棵地放进挖好的地窖内。这一地窖的大白菜,便是整个冬天的菜肴。

大白菜的味道,自古至今都受到人们的喜爱。有意思的是,在不同的年代、不同的生活环境之中,会吃出不同的情调来。尤其是文人雅士,更吃出一种文化的格调。唐代的韩愈降职到洛阳县令时,与孟郊、卢仝联合成立“韩孟诗派”。有年的冬天大雪纷纷,孟郊和卢仝造访韩愈,而韩愈招待的就是,把白菜细细切成丝,放进锅里加汤慢炖,在配上新挖出的冬笋,三人品菘尝笋,煮酒论诗。韩愈有感而发到“晚菘细切肥牛肚,新笋初尝嫩马蹄。”赞叹这切成银丝的白菜赛过牛肚,冬笋胜过马蹄的味道。而苏东坡称赞到“白菘似羔豚,冒土出熊蟠。”把白菜比作羊羔和熊掌。而元代的诗人元好问,客居在宜阳三年时,亲自开圃种起白菜来。而近代的老舍,喜爱用白菜腌制一种“芥末墩”的凉菜吃,婚后第一个春节在济南过的,让夫人腌制这“芥末墩”,来招待客人。而国画大师齐白石更热衷于大白菜,将白菜入画,喻为洁身自好,清白做人。

我想,大白菜之所以受到人们的喜爱,除了味道鲜美好吃外,它的吃法实在是花样繁多,即可炒、可烩、可炖、可凉拌、可包水饺、可做汤、可火锅等吃法。小的时候,记得冬天家里来个客人,家里的菜除了大白菜就是白菜。然而却为难不住母亲,五花肉粉皮炖白菜一个,葱末凉拌白菜心一个,再抄上一盘花生米和一个豆腐,一桌子下酒菜就出来,客人吃的异常开心。

而到了春节之时,在年三十这天,你看你听吧,家家户户均用大白菜剁饺子馅,菜刀落在板子上的声音,铿锵有力而富有节奏感。高一声、低一声的响声会传向门外的大街,听来好似带旋律的音乐,悦耳动听,那节日的欢快气氛,由此而生。

至今还清晰的记得,谁家红白喜事,盖房还是吃面时,周围的邻居都跑去帮忙,等宴席的客人吃饱走后,帮忙的人员才吃饭。这时,掌柜的就炖一大锅白菜,里面放有粉皮、豆腐和客人吃剩下的菜,烩成一大锅,每人一碗,手里拿着馒头,堆在地上吃起来。尤其这大杂烩炖出来的味道,格外出味,奇香无比,至今难忘,真有点当年朱元璋与“珍珠翡翠白玉汤”故事的意思。

如今白菜的品种也在翻新,过去是天津绿,现在市面上满是北京三号。吃来吃去,觉得咱济南的唐王大白菜就很不错,味道好吃。眼下正是白菜下来的旺季,又到了白菜飘香的季节。

专栏作者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