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小说连载 > 正文

《牵丝入梦梦相思》(六)

核心提示: 清晨,商队伴着朝霞、迎着朝阳又出发了。今天的太阳格外红润,害羞似的躲在红霞身后。丝丝细雨一夜的滋润,绿绿的树叶更加娇嫩,五颜六色的花朵更加娇艳,漫山遍野的小草,伸直了腰板,更加青春有活力。马车中,时时欢声笑语,气氛更加融洽,心情更加舒畅。

作者:王锋

清晨,商队伴着朝霞、迎着朝阳又出发了。今天的太阳格外红润,害羞似的躲在红霞身后。丝丝细雨一夜的滋润,绿绿的树叶更加娇嫩,五颜六色的花朵更加娇艳,漫山遍野的小草,伸直了腰板,更加青春有活力。马车中,时时欢声笑语,气氛更加融洽,心情更加舒畅。

商队前行数日后,到达了西域都护府所在地—乌垒。

边境山谷中,嗖嗖嗖,从山谷两旁射出弓箭,铺天盖地。商队遭遇了伏击,躲避不及,死伤众多。

一支匈奴骑兵从山谷中冲来,杀声震天,刹那间,杀入商队。商队与敌人展开殊死搏斗,一阵惨烈的厮杀过后,寡不敌众,死伤过半。阿扎提带领数人保护公主,迅速撤退。匈奴骑兵穷追不舍,步步紧逼。商队陷于重围,皆与敌人血战到底。一道鲜血溅满马车,艾米拉倒在血泊之中。

匈奴首领命令道:“不要伤害公主。”

匈奴骑兵把公主、刘汉维、阿扎提团团围住。

匈奴首领策马上前,大声道:“请公主速回匈奴,面见单于。”

阿扎提怒斥傲慢的匈奴首领:“我们是乌孙商队,哪里有公主,你们一群卑鄙无耻的强盗。”

“哈哈。”匈奴首领奸笑着说,“你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不要再隐瞒啦。”

匈奴为了准确的劫掠财物牲畜和妙龄少女,在西域各国都有密探,提供情报。密探意外得知公主情报,迅速上报单于。单于收到情报后,派出骑兵日夜兼程,追剿商队,劫掠公主。追到乌垒境内,提前在山谷中埋伏,成功伏击了商队。

公主望着尸横遍野的山谷,无奈的看着刘汉维,内心悲痛万分。她拿起弯刀,放在自己脖子上,愤怒的对匈奴首领说:“你放了他们,不然我就死在你面前。”

公主以死相逼,匈奴首领不敢莽撞,拍着胸脯说:“只要公主随我回匈奴,我可以放了他们。”

刘汉维和阿扎提哭求公主:“不要啊,我们拼死也要保护公主。”

公主把弯刀握的更紧了,声嘶力竭地大喊:“快走。”说完,流下了两行热泪。

二人不知所措,呆呆的站在那里,眼睁睁地看着公主被匈奴人掠走。

此时,天空飘起了漫天飞雪。

雪,你洁白无瑕;雪,你晶莹剔透;雪,你漫天飞舞;雪,你肆无忌惮;而我,已成为雪人。在雪中,我已被淹没;在雪中,我已了无痕迹。

阿扎提拉着失魂落魄的刘汉维前往乌垒,面见乌孙驻西域都护府大使,详述了公主被匈奴掠走一事。

大使大惊失色,焦急万分,立即派人前往乌孙禀报,然后带领二人到西域都护府求援。

西域都护府陈将军详细了解了事件经过,气愤不已,拍案而起,怒斥道:“大胆匈奴,竟然入侵乌垒杀人劫掠,是可忍孰不可忍。”  立即召集西域诸国驻乌垒大使前来议事。

乌孙、温宿、姑墨、龟兹各国大使皆强烈谴责匈奴侵略国境,恶贯满盈的暴行。

陈将军义愤填膺,提议共同举兵,讨伐匈奴。西域诸国纷纷响应,献计献策,制定作战计划。陈将军亲自督察军械物质,整军备战。

沙场点兵,鼓声震天,部队集结完毕,汉军和胡军共计四万余人,声势浩大。

陈将军慷慨激昂,大声道:“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誓死剿灭匈奴!”

众部将高呼口号,震耳欲聋。陈将军令刘汉维和阿扎提为先锋,自己亲率大军出发。

刘汉维和阿扎提为了早日救出公主,日夜兼程,包围郅支城。

单于在城门之上,怒目横眉,呵斥道:“来着何人?”

刘汉维怒目而视,大声道:“我乃汉军先锋刘汉维,汝等速速开门投降,可免死罪。”

单于轻蔑地说:“无名小卒。”随即下令放箭。

汉军位置在弓箭射程之外,又摆起一道严密的盾牌墙,毫发未损。

单于怒不可遏,派出一支骑兵出城进攻。

盾牌墙忽然大开,一排排弓箭手射出成百上千的弓箭,犹如雨水般落入敌军。敌人中箭落马,死伤大半。汉军两翼又冲出骑兵,杀向敌军,犹如秋风扫落叶,敌军骑兵全军覆没。

单于捶胸顿足,命令继续进攻。

“放。”一声令下,汉军后方的抛石车把无数的巨石和燃烧瓶抛向敌军,踩踏声、哀嚎声,不绝于耳,城门燃气熊熊大火,火光冲天。在抛石车和强弩车的火力掩护下,众人推着云梯车向城墙进攻。在敌军防守薄弱处,汉军率先登上城墙,与敌人殊死搏斗。越来越多的汉军登上城墙,把敌军围歼于城墙之上。

单于见大势已去,逃回王宫,准备乔装打扮,伺机而动。汉军打开城门,乘胜追击,杀向单于王宫。

刘汉维身先士卒,第一个杀入王宫。冲入大殿内,刘汉维惊呆了。穷凶极恶、无路可退的单于,把公主作为人质,威胁刘汉维放下兵器,退出王宫。

刘汉维望着朝思暮想的公主,不想让她受一点点伤,无奈的放下兵器。

“不要啊。”公主眼含热泪,放声大哭。

单于不断地提出各种条件,刘汉维都不假思索地一一答应。

公主内心崩溃了,单于却得意洋洋,哈哈大笑。公主趁单于大笑,手臂松弛之时,奋力挣脱束缚,拼尽全力奔向刘汉维,却不慎被绊倒在地,眼睁睁地看着明亮亮的弯刀砍过来,她吓晕了。

当单于挥刀时,刘汉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甩出一把飞刀,深深地扎进单于心脏。

单于口吐鲜血,手中的弯刀掉落,身体重重的扑倒在地。单于死了,一个犯下滔天罪行、罄竹难书的恶魔,在正义的讨伐下,不堪一击。

刘汉维急忙抱起满身鲜血的公主,伤心欲绝,泪如雨下。

一只温暖的手抚摸着刘汉维的脸庞,微弱的说:“雨丝丝,路漫漫,牵丝入梦梦相思。傻瓜,我还活着,我还在思念着你。若不见你,怎敢离去。”

“ 若不见你,怎敢离去。”刘汉维抱起公主,走出王宫,只留下一个身影。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时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