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小说连载 > 正文

《牵丝入梦梦相思》(二)

核心提示: 清晨,初升的太阳格外红润,阳光洒在刘汉维的身上。他感觉身下有异物,浑身不舒服,睁开惺忪的双眼,眼前的一切让他惊呆了。他不敢相信,自己已身处荒凉的戈壁,怀疑眼睛出了问题,又紧闭上双眼,心想:这不是真的,这是幻觉。再次睁开双眼时,确定眼前的一切都是现实了。恐惧、惊悚、无奈、无助,各种感受都汇入大脑。他望着无边无际的戈壁,惊慌失措,仰望着天空,狂吼不止。

作者:王锋

清晨,初升的太阳格外红润,阳光洒在刘汉维的身上。他感觉身下有异物,浑身不舒服,睁开惺忪的双眼,眼前的一切让他惊呆了。他不敢相信,自己已身处荒凉的戈壁,怀疑眼睛出了问题,又紧闭上双眼,心想:这不是真的,这是幻觉。再次睁开双眼时,确定眼前的一切都是现实了。恐惧、惊悚、无奈、无助,各种感受都汇入大脑。他望着无边无际的戈壁,惊慌失措,仰望着天空,狂吼不止。

太阳依旧给大地带来温暖,阳光照射在刘汉维的脸上,让他有了一丝暖意。面无表情的刘汉维望着东方的暖阳,眨了眨眼睛,一丝微笑涌向脸颊,然后,迈着大步,向太阳升起的地方前进。

太阳渐渐爬上了头顶,刘汉维一直在凛冽的寒风中前行,身上写满了风沙的问候。

远处,尘土飞扬,蹄声阵阵,一支商队奔驰而来。刘汉维望着身后越来越近的商队,兴奋不已,双手不停的在空中挥舞。

此时,商队速度越来越慢,在不远处停下了。只见一人骑马飞奔过来,此人身穿羊皮大袄,头戴羊皮帽,浓眉大眼,蓝眼睛,高鼻梁。

刘汉维迎上前去,向他打招呼:“Helle!I name is Liuhanwei,wath your name?"

骑马人看着身穿衬衣、休闲裤,扎着腰带的刘汉维,却有东方人的面容,露出了惊诧的表情问:“你是什么人?”

刘汉维惊喜道:“你会说汉语,太好了,我是中国人。”

“汉语?中国人?”骑马人疑惑不解,“你是汉人吗?”

“是的,我是汉族人。”

“汉族人?”骑马人反问道,“你不是汉朝人吗?”

“汉朝人?”刘汉维十分惊讶,“我竟然穿越到了汉朝。”

“不。”骑马人反驳道,“这里是乌孙国,我将要前往汉朝长安。”

刘汉维心想:既然穿越到了汉朝,先去长安也好,总比被抛弃在戈壁滩上强。连忙说:“我也要去长安,可以和你一路同行吗?”

骑马人略有沉思,说:“稍等,容我考虑一下。”说完,策马奔到商队中,下马走到马车旁边,隔着布帘,毕恭毕敬的禀报情况:“有一个穿着奇怪的汉人,他想跟随商队前去长安。”

“此去长安,若有汉人跟随,也许对我们有利,暂且留下,仔细观察。”马车里的人吩咐道,“在此休息,饮食完毕再前行。”

骑马人应声退下,命令商队休息,又拿着皮水壶和馕递给刘汉维。

饥肠辘辘的刘汉维大口大口地吃着馕,皮水壶一饮而尽。他吃完馕,和骑马人聊天:“我叫刘汉维,来自未来的中国,开着一家餐厅,生活悠闲,衣食无忧,早晨醒来,却不知为何来到荒凉的戈壁滩,幸好遇到了你们。你叫什么名字呢?”

骑马人微笑着说:“我叫阿扎提,乌孙人,我的商队长年往来于乌孙和长安做生意。”

商队有一辆马车,还约有百人,都骑着马,马上还驮着大量的货物。

刘汉维不解的问道:“怎么只有马,你不使用骆驼吗?”

阿扎提笑了笑,说:“沙漠里才使用骆驼,而且速度慢。我的全是乌孙天马,身体强壮,奔跑速度快,耐力持久,是汉人最喜爱的战马,也是带到长安的货物,还有各式各样的乌孙特产,都带到长安,换回丝绸、瓷器等各种汉朝精品。我的理想就是走遍西域和汉朝,互通货物。”

“有理想,去努力,就会实现人生价值。”刘汉维抬了抬眉毛,接着说,“你的商队规模大,货物多,利润一定不错吧?”

“利润一般吧。”阿扎提无奈的说,“乌孙与长安相隔万里,长途跋涉,历经千辛万苦,才能平安到达,若出现意外,轻则丢失货物,重则丢失性命,实属不易,况且每年只能往返一次。”

刘汉维想着现代化的交通,感慨古人的无奈。

无边无际的蓝天上飘着几朵白云,白云下的商队饮食完毕,又要奔向东方。

阿扎提看了看刘汉维奇怪的服装,让他换上一身羊皮袄,又给他牵来一匹马。

刘汉维没有骑过马,学着阿扎提翻身上马,手持缰绳,脚踩马蹬,倒也骑的有模有样。

夕阳西下,商队踏着月光一路飞奔,除了吃饭的时间,没有片刻休息。直到深夜,人困马乏,阿扎提才让商队支帐篷休息,并且安排数人负责警戒。刘汉维骑了一天马,也累坏了,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天刚亮,刘汉维就被叫醒了。阿扎提一直催促商队快速前行,尽早走出戈壁滩。

半日后,眼前终于映入一片绿色。翠绿的小草趴在大地上,山坡上还有许多的树木。一路前行,景色越来越美,蓝天、草原在远处相连,让人心旷神怡。

太阳渐渐红润,害羞似的躲进红云背后。阿扎提命令商队休息,开始吃晚餐。众人深吸着草原上的新鲜空气,瞬间消除了疲倦。

此时,马车的布帘掀开,走出两位美貌的少女。一位是乌孙公主——古丽米热,另一位是侍女艾米拉。

乌孙公主一袭红色棉衣裙,头戴插有鹰羽的小帽,穿着坎肩,胸前缀有饰品。在夕阳的照耀下,芳容光彩照人,既有西方的唯美、典雅,更有东方的神韵。艾米拉搀扶着公主走下马车。

刘汉维被公主深深吸引,目不转睛,不知不觉走到公主面前。

“放肆。”艾米拉怒斥道,“你竟敢挡住公主的路。”

刘汉维大惊,眼神立刻注视着艾米拉,惊喜的大叫:“陈静,你也穿越到汉代啦,太好了。”

“脑子有病吧。”艾米拉蔑视的说。

阿扎提拉住刘汉维,向后退去,示意他不要鲁莽。刘汉维一脸茫然。

晚饭后,天色已晚,众人忙着支帐篷。刘汉维闻到一股药味,看见艾米拉在煎药。他走过去诚恳的道歉:“今日冒犯姑娘,还请见谅。”

艾米拉看了他一眼,又接着煎药。

刘汉维接着解释说:“因为姑娘和我的一位故人长得一模一样,所以才冒犯了姑娘。”

“是吗?”艾米拉好奇的问,“真的有人和我长得一模一样吗?”

“岂敢欺骗姑娘。”刘汉维看着艾米拉诧异的目光说,“姑娘和公主是乌孙人,长得和汉人如此相似,甚为惊奇。”

“这有什么惊奇的。”艾米拉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接着说,“因为公主是解忧公主的后人,我的祖辈都是解忧公主的侍从,也是汉人。”

“原来如此。”刘汉维顿时醒悟,又问,“请教姑娘芳名?”

“我叫艾米拉,从小就侍奉公主。”艾米拉一边说,一边扇炉火煎药。

“哦,艾米拉。”刘汉维闻着浓烈的药味,指着药炉问,“你这是什么药呀?”

“这是天山雪莲。”

“天山雪莲。”刘汉维十分羡慕,“不错哟,非常有名的药材。”

艾米拉摇了摇头,说:“这才是生长了几十年的天山雪莲,药效一般,若是一朵千年雪莲,那才有神效呢。”

“哦。”刘汉维默默的记在了心中,“姑娘是为公主煎药吗?”

“是的。”艾米拉说。

“那公主得了什么病呢?”

艾米拉叹了一口气,说:“公主箭伤未愈,又长途跋涉数日,无法休养,所以病情越来越重了。”

刘汉维疑惑不解:“既然公主箭伤未愈,为何还要长途跋涉呢?”

“一言难尽啊。”药已煎好,艾米拉端着药离开了。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时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