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随笔 > 正文

2017西北的第一场雪

核心提示: 九日西北宁夏和甘肃地区便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雪,早晨起床放眼望窗外的远方,当真是银装素裹,银白的山坡和树显得分外妖娆,“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诗句顿现眼前,有种豪放指点江山的感受,别有诗意。

作者:汪文智

刚入十月,九日西北宁夏和甘肃地区便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雪,早晨起床放眼望窗外的远方,当真是银装素裹,银白的山坡和树显得分外妖娆,“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诗句顿现眼前,有种豪放指点江山的感受,别有诗意。

这是我人生中在西北相遇的第一场雪,我的故乡在南方,从电话那头得知,南方现在还处在夏日的尾巴里,仍旧在使用着风扇驱热,两地相较,简直就是冰火两重天。

美丽雪景的吸引力,让我忘却了寒冷,使人总忍不住在漫天飞雪的环境下多驻足几秒,多看斜飘的雪花几秒,直到染白了头发才肯进入屋内。

忆起儿时,最爱每年下雪的时候,不仅仅意味着寒假即将来临,而是能够和周围的伙伴们堆雪人、打雪仗,一起度过一年中最为惬意和欢乐的一段时光。也在这段雪日的时间里感受越来越浓的年味和准备过年的年货,最喜欢吃的腊肉、腊鱼、辣豆腐块、黑色豆豉都是在这段下雪的时间里开始制作和酝酿,这些繁琐的工序和过程每年都是由母上大人亲自操刀和操心,因为手艺极好,每当制作完毕能够食用的时候,街坊邻居都会闻讯而来,所以我的母亲每年都会制作体量非常大的年货,保证邻里亲戚都能解足馋吃个够,吃完了,雪也就下完了,一年也就这样在下雪不冷融雪冷的日子里结束了。

西北的雪和南方的雪不同,不光时间上来临的早,雪的片数多并且大,呼啦啦的往黄土地上掉,我想,这是西北特有的景色吧。雪的性情是冰冷的也是温暖的,冷在身上,暖在心里,假若心里有值得挂牵的人,那再冷的寒冬也不会感觉到太冷,恰巧就有一些值得我去挂牵的人住在我的心底,住成永恒。

就在今天,傍晚冒着鹅毛雪去寻砂锅饭吃,平生第一次吃砂锅饭,其中滋味令人难忘,坐到暖暖的屋子里,平常模样的饭店,热气腾腾的砂锅饭一上桌,我看着砂锅饭和桌上的酒,想起唐朝白居易的一首小诗《问刘十九》:绿蚁醅新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穿越千年的诗意此刻刹那间来到我的面前,我自然不能辜负,翼翼品酒,细尝砂锅,有一兄弟在旁,夫复何求?

今年西北的第一场雪,特殊的日子里我没有像往日般俗套的拍照留念,只因这场雪已经下入了我的心里,刻在了脑海的千般思绪里,我想,永远都不会忘记,在这个季节里遇见的人和发生的故事值得永记。

今年的第一场雪,使整个西北蒙上一层面纱,银白的面纱,黄土高坡的身形成为雪山的模样。下雪是一件值得高兴良久的事,意味着来年是丰收之年,这给本就贫瘠的黄土地一丝甘甜的希望,给那些靠天吃饭的农户一个盼头,对于他们来说,这场雪是上天给的最好的恩赐,于我而讲,这场雪是给我这个初来乍到的它乡客的最好的见面礼。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