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随笔 > 正文

童年趣事:老鼠咬破了我的小衣兜

核心提示: 除了母亲说的那是只小懒鼠——专门抄近路觅食之外,我猜想,它凭着敏感而又好奇的嗅觉,找到那件属于我的衣服,它知道小孩子的衣兜里都装满各色各样的美味,而它自己又是品尝美味和喜欢捣蛋的专家,搞点恶作剧实在算不上什么,因此便不厌其烦一次又一次地光顾,掏空我兜里装满的美味和玩耍的道...

文/李淑云

三十多年前的那个秋天,时间与现在差不多,几乎家家户户房顶上都晒着一层厚厚的脱苞玉米,把秋天的乡村装点得金灿灿的。门前的枣树,枝头有些零乱,因为刚打完枣没几天,还没来得及好好梳理。在枣树的北边,离枣树有五六米远的地方,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在巷子里追赶着一只骨股头鸡,脚步轻松且顽皮。她穿着一件粗布格子布衫,布衫有两个四方衣兜对称地分布在左右两边,唯一显眼的是,两个不规则的窟窿公平地分布在两个衣兜上,位置稍有偏差,看上去十分“诡秘”,似乎在讨好空气,好像故意给它开了偏门,方便它的出入。

眼看着小鸡惊慌失措地拐向敞着门的院落,她一屁股坐在地上,好像完成了一项艰巨而伟大的任务,两只脏兮兮的小手胡乱地在脸上抿了抿,之后又想起了什么,两只手分别伸到两边的衣兜里,指尖从破了的大窟窿里露出来——空空如也。小姑娘似乎还不死心,她低着头,两只小手的力量集中到右边衣兜上,左手拽住兜底,右手指尖沿着衣缝来回捏索,终于,她脸上露出笑容,从兜里捏出一粒丰润饱满的葵花子,喜滋滋地放在嘴边。

前一天母亲将割下大大的“葵花碗”,用粗麻绳串在一起,系成圆圈,挂在枣树杈上晾晒,并告诉她晒干了才好吃。她哪里听得进去,母亲转身去忙,她踩着小木椅挑了一个最大的,使劲从上面掰了一块,偷偷跑到巷子里一粒一粒剋下来,均匀地装了两半兜。傍晚时分,跟小伙伴们在巷子里玩捉迷藏,玩得太投入忘记它们的存在,葵花仔不堪颠簸,少了一半,很心疼,回到家却不想让母亲知道,只得把这些不快憋在心里。晚饭之后困神来袭,竟然忘了这些还没有解决掉的美味,又无意送给了夜里猖獗的老鼠。第二天早晨发现被子上、炕单上到处是老鼠嗑的新鲜的瓜子皮,心疼得不得了,亦生老鼠的气,不得不到母亲那里告状:“娘,该死的老鼠不听话,它不走正路,把两个衣兜全咬破了。”还委屈地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那个小姑娘是我。

衣兜破了,家里没了同样颜色的布料,母亲也没有再补的打算,她说穿过这季就不要了,用它打袼褙。可是老鼠不这样想。没有缝补的衣兜似乎彰显着某种软弱,助涨了它的嚣张,几天后的一个深夜,轻车熟路,又成功掠夺一次——将衣兜里的三个沙包全部咬破,里面装的玉米一粒不落,吃得一干二净。

母亲猜测说,相隔这么短的时间两次造访,应该属于同一只老鼠。可是至今我都没弄明白,房顶上那么多玉米它不去吃,偏偏认准我衣兜里装的那点东西。除了母亲说的那是只小懒鼠——专门抄近路觅食之外,我猜想,它凭着敏感而又好奇的嗅觉,找到那件属于我的衣服,它知道小孩子的衣兜里都装满各色各样的美味,而它自己又是品尝美味和喜欢捣蛋的专家,搞点恶作剧实在算不上什么,因此便不厌其烦一次又一次地光顾,掏空我兜里装满的美味和玩耍的道具,不断地给我的生活制造一些小麻烦,把我的童年搅得天翻地覆。那只老鼠永远不会知道,这一幕被牢牢地刻我的心上,一地碎了的美景也因此完完整整地保存下来;它更不会知道,正是有了它的参与,我的童年才显得无比的阔绰和富有。

一天夜里做了个奇怪的梦,梦里见到了那只老鼠,看见我,它滴溜溜的小眼睛似乎在搜索辩解的词汇,隔着四十年的光景好像又觉得无从说起,像老人一样抖了抖嘴唇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那幅欲言又止的表情令人忍俊不止。

忽然觉得,童年的趣事像极了盛满花事的布兜,它们同房顶上金黄色的玉米、院子里火红的鸡冠花一同装满了生命的列车,生命走到哪里,它们就会开到哪里,浩浩荡荡,一刻也未曾离开;亦像曾经住过的那座老房子,每一片瓦,每一星儿土,都显得无比珍贵,就连那被岁月啃蚀的斑驳痕迹,都好似一幅幅无与伦比的画卷,醒目又耀眼地挂在生命的版图上,温润着双眼,滋养着那颗疲惫的灵魂永远向着快乐出发。

专栏作者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