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小小说 > 正文

凤凰男的创业记

核心提示: 爹爹、哥哥、嫂子都被他的口若悬河惊呆了,没想到沉默不语的张涛竟然有这么好的口才。村民的收入都增加了,张涛的哥哥当上了养殖场的厂长,张涛还住在张永强书记家。“张老爹,张涛结婚和媳妇拜天地,没有你的祝福怎么会美满啊?

作者:张凤英

1

2015年春节过后,有个爆炸性的新闻传遍了鲁西南石头村的每一个农家院落:“石头村的金凤凰回来了!金凤凰不是回家探亲的,他是回家当农民的,唉,白瞎了一个人才!”

夜深了,老张家的电灯还亮着,四口人在开“家庭会议”。张老爹沉思了很久,抽了一口旱烟袋说:“想一想7年前,你考上了山东美术学院,那是多么风光啊。而今天你回家当农民,你让乡亲们怎么看?你的女朋友会怎么想?你呀是专门回来气死我的。”说完叹了一口气。

张涛诚恳地解释说:“老爹,我回家,不是当一个普通的农民,我是带领全村人创业、致富,改变石头村的贫穷面貌。” 

哥哥看看老爹,再看看张涛,忧郁地说:“带领全村人创业,那是村支书的责任,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只管好好当你的大学老师,光宗耀祖就行了。” 

老爹苦口婆心地说:“涛娃儿,你想想你大一和大二那两年,为了给供养你上大学,卖掉了家里唯一的耕牛,花掉了你哥哥准备结婚的钱,哥哥嫂子为了你推迟了婚期,你大学毕业回家务农,从公家人变成老百姓,对得起哥哥嫂子吗?” 

张涛刚要说话,哥哥有接过话头说:“是你在城里上学,才认识了广告公司的老板,才能给广告公司画画,赚钱,寄回家来给哥哥嫂子结婚,还给家里买了牛,你回来了,怎么帮助哥哥嫂子啊?” 

张涛耐心地解释道:“爹,哥哥,嫂子,你们听我说,我在大学当助教,一年就挣4万元钱,扣除吃穿用,攒不住钱,什么时候才能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呢?如果在城市结婚,买房子、买车都需要钱,而我这种人被城里人叫做“凤凰男”,这就是穷人的代名词。没有哪家城市姑娘愿意嫁给我。不如回家来创业,把“石头村”打造成“美术写生基地”,自己当老板,带领全村人致富。自从有了这心思以后,我开始注意搜集写生基地的经济数据,一年接待多少学生,每个学生在基地消费多少钱,除此以外还可以对社会上的画家、绘画爱好者、摄影爱好者开放。对用多少钱改造村里的民居,建造一个生活区要多少钱、采景区要多少本钱,需要多少投资等等这些问题,我都在脑子里过了几遍,仔细算过账,你们看我还仔细地把这些记在了电脑里。”他打开电脑,给自己的亲人说起了,自己的规划。 

爹爹、哥哥、嫂子都被他的口若悬河惊呆了,没想到沉默不语的张涛竟然有这么好的口才。但他们仍然不赞同张涛的打算,他们的知识和准备程度都不足,没法说服张涛。但他们心中有个一定之规那就是,大学教师不能回家务农。双方陷入僵持。 

老爹急速飞转着大脑,突然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急切地说:“你这么好的计划,办这个什么写生基地,得需要多少钱啊?这些钱从哪里来啊?” 

张涛反驳说:“我找投资商投资啊!肯定不用村里人出钱,更不用你出钱。这一点你放心吧!”  

哥哥是出门打工过的人,他显得比老爹见识广,赶紧说“你找商人投资?做梦吧。我们给承包商干活,连工资都拿不到,人家凭什么给这个兔子不拉屎的卧石岭投资啊?山高路远的,有谁来我们石头村学画画啊?”  

这时候,早已经被气得七巧冒烟的老爹抄起门后的铁锹,朝着张涛劈过来,一边劈一边咆哮:“我打死你这不肖子孙,就算我没有养你这龟孙。”家庭会议就到此结束了。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张涛赶紧拿起手提电脑,撒腿跑了。这一跑就回了济南的大学教书去了。一年多没有回家,张老爹和哥哥想,张涛可能是回心转意了,本来嘛一个三十岁的大男孩有什么长期的打算,就是一时心血来潮而已。 

2  

2016年暑假,张涛再一次回到了石头村。这一次他不是自己一个人回来的,跟他一起来石头村的是广告公司的老板于凌海。张涛和于凌海急匆匆地走进老书记张永强的家,他们要借住在这个农家小院里。 

这时候正赶上省委组织部派来的第一书记杨明也在老书记的家里居住。杨明是来石头村扶贫的,石头村地处鲁西南山区,离高速公路只有5里地。但是山高林密、汽车进不来,加上人多地少,一直以来都是省里有名的贫困村。 

他们把打造美术写生基地的想法与两位书记说了,两位书记听了他们的话,既高兴也担心。高兴的是,终于有一个靠谱的项目可以考虑了,比没有目标,像无头的苍蝇一样乱闯好多了。担心的是:需要的资金从哪里来?怎么能和美术学院联系上生源? 

张涛哈哈哈地笑了,他把于凌海推到书记面前说:“合伙人我都找好了,他提供资金,我们负责运作,事成以后,所得利润我们五五分成,于凌海五成,我们五成;生源我自己就可以搞定,山东美术学院的学生每年都有写生课程,另外还可以到全国各地去联系客户,开一个网店,推销我们的美术基地服务。”张涛和于凌海激情满怀地给两委书记描绘了未来的石头村。两委书记听得津津有味儿。紧接着四个人走出了房间,来到山顶上,俯视着山腰上这一片村落,规划着哪里做生活区;哪里做采景区。张涛说很较真地说:“生活区要改造得符合城市艺术青年的生活习惯;采景区要从美术的角度看见我们村最富有特色的景致,全景,半景,近景,远景都要照顾到。”  

杨明书记兴奋地说:“首先要改造厕所,要讲究卫生,把旱厕所改造成抽水马桶。其次是要有舒适的住处,搭建一些坚固美观的高档次民居,满足学生老师住宿。” 

张永强听得张大了嘴,疑惑地问:“一次接待多少人?”张涛用手比划了一个八字回答:“一个季度起码两个班,80个人。”杨明说:“那得需要不少房子啊!”张永强胸有成竹地说:“这个好办,村里有现成的工匠,山上有的是石头,盖房子容易。”杨明一边思考一边掐指计算说:“商店,饭店,图书馆,教室,都要建设起来。” 

他们越说越兴奋似乎美丽的山村就要变成聚宝盆了。美术写生基地很快就挂牌营业了。  突然张永强皱着眉头提出一个问题:建设美术写生基地后,卫生条件要改善,农民还能养猪养鸡吗?村里苍蝇蚊子这么多,学生受得了吗?养殖业影响环境,不养殖猪和鸡,到哪里去找猪肉和鸡蛋,总不能什么东从山外买吧?杨明和张涛同时想到了,集体建设养殖场,将养殖场建设在离村子比较远的山坡上。 

张涛和于凌海相视一笑说:“这个问题,我们考虑过,种植业养殖业都不能停,要两条腿走路,900多人,有搞养殖的,有搞种植的,更多的人搞写生基地建设。人手不够,把在外打工的村民都叫回来。” 

张永强说:“这个问题,我来解决,咱们村最大的优点就是村里两委班子受百姓称赞,一旦需要劳动力,我们就能调动来人力。” 

张涛说:“我们就叫它卧石岭写生基地吧。我负责注册公司的一些事情。杨书记你能争取到一点儿省财政扶贫资金吗?”  

杨明书记说:“财政资金到账太慢,我可以两条腿走路,一方面想办法弄到银行贷款,使用时间一年,我们必须一年内见效益。另一方面申请财政资金,一年的时间就会到账了,可以用来规划到期后的银行贷款。” 

“好!”四个人击掌,庆祝他们的规划成型。接下来就是付诸实施了。那一天他们分了工,制定了规划草案,下一步就是动手干实事了。 

3  

2017年暑假,卧石岭写生基地已经开始接待学生和画家以及游客了。村民的收入都增加了,张涛的哥哥当上了养殖场的厂长,张涛还住在张永强书记家。杨明完成了扶贫工作就要离开石头村了。 

这一天,杨明书记来到张老爹的家。

“张老爹,你家的新房子建好了?”杨明书记明知故问。 

张老爹放在手里的簸箕,说“建好了。多亏杨书记来扶贫,改变了石头村的面貌,我家的房租收入积攒到六位数了,嘿嘿嘿。”张老爹说完羞愧地眨眨眼睛。他心里想,一开始涛儿回来创业,自己是投的发对票,如今涛儿干成了,杨书记来批评我来了。

“张老爹,我是给你道喜的。杨明笑容满面地说。

“是啊,同喜同喜,我们石头村的日子好过了,杨书记你的功劳可是大大的啊!”张老爹不会说恭维话,只好应付几句。他弄不清杨书记道得什么喜。

“张老爹,你什么时候迎接张家的第二个儿媳妇啊?她可是济南府的大学生啊!” 

“什么?涛娃儿有对象啦?谁家的闺女肯嫁给他啊?”老爹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扭过头去看杨书记的表情。 

“张老爹,全村人都知道了,就你还蒙在鼓里呢。张涛和李菁菁老师谈朋友呢。李菁菁老师也准备辞职来咱们村搞美术写生基地呢。他们不仅在石头村建设写生基地,还准备在彩虹村和险峰村建设连锁基地呢。我就要离开咱们村了,临走之前,你用不用我帮助你把张涛经理叫回家来啊?”杨明书记说得诚恳,说的实在,张老爹不得不信。

“那可是得谢谢你了,可是张涛能原谅我吗?他现在有房子有地又有钱,成了写生基地的总经理,还能需要我这个当爹的吗?”张老爹叹了一口气,情绪有些低沉,手里来回摆弄这簸箕里的绿豆。

“张老爹,张涛结婚和媳妇拜天地,没有你的祝福怎么会美满啊?别赌气了,和儿子和解吧。我还准备喝酒呢。”杨明拍拍张老爹的肩膀耐心地说。

“杨书记,不瞒你说,我真没有想到还有这么一天,我那个不孝顺的儿子,还真的改变了卧石岭的面貌,更没有想到城里姑娘肯到深山里给我们涛儿当媳妇啊!” 

正在这个时候,忽然听见院子里大孙子在奶声奶气地喊叫“爷爷,爷爷,我二叔回家来了,还带来一个漂亮的阿姨……”

张老爹高兴地把盛放着绿豆的簸箕放在地上,自己起身回到屋子里。一会儿功夫拿出一天大红色的缎带,上面镶着金边。张老爹一边向门外走,一边对杨明书记说:“欢迎我家涛儿凯旋而归!”

专栏作者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