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随笔 > 正文

一个温情 “大骗子”的小故事

核心提示: 直到爱人毕业前夕,有一次去大姐家里玩,大姐透露了她的消息和地址,我牢固地记在了心里,回到单位后鼓足了勇气写出了给她的第一封信。在她去部队探亲时,战友们和团首长也很羡慕我俩,因为爱人是团里唯一的一个大学生媳妇。

作者:刘曰章

我是个有故事的人,当然作为一个小人物,不可能有大故事,但这件事在我的生活中还算得上是大故事,那就是“骗”来个媳妇。

说“骗”媳妇,真不知道算不算“骗”,反正结婚以后媳妇有时这样说,时间一久我也默认是“骗”了。不过请大家放心,媳妇很听话很乖很能干,只是在心中觉得不舒坦时偶尔提起,权当发牢骚而已。

跟爱人第一次见面时,我在部队工作,她在高考后带着父亲去大连看望姐姐。因为大姐夫也在部队工作,我和大姐及姐夫相识,去探望时恰巧见到了她。那时爱人带着少女的天真烂漫,脸上时常带着笑,尽管当时没有交流,不知怎么的心中感觉很喜欢她。从家里出来后沿着海岸闲逛,面对泛起的波涌和一望无际的大海,我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我要娶她”。后来爱人考上了大学,一直没有她的消息,也不好意思向大姐问具体啥情况。

直到爱人毕业前夕,有一次去大姐家里玩,大姐透露了她的消息和地址,我牢牢记在了心里,回到单位后鼓足了勇气给她写了第一封信。过了半个多月收到了她的回信,彼此只是问候,没有你情我爱的只言片语。虽然过去了很多年,但写第一封信的情形和内容仍有印象,偶尔和爱人提起时,爱人就一句话:“上当受骗了”。没想到我的“罪”过竟然这么大。短短的半年,和爱人一共通了三四封信,随后她就毕业了,直到春节回家探亲时才再次见到了她。此时的她比三年前成熟了许多。

春节过后回到部队,我们坚持通信联系,尽管还不是情爱之类的热辣语言,但问候不断,用笔墨传递着相互的温暖。大姐赞同我与爱人的交往,但老家的人不太同意,她也通过信函说服家人,这给了我莫大的安慰。记得再次探亲和爱人见面时她问我能不能给她一个安定的家,人在部队身不由己的我没有深思熟虑就匆忙答应了。可能大家有所不知,不是爱人不支持我的从军生活,而是失去双亲寄居哥嫂门下的她,的确是需要一个温暖的家,这也是她的唯一要求。尽管我的承诺是虚的,但我们在两年以后按期结婚了。

婚后的生活其实更趋艰难,一个人一间房孤独地生活,我在单位也常常心思不宁。只有她或我的短暂探亲生活才是我们彼此倾诉和卿卿我我的快乐时光。在她去部队探亲时,战友们和团首长也很羡慕我俩,因为爱人是团里唯一的一个大学生媳妇。又过两年之后,因部队精简我如愿回到了家乡,从此结束了军地分居的生活。

时间过得好快,结婚已经二十三年了,十八岁的儿子也已长成小伙子了。这些年来,尽管有不顺心的时候,但和爱人之间只是拌句嘴,从来没有大的争吵。有时和爱人开玩笑说起当初时,爱人还是那句话:“大骗子”。其实说这句话时爱人脸上带着羞涩的笑。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