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随笔 > 正文

童年的秋天

核心提示: 深秋了,晚上睡觉得盖被了,伯川的哥哥叫伯华,哥俩同床,有一天早上伯川妈发现伯川尿床了,伯川妈北园镇人,性格泼辣心直口快思维简单,揪着伯川耳朵一顿胖打,伯川含着泪水揉着眼晴委屈的说,昨天晚上记得是睡在伯华的位置,伯华偷偷的贼笑了。

作者:郑保利

童年的时候,我的家坐落在馆驿街东头往北第一条街一一后馆驿街,它的形状象个“卩”字将顶部往左伸延一横,能通行旧时的马车和微型面包车。

南北道中部往西伸出一胡同,神秘的大圆门内有11、13、15、17、19号五处院落。大圆门就像后馆驿街的观礼台,据说解放前住着三位大律师。17号是大画家齐白石先生入室弟子黄山老人王天池先生的故居。深藏大圆门西头的13、15号特别显赫,门楼高大,门楼上端有镇宅的石刻,很是威武。我家就在15号院内东屋,院中有一棵百年老槐树,非常茂盛。这个院子也就是散文家崔秋立先生所著《老街老巷》书中的那个老四合院。

父亲早逝,我和母亲吃了上顿没下顿。一个周日,我跟母亲去济南东郊平陵城农田翻地寻地瓜(红薯),记得火车票只有1角钱。我们饿着肚子忙累了一天,结果空手而归,据说那地已被人翻过N多次了。连个地瓜毛也没搞到,我们的肚子更加饿了。

一天早上,在迎仙桥顺河街买早点,一年轻母亲抱着孩子刚买了一个馒头,突然冲过来一个流浪汉抢了馒头就跑,年轻母亲被吓哭了,这时两个青年人立马向流浪汉追去,眼看就追上了,突然流浪汉咬了一口馒头抹上一把鼻涕,扔到地上继续跑了,年青母亲的希望彻底破灭了,事后流浪汉美餐一顿。这就是当年的歘瘪户。

秋天最快活的事莫过于捉蟋蟀。我所有用具都没有,只能跟在大家后面捡漏。机会终于来了,蟋蟀被发现后乱跳,大家分头乱捕,忽然一只蟋蟀跳到我的大腿上,一下就被我捉住了。可是不能空手套白狼,得上交啊。我急中生智,将其塞到口里,不敢讲话,一直坚持到大家散伙。回到家中一看,那蟋蟀好大个,可惜奄奄一息。第二天早上蟋蟀就牺牲了。

早秋一场特大暴雨,周边的水过膝盖了,迎仙桥的河水,水势很大,汹涌澎湃,听说有儿童落水了,邻居发小伯川正巧意外走失了,伯川妈误认为伯川落水了,就发疯一样,飞到桥头大哭着要找伯川,着实把我们吓坏了!

中秋的一个晚上,母亲上中班,我玩到邻居家都熄灯了,感到很孤独,一个人坐在院大门口,望着明媚的月亮。那时没有雾霾天气,可以在月光下看连环画(小人书),看一会小人书,唱一会儿歌,“你拍一我拍一,一个小孩擂大鼓……”不知不觉睡着了,醒来时已发现自己躺在温暖的床上。

深秋了,晚上睡觉得盖被了。伯川的哥哥叫伯华,哥俩同床,有一天早上伯川妈发现伯川尿床了,伯川妈揪着伯川耳朵一顿胖打,伯川含着泪水揉着眼晴委屈地说,昨天晚上记得是睡在伯华的位置,伯华偷偷地贼笑。

还有一件终生难忘的事,那年被母亲送进影壁后街小学,有一天上算术课,老师用筷子当教具,“1十1=2”,我写作业写成“1十1=11”。放学时,老师对我说:小同学,搬着你的凳子(那时凳子自带),回家去吧,明天不用来了,老师教不了你了。结果我留了一级,笫二年重新按适龄上的学。

童年日子挺苦,但快乐充实,每当忆起,就象普西金先生的诗——一切都是亲切的怀恋!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