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随笔 > 正文

七夕专稿:鹊桥虽美难掩离别痛

核心提示: 只是,我们就像是那相妒的群仙,只见到了“牵牛织女渡河桥”的美好面貌,却忘记了为了支持七夕一日相见,而付出的无数个日日夜夜年年岁岁的痴守和等待。反倒是“相见争如不见,有情还似无情”,徒添了新愁归去。

作者:周孟琪

关于七夕的最初印象,是小时候读的曹丕《燕歌行》里面那一句“牵牛织女遥相望,尔独何辜限河梁”,这是我第一次触及到了牵牛织女的凄美传说。

后来,我又从故事书上看到那段人间凡子与仙界女儿冲破禁忌的爱情故事:牛郎如何遭受嫂子欺凌,又因照顾天界下凡的老牛而与织女相遇相爱,他们又怎样一起度过了幸福时光。可织女却被王母娘娘狠心召回天庭,两人只得每年在七夕一天才能重新相见。记得书上被人拽走的织女掩面而泣,牛郎挑着担,担里是一双儿女哭喊着找母亲,他奋力想抓住妻子,但一道渺渺银河却彻底将两人隔绝,这幅画面一度让幼小的我泪流满面、不能自己。我憎恶着王母娘娘拆散眷侣的冷酷,又为这份感天动地的痴情竟引得喜鹊搭成鹊桥的美好景象而甚为感动。

只是年少的我,仅仅把七夕当做成绵延悱恻的故事,并非爱情。

后来慢慢地长大了,穿着校服、青春飞扬的我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懵懂情愫。成长的我读了更多的诗,对于牵牛织女的故事渐渐产生了新理解。“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秦观的《鹊桥仙》伴随了很多少男少女的爱情萌动。一句“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曾被校园里的少年们奉为爱情圭臬。一年仅有的一次相逢,就足够让牵牛织女熬过无法相见的苦难,并对此甘之若饴。迢迢的银汉割不断两人的脉脉思念,一次重逢就如秋风露水的交融,胜过了人间日日相守却不懂珍惜的伴侣。哪怕相见总是短暂的,他们恋恋不舍却也相互鼓励,只要彼此忠贞不渝,又何必贪求朝朝暮暮?

从此,七夕在我的眼中,成为了一种伟大感情的化身。这种感情超越了时间和空间,成为不死和永恒。

再后来,我上了大学,离开家乡,正式开始成年生涯,我也第一次正式邂逅了一段爱情。这样的体验让我认识到爱情并不只是幻想中的风花雪月,它还有猜忌、疲累、纠结、挣扎的另一面。

与此同时,我读到了另外一首范成大所作的《鹊桥仙》。“双星良夜,耕慵织懒,应被群仙相妒。娟娟月姊满眉颦,更无奈、风姨吹雨。相逢草草,争如休见,重搅别离心绪。新欢不抵旧愁多,倒添了、新愁归去。”曾经的我以为像牛郎织女这般的灵魂伴侣是没有憎恨和愁绪的,他们的爱情里似乎全是乐观积极。只是,我们就像是那相妒的群仙,只见到了“牵牛织女渡河桥”的美好面貌,却忘记了为了支持七夕一日相见,而付出的无数个日日夜夜年年岁岁的痴守和等待。爱情是崇高的,也是平庸的,任何人一旦触碰了情感,都会变成斤斤计较的凡夫俗子,哪怕被历代颂歌的牛郎织女也是一样。这日复一日积攒的离愁别恨是何其深重,怎是匆匆一面能抹杀的!反倒是“相见争如不见,有情还似无情”,徒添了新愁归去。那时我便明白了神话之所以是神话,因为我们不能为之赋予凡人的情感。世间并没有完美的爱情,但爱情之美也在于它的不完美。

宋时的蒋捷少年听雨歌楼上,壮年听雨客舟中,老年听雨僧庐下,时间的延展和阅历的递增使他在雨声中听到了不同的情怀。或许随着年龄增长,七夕对我而言又会有新的定义。只是无论怎样,当我们年年七夕在“天阶夜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之时,心中那份对美满情感最澄澈最真挚的祈愿,都是对爱情的最好注脚。

【评】本次征文中最好的一篇作品,有时间跨度,随之也有感情的层次。“这日复一日积攒的离愁别恨是何其深重,怎是匆匆一面能抹杀的!”道出了美好事物背后被掩盖的凄苦。

 标题为《闲话七夕》,不如改成《鹊桥虽美难掩离别痛》。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