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随笔 > 正文

全民旅游:中华民族精神的又一次重塑

核心提示: 最早让台儿庄锦鲤入诗的是清朝历史学家、《国榷》作者谈迁。

文/时培京

“风帆顷刻入东齐。……锦鲤双双慰济西”(《中秋台庄对月》),风帆拨动齐鲁温柔敦厚,自然还有台儿庄的锦鲤,翁同龢拾舟过台儿庄看到锦鲤如蚁。最早让台儿庄锦鲤入诗的是清朝历史学家、《国榷》作者谈迁。

《国榷》初稿曾经被人偷走,他一度鼓不起重新撰写的勇气,最终擦干泪,带上笔墨,走向私人藏书,走向漫漫旅程。在台儿庄运河他对月浩叹,在品尝了船家烹煮的锦鲤(运河四鼻孔鲤鱼),写下“风帆顷刻入东齐。林影萧疎乌已栖。景切玉壶方待兔。木飘金粟亦名犀。白榆历历明天上。锦鲤双双慰济西……”  

想到成语艰难困苦、玉汝于成,想到左丘明失明才有《左传》,司马迁受宫刑方有无韵之离骚之誉的《史记》…… 这一切,我们在人生课堂上一度缺失。欣慰的是书法已经列入中小学生课程。读万卷书,尚要行千里路,“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说的就是旅游对于时下我们民族的重要性。

旅游让轩辕后人心灵游历、游学,回归至中华名族的传统文化之中。全民旅游,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中华民族精神的又一次重塑。

旅游,始于传统诗词歌赋,折磨于年少时神往诗歌的意境,行于脚下,摸索于毛笔锋端,流淌出文字。小学时诵读“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几十年不到苏州,好像欠了张继的债;“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领略杭州相宜之美,同时也体会艺术的境地、为人处世的道理。 

坐高铁、自驾游,或者跟团,远远没有了李贺骑驴寻诗、徐霞客步行于水水水水的意味。现代人无法用脚印丈量,就无法匍匐于中华大地,无法感知她的脉搏,无法领略她的深沉蕴藉。读离骚诗经汉赋宋词唐诗元曲,只是唱书歌子,只是为了应试,心灵何曾在宣纸上捶打磨砺,可有过为了吟诗作对品茶读诗?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于旅游的路上,看到“鸡声茅店月”,走出“人迹板桥霜”,“人迹”上面留下寻找传统文化的历程,是国人回归传统文化的心路。全民旅游,是其中重要的环节。

旅游,亦是爱国主义体验之旅。在朱仙镇,适宜吟诵“贺兰山阙”,渴望马踏匈奴、勒石以归。以志不忘“饥餐胡虏肉,渴饮匈奴血”。在瓜洲渡、在大散观读陆游的“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他的《书愤》诗是一己之愤还是九州之愤?他还有“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之诗句。万首诗翁的诗集装上你的行囊,在长城上,在黄河边,在台儿庄古运河边,在贺兰山下,随时抽出一卷,随时回味盛世中国。

在每一个心痛还需要前行的日子,四月八日到台儿庄大捷之地,它是中华民族的复兴新象征(李宗仁语); 七月七到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馆,九一八到东北到侵华日军七三一罪恶之地,到秉烛夜游的关帝圣君的庙宇,关帝见证了一九三八台儿庄大战的惨烈。

同样,有爱国诗《毁家诗纪》,著名诗人郁达夫写的:“水井沟头血战酣,台儿庄外夕阳昙”,血水顺着汪塘流进运河,赤色幽咽,即使七十年以后台儿庄古城宣布重建,古运河道不时发掘出残枪炮弹,即使在2014年名列世界文化遗产之时,运河依然不紧不慢地流淌…… 古运河水看见了悲欢离合阴晴圆缺。

元末,朱元璋的大将常遇春在这里横扫元朝残酷统治;明初,大量的伊斯兰教众在运河两岸繁衍生息。古运河看见了2012年埃及驻华大使艾哈迈德•里兹克先生在中阿交流协会副会长时延春等人的陪同下参观了台儿庄古城。里兹克先生说;“威尼斯被认为是世界上最美的城市,但台儿庄古城所蕴含的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则要超过威尼斯,如果把在台儿庄古城拍下的留念照片拿回给他的妻子看,妻子一定会很生气地抱怨,为什么不带她去台儿庄古城。”大使先生表示将把感受到的一切传递给使馆的人员和埃及来华的朋友,让他们有机会都来台儿庄古城参观;还说,埃及苏伊士运河和中国大运河同是世界上人工创造的伟大奇迹,两国作为世界文明古国,应以运河为纽带,以古代丝绸之路为历史大背景展开各方面的合作。 

旅游促进了对外文化交流。目前,国家倡导的一带一路所相关的国家基于但不限于古代丝绸之路的范围,同时坚持和谐包容的原则,就像中国温柔敦厚的传统文化,就像中华水文化蕴含“上善”理念,而这一切在旅游的路上依然可以体味。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