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随笔 > 正文

骄傲的房客

核心提示: 院子里的银杏树,刚刚长到一人合围。自1927年之后,会呼吸会成长的银杏树,就以主人的身份守护着这一庭院。也就是银杏树,有耐心一年一年穿越旧时光。葬身何必桑梓,他生前爱过的山海,容他在此安眠,做永久的房客。无论产权70年50年,都和康有为无关。

001lo3iLgy6XulpG6z335&690


青岛市市南区福山支路5号,是近现代维新变法领袖康有为的故居。

1923年,流亡海外的康有为,在他有生之年的倒数第五个年头,第二次来到了青岛,并住进了这栋有着德式建筑风格的三层别墅。因为喜欢,于次年买下。

也就是入住伊始,康有为便在院子的东侧裁了一棵银杏树。那时,他已是六十五岁。作为巨儒,“五十不盖屋,六十不栽树”的俗语他应该是熟知的,但他还是我行我素:不光栽了,而且还是一棵银杏树!

银杏树,因长速缓慢,被称之为“公孙树”,意即爷爷栽树,孙子才能受益。康有为选中了银杏树来绿化他的庭院,摇动他的目光,清凉他的内心,就像历史选中他来做“大同一梦。”

桃三杏四梨五。桃树杏树梨树这些家常的果树,性子都是急快的,少则三年多则五年,就长成了。当然,它们很快也会进入衰老期,匆匆的,在岁月里被更替。

他的思想是走在时代前面的,他是孤独的。他要等身后的人们慢慢苏醒,接受他,理解他。至于膜拜,应是愿景。他六十多岁了,造化不会这样厚待他,让他生前感受到被同化的温暖。所以,他要栽一种温文尔雅耐得住时光催促与推挤的树。栽一种在他老去之后,仍然年青着缓慢地纠缠时光的树。当人们醒了之后,追忆他,崇拜他,亲近他时,那树可以从容地替他接纳人们迟到的问候。

孔子植桧。

林和靖种梅。

而今,他在靠海的庭院里栽银杏。

上天薄他:他的身心必须担起那些落差,金榜题名的喜悦与流亡漂泊的哀凉。不为一己,而因家国。上天亦厚他:老境归国,尚有他喜欢的山海在:崂山不远,海在眼前。在他一生的旅程中,看的最多的应该是海,重洋远涉,一而再,再而三。一个人一生中反复历过的风景,慢慢沉淀成人生的底色,幻化成灵魂里故乡的模样。晚年,忆起平生,或许凭栏望海,才能让心稍稍平静,放眼尘世,英雄壮怀唯有茫茫海天可舒可解。

“大同一梦君先觉。”

世界果真“大同”。他十六年流亡生涯足迹遍踏的三十一个国家,如今因为交通工具的发达,人们可以轻松来去,迅速抵达,出游不再是让人心悸的畏途。

但是,日历已是翻到近百年之后。

院子里的银杏树,刚刚长到一人合围。被看作“老寿星”的银杏树,未及盛年,有的是时间看人们进出这所靠海的庭院,阅读人们眼神里的敬仰。

这骄傲的房客。

德国总督住过的房子,如今康有为还是主人。他手植的银杏树替他迎来送往。人为天地逆旅,他跨越了69年。自1927年之后,会呼吸会成长的银杏树,就以主人的身份守护着这一庭院。哈!也就是银杏树,有耐心一年一年穿越旧时光。

在寸土寸金的青岛八大关,康有为故居是独立的别墅。在不远处的百花苑,还有他的铜质等身塑像,立在一丛青翠的竹林前,低头沉思。位于浮山南麓的“南海康先生之墓”,占地700多平米。生前,他为山河壮形色,身后,山川拥抱温暖着他。葬身何必桑梓,他生前爱过的山海,容他在此安眠,做永久的房客。

无论产权70年50年,都和康有为无关。一个以自已的生命为桥,连接东西方文明的人,他足迹踏过的每一寸土地上的人们,对他都是尊重的,爱戴的,敬仰的,并以他为荣。

专栏作者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