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学生作文 > 正文

父亲天生是个教育家

核心提示: 他成功地把孩子们引向读书求学之路,这在当时的农村是很少见的,不得不感谢和佩服父亲的远见卓识。那是一九九八年,我在县城一中教书,当时基本工资是二百六十元,加上课时费之类的(老师们简称为“M”)二百元,一月能拿到四百六十元。

文/程  轶

专家告诉我们:“家庭是学校,父母是校长。”魏书生《好父母好家教》当中有这样一段话:“一个称职的父亲(母亲),就要善于扮演多种角色,可以是严父,可以是慈母,可以是良师,可以是益友,可以是心理诊疗医生,可以是图书管理员,可以是运动场上的教练。在孩子需要的时候,你能够扮演的角色越多,你和孩子的感情越深,你在孩子心中的形象就越高大,你自己也生活得越快乐,对人生会感悟得越来越透彻。成功教育孩子的过程,也是自我提高的过程。”专家援引这段话,归纳出了父母扮演的为孩子所接受的五类角色:知识启蒙者,言行示范者,知心朋友,心理保健师,自我管理的指导者。

魏书生是著名的教育专家,专家是浙江大学的高材生,我的父亲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初中毕业生,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普普通通的农民,他不可能知晓这些先进的教育箴言,但我认为,我的父亲天生就是一个教育家。

“理念”是个时尚的词汇,接受了父亲将近四十年的教导,我试着总结一下父亲的“教育理念”。

首先,家长是孩子的榜样。

教育孩子是根本没有什么捷径可言的,希望孩子变成什么样,自己首先要做到,只有自己做出榜样,孩子才会听话,任何试图寻找捷径的做法都是浪费时间和精力。

父亲非常注重对我们姐妹兄弟进行品格培养,他很少喋喋不休地说教,而是身体力行地示范。他一生光明磊落,热心助人,大公无私,两袖清风。父亲做过多年的大队(一个大队管辖几个村)干部,一心为村民办事。印象最深的是父亲引进专业人员在村里办起了砖窑厂,村民自愿入股,带动了经济的发展,家家有拖拉机,户户住砖瓦房,相当于现在的家家有小轿车,户户住大楼房。我们村在附近是比较有名的,属于人们羡慕的“小康村”。当时砖窑厂的负责人,要给父亲一些“好处费”,据说数目不菲,但父亲拒绝了,说是为村民办事,如果提及钱的话就是看不起他。在“文革”期间,大大小小的大队干部被拉出来“批斗”,带着“高帽”游街示众,我的父亲能够幸免于此,就是源于他的热心和正直。

父母的思想影响着孩子的思想,指引着孩子未来的发展方向。一个人的成长需要的是正能量,父亲通过积极上进、善良友爱的行动传输给我们无穷无尽的正能量,这让我们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自信满满,信念充盈,干劲十足。虽然我们生在农村,长在农村,父亲没有条件对我们在幼儿时期进行知识启蒙、早教训练,我们比城市的孩子在起跑线上晚走了一步,但人生不是百米冲刺,而是马拉松赛跑,父亲是我们的人生启蒙者,他在我们的心灵中注入美好的精神食粮,培养我们阳光健康、坦然平和、愉悦乐观的精神状态,成全更好、更完整的自己。

我们姐妹兄弟几个,性情都非常好,这得益于父亲的榜样作用,也许在家里排行最小的缘故,和他们相比,我稍稍急躁一些,但现在也修炼得很好了。记得我工作六年之后考研出来,从县城到省城,从已知、熟悉、舒适、安全的世界,到未知、陌生、艰苦、飘荡的世界,一时间,我有些茫然,以致有些灰心和沮丧。我向父亲抱怨:有些农民工日工资能拿到四百元以上,我还远远比不上他们,我以前在县城还可以称得上“生活”,而今到了省城,勉强够得上“生存”。一生扎根在农村的父亲,他的心胸格局比我宽阔得多,他成功地做了我这个山大研究生的心理保健师,他谆谆教导我要挑战痛苦,苦中作乐,知难而进,全力以赴,来坚定、磨砺、提升、优化我的意志和毅力,以宁静理智的心态面对生活中的一切。

人生是智慧和能力的竞争,更是心理的竞争,面对艰辛和压力,只有把握自我,战胜自我,才能天地开阔。感谢父亲曾经的言行示范,现在,我可以毫不胆怯、很有底气地说:“我对目前的生活状况非常满意!”

其次,好孩子是表扬来的。

教育孩子的最好的途径就是先了解孩子。我们姐妹兄弟几个各有各的特点,但我们的内心非常相似,这是遗传的强大的力量。父亲清楚地知道他的孩子们都是可以被了解的,并且都是可以被教育的。他成功地把孩子们引向读书求学之路,这在当时的农村是很少见的,不得不感谢和佩服父亲的远见卓识。

父亲不是一个能言善辩的人,但他的每一句话都掷地有声。印象中,他很少说伤害孩子们的话,但他能发现每个孩子的优点,并且把这些优点真诚而明确地说出来。肯定、表扬和鼓励会给我们带来美好的感觉,而且,因为渴望得到更多的肯定、表扬和鼓励,我们会更多地展示美好的一面。

生活即教育,父亲总能想办法把教育与现实生活建立联系。因为从小就开始上学,所以我们参与农活的时间并不多,一般是周末或暑假。但我对全家人一起劳动的场景却记忆犹新。记得采摘棉花的时候,父亲会发给每个孩子一个大兜用来装棉花,这个兜可以拴在腰间;父亲会在地头放一个磅,用来称量劳动成果。我们之间是有比赛和奖励的,一斤棉花奖励一毛钱,采摘最多的还有额外的奖励。姐姐哥哥们争先恐后地摘,我也争先恐后地摘,但我毕竟人小力量弱,大兜拴在我腰间的时候,底部就拖到地上了,等到称量的时候,他们的兜鼓鼓囊囊的,我的兜还是干瘪瘪的,我拿到的钱自然就几乎约等于没有了。但父亲总能想到理由表扬我们每个人,包括我,姐姐哥哥们也会用他们挣的钱买了东西分给我。

后来,有几年的时间,四叔四婶把一双儿女送到我们家来。堂弟小小年纪,口才很好。每天晚饭后,我们坐在院子里,听堂弟讲故事,说相声。我们常常连电灯也不开,有时月色皎洁,有时星辉斑斓,柔和的光洒在庭院当中,温馨可人,我们围着八仙桌团团而坐,堂弟的表演就开始了。父亲对他这个侄子赞赏有加,我们也是掌声不断,笑声不断,堂弟更加卖力地表演,举手投足,眉飞色舞。

我们纷纷从田间地头来到钢铁混凝土的丛林,物质生活富足了,精神生活也富足了,但是,昔日的快乐,昔日的纯粹,回忆起来依然让人感动得热泪盈眶。无论在哪里,无论什么时候,父亲的精神引领永远都在。

再次,发展孩子的自控力。

现在大家都有一个共识,越是过多地管理孩子,孩子管理自己的能力就会越差,对于家长,对于教师,都是如此。毫不客气地讲,有时候,我们提供给孩子的爱太多了,这过度的爱并不是孩子的真实需要,而恰恰是我们满腔的爱无处安放,于是一股脑倾倒在孩子身上,这是我们自己的需要,这种爱最终变成了“阻碍”,甚至变成了“伤害”。我们给孩子提供了无微不至的关怀、丰富多样的选择,替孩子决定,为孩子做主,他会因此失去存在感。他的人生不是他自己在活,而是我们代替他在活,他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呢?在这种“爱”的陪伴下,大人累,孩子更累,大人痛苦,孩子更痛苦。

但在小时候,我非常羡慕那些被父母耳提面命的孩子,觉得他们真是幸福极了。我最羡慕的是三叔家的堂哥,当年为了有资格考取县城一中的初中部,我去城里的小学过渡了三个月,因此经常到他家去,还和他做过一段时间的同位。三叔对他那是相当上心,吃什么,喝什么,事无巨细,还天天督促和辅导作业。而我们周末回到家,就要帮着家里干活,周日下午返回县城,规定的活儿干不完还不行。我给父亲提意见:“让我们写作业不行吗?”父亲总是回答:“学习也不在这一会儿半会儿,在学校好好学就行了。”我当时还想,我要是有个三叔这样的父亲就好了。堂哥有时不听话,我认为他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其实,我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做教师这么多年,也阅读了很多教育著作,才渐渐明白,父亲当年的“教育思想”恰恰是现在最流行的“教育理念”,父亲不是教育家,胜似教育家。

因为子女多,物质又相对匮乏,几个孩子同时上学,花销很大,父亲的着力点在于挣钱养家,他不可能给我们更多的爱和关注,所以他采用的是“放养”的方式。他除了重视我们的品格培养,其余一律不管不问,让我们完全按照自己的节奏来生存,按照自己的方式来生活。这恰恰发展了我们的真正的自控力,这恰恰成就了真正的教育。在父母或老师约束下的“自我控制”,也许出自内心的恐惧,也许出自聪明的伪装,这和孩子的精神内核是对立的,会带来痛苦,也会带来反弹。

现在我们有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陪伴孩子,但切不可把陪伴变成“陪绑”,更不要变成“控制”。 控制会遭遇反抗,不去控制孩子,孩子反而会发展得更好。如果我们能有足够的修为,努力管住自己不要试图去控制孩子,孩子的精神生命一定会不断成长,他一定会活出属于自己的精彩人生。

第四,将希望传递给孩子。

心理学上有个术语是潜意识,潜意识是非常厉害的:你潜意识里相信你会成功,它一定会把你引向成功;你潜意识里相信你会失败,它一定会把你导向失败。如果我们坚持不懈地把正面的积极心态传递给孩子,就等于给孩子创造了一个正面的现实,他的潜意识接受到这样的暗示和确认,他的思想和行为就会配合潜意识,最终达成目标。

父亲是个威严的人,说一不二,非常坚守原则;父亲也是个温和的人,与人为善,人缘很好。父亲发起脾气来是很大的,但他从不乱发脾气。受父亲的影响,我们管理情绪的能力也非常强。

我们的学生时代,物质很匮乏,用现在时髦的话说,我们接受的是“穷养”,和“富养”根本搭不上边。但父亲从不给我们传递生活艰辛的沉重感,他时刻保持对生活的热情和执着,他展示给我们的是为家庭奋斗的信心和自豪,他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们,美好富足的生活是靠自己的勤勉、努力得来的。“穷养”的是身体,“富养”的是心态,父亲在我们的潜意识中输入的是乐观、平和、进取,这些美好的种子在我们的心田里生根发芽,绽放绚烂的光华。

父亲将希望传递给我们,所以,虽然处在物质匮乏的时代,我们依然感觉内心富足丰盛,后来,我们在各自的岗位上,凭借自己的能力,实现了自己的理想追求。等我考上大学,父亲感觉自己的重担终于可以卸下,好好轻松一下了。父亲年轻时候,他的父母就先后离世,他把他的两个年幼的弟弟,也就是我的三叔四叔,抚养成人,并把他们培养成了大学生,再加上自己的四个大学生儿女,算起来,我们家至此有六个大学生了。唯一遗憾的是,因为条件所限,大姐没能上成学,但她的三个儿子,一个比一个优秀,为孙辈们带了个好头儿。

刚一毕业,姐姐就给我三百块钱,让我买个自行车,方便上下班。二哥嫂陪我去买自行车,他们付了账。二嫂是一个家教极好的人,我是一个追求简单的人,都说最难相处的是姑嫂关系,但我们相处一直很好。我大学毕业后到结婚前的一年多时间里,吃住在二哥家,我能想到的也就是往家买买馒头,偶尔买两三次菜,二嫂也从未说过一个不字。二嫂说:“开始挣钱了,不能再随便穿衣服了,去买一套‘喝茶’的衣服。”她陪我去逛街,当时买了一双“金猴”皮鞋,花掉二百元;一件“冰川”羽绒服,花掉二百六十元。之所以记忆如此清晰,是因为这一次就花掉了我整整一个月的薪水。那是一九九八年,我在县城一中教书,当时基本工资是二百六十元,加上课时费之类的(老师们简称为“M”)二百元,一月能拿到四百六十元。当时真把我心疼坏了,我还从未这样奢侈过,好在我能在二哥嫂家蹭吃蹭喝,才不至于窘迫。我现在花费上千块钱买一件衣服也毫不心疼,这不是因为太物质,而是因为适合并喜欢。有朋友夸赞我,你的衣服都很不错呀。我告诉她,我们如果经常见面的话,你就会发现我只有这几件衣服。对孩子的欲求我们也是在能力范围内痛快满足,我非常欣赏知名心理学家李雪的观点:“一个人能拥有多少财富,取决于他的潜意识认为自己配得上多少财富。”让孩子认为自己值得拥有美好的生活,他自然会想办法去创造这样的现实。

父亲天生就是一个教育家,在他的影响下,我们的内心如此强大、富足,我们有能力爱到自己,爱到家人,爱到别的人。虽然父亲已经离开了我们,但他的教诲依然会在我们身上发挥作用,并将传承下去。

每每想起父亲,我更多的不是悲伤,而是景仰。今天是父亲去世三周年纪念日,亲友们齐聚一堂缅怀父亲。谨以此文献给父亲,以表达我最大的哀思和敬意。

伏惟尚飨!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