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学生作文 > 正文

在路上

核心提示: 主任接过茶杯,满脸堆笑,那脸上的褶儿比小马吃过的所有包子的褶儿都多。小马似乎永远也忘不了那双眸子,那是他心里的星星。

你的道路是什么,老兄?——乖孩子的路,疯子的路,五彩的路,浪荡子的路,任何到底在什么地方,给什么人,怎么走呢——凯鲁亚克《在路上》                                     

    小马自小成绩优异、品学兼优,不仅顺利考上了一个本市不错的大学,而且听从父母的建议当上了公务员,他成为别人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他前25年的人生畅通无阻。

办公室里,主任叫道:“小马,给我泡杯茶!”

没过多久,小马端着一个老式茶杯,茶杯中的雾气缓缓上升,散漫地撞到小马冰冷的脸上,他伸过手去,说:“主任,茶。”

主任接过茶杯,满脸堆笑,那脸上的褶儿比小马吃过的所有包子的褶儿都多。他故意压低声音说:“我身体不好,再有两年就退休了。我和你父母的交情你也知道,这主任的位置……”

“谢谢主任。”他假装微笑着。

走在下班的路上,他怅然若失的走着,周围的路灯衬出他孤独的影子。他突然定住,脑子里闪现出一个念头——重走人生路!他想向所有人证明,他的生活是有意义的。

  小马留下了两封信,一封辞职信,一封给父母的信。他离开了家,并且申请了去云南支教。一路颠簸劳累,一下车便看到群山连绵起伏,绿树亲水环绕的村庄人家。

小马一路步行,却被曲折的山路给绕晕了,天色渐晚,只好就近投宿。收留他的是位侗族大姐,大姐的丈夫终年在外打工赚钱,家里留下了孩子老人给她照顾。

这天晚上,小马坐在院子里,一直抬头望着天上的星星,因为他从小到大都没有见过这么多星星。突然,屋里传来孩子稚嫩的声音:“a—o—e—”小马一走进屋内,就看到一个小小的身躯在木桌前扭来扭去,不时还伴着蜡烛的吱吱声。

男孩看到小马,从高脚木凳上跳下来,跑到他跟前,举起破旧的课本问:“叔叔,你知道这后面是什么吗?”他指了指,“我忘了……”他瘪着嘴,耷拉着脑袋。

小马见状,脱口而出:“知道!当然知道!”

男孩猛的抬头,清澈明亮的眼眸映在他的眼里,比天上的星星还美。这一刻,他们给了彼此快乐。小马似乎永远也忘不了那双眸子,那是他心里的星星。

小马终于在山区里开始了他的支教生活。虽然他每天要走好几个小时的山路,但他每天都觉得很快乐。讲台下一双双求知若渴的眼睛告诉了他生活的意义,照亮了他前行的路。

有一天下课,小马原本像往常一样准备离开了,却被几个学生拦住了。小马一直问他们,他们却只说要给小马一个惊喜。到了村长家,村长带着他进了里屋,指着那台电话说:“这是村里唯一的电话,原本坏了,乡亲们围着这个小电话修了一下午才好了。你来这儿这么些天,给你父母打电话报个平安吧!”

是啊,算一算离开家也快两个月了,爸妈还好吗?想到这里,小马心里一阵绞痛。看着村长和孩子们期望的眼神,想起乡亲们一下午的辛劳,小马眼里涩涩的,哽咽着说:“谢…谢谢你们。

村长看小马这样激动,突然有些害羞,笑了笑说:“不不不,你能来我们这个小地方教书,是我们该谢谢你呀!”小马终于忍不住泪。

最后,他吸了吸鼻子,调整了一下情绪,拨通了电话。

“您好,请问是哪位?”听筒对面温柔熟悉的声音打破了小马最后一道心理防线。

“妈…是我,你和爸最近还好吗?”他抽泣着说。

良久,听筒两边只听得见哭声……

我们还有更长的路要走,不过没关系,道路就是生活。    

 

山东省东营市胜利第二中学

高二九班 李素琴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崔京良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