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随笔 > 正文

藏在心中的爱

献给我的母亲

核心提示: 这是我那玩伴的提议,听到玩火我可没拒绝,就直接在场边上点起了麦草,甚是把谁家的一捆干柴给烧了,玩的差不多了,想着母亲也快回家了,就又回到那个旮旯里,背好书包,坐等母亲归来。旁边的亲戚觉得大喜事的母亲有些扫兴,他们是不会懂的,我理解母亲,我懂得母亲的眼泪。

 

文:赵元明

题记:她,用刻骨铭心的阵痛,孕育属于我的生命。再耗尽一生里最美好的时光,呵护着我长大成人。岁月流转,添了白发,她却依旧无怨无悔。她就是我的母亲。

读过很多关于母亲的文章,也听过很多感人的故事。大多数作者笔下的母亲温柔、慈祥,母爱如水、深沉。我曾经也写了不少文章,但是没有一篇是关于母亲的,真不是没有那份心,只是每次提笔,写下“母亲”这两个字的时候,就不知了从何处落笔,每每只能叹息作罢。以致后来让我一直以为可能是母亲太普通了,故而无什么伟大的事可写。直到今天我才明白,母亲有我写不完的故事,整理不完的记忆,还有一些没处收拾的心情。只因我手中的笔过拙,落在纸上的字太钝,

语言更显些苍白,难以描绘那些平凡的真实,装点藏在心中的那份爱。

母亲没啥文化,是个地道的农民,性子很急,说话做事直接干练,干起活来也总是风风火火,有些拼命。母亲似乎也少了些女性该有的温柔,甚至让人感觉有点“粗暴”,动不动就会抬高嗓门,说你这说你那。母亲是会打人的,当然仅指打她的孩子,我们姐弟几个估计都是有被母亲教训的记忆的。母亲也是一个能干的人,针线活和茶饭功夫是有些名气的。记得小时候穿母亲做的布鞋,是经常能听到别人家孩子的母亲赞美的。邻里有什么大事喜事,厨房需要帮工,母亲是总能被请去的。“炕上能做裁缝,炕下能做厨师”应该算对农村妇女很高的赞誉吧,我想母亲是在这个圈子里的。

就是这样一位母亲,不会写自己的名字,却把孩子的名字刻在心里的农村妇女,用她自己的方式和道理,把四个孩子拉扯长大,教育成人,顶天立地。

母亲的狠毒。母亲要剁了我的手,你说狠不狠,我可只有一只右手,还得用它写字干活呢,况且手被砍下来是接不上的,我可是她的亲儿子,真要剁我的手,我怎么能不说母亲是狠毒呢。那是小学一年级的事了,母亲整天要下地干活,没多少功夫管我们,上学、放学、吃饭等这些小事都是需要靠自己解决的,那时村里这么大的孩子都是这样的。有一次早上背了书包出门,勾搭了一个玩伴,商量好逃课计划,两人就躲在一个旮旯里,坐等母亲出山。母亲去地里是要直到日落时分才回来的,也就是说这一天我们可以不管他三七二十一了,至少当时是这么想的。母亲一出门我俩就开始活动了,先是去村对面的林子里追兔子,然后又翻过邻居家的院墙偷摘了几个梨,再到河里摸了一会鱼,顺便洗了个澡,出水后在场边(农村人放草垛和麦垛的地方)铺上干草躺下,真是惬意极了。“好不容易如此放纵了,要不再尽兴一把,点个火玩玩。”这是我那玩伴的提议,听到玩火我可没拒绝,就直接在场边上点起了麦草,甚是把谁家的一捆干柴给烧了,玩的差不多了,想着母亲也快回家了,就又回到那个旮旯里,背好书包,坐等母亲归来。母亲回家就去厨房准备晚饭了,我也像往常一样按时回家趴在炕头边写作业。还没等到吃饭呢,就听见院子里好几个女人嘟嘟囔囔的争吵着什么,我心虚了着实有些害怕,我就静等挨揍。等外面不吵了,也听见母亲喊着冲进来了,母亲竟然手中拿着一把斧头,我的天啦,一看那阵势我真是泪如雨下。母亲的怒斥压过了我的哭声,甚至没等我哭出声,母亲一把抓过我的右手直接按在炕头上要剁了我这只手。我是拼死的挣脱,拼命的求饶,那个年纪的我可是怕母亲真把我手剁了。“你再点火不,再玩不玩了,我把你手给剁了。”母亲的嗓音有些颤抖。“再也不了,再不敢了。”我是一个劲保证。抓着我的手也慢慢松了,我立马拉长了和她的距离,她没有再逼近,而是安静的转身出去了,望着拎着斧子的母亲,我在想母亲是有多狠毒,当然后来是从没有再有这样的事的。后来村子里的孩子玩火,烧了半村人的麦垛(那可是庄稼人的命啊),甚至牵连到几户人家的房子,就在那熊熊烈火中我看到了母亲的狠毒,就在那些失声痛哭中我读懂了母亲真意。

母亲的骄傲。母亲说过,她这辈子就这要这样过来了,她没什么可拿出来到旁人跟前炫耀,除了我们几个孩子,只要我们个个都能争气,就是她最大的骄傲。记得我中考成绩出来那天,母亲脸上的笑容就像一朵含苞待放了好几个春夏花蕾,终于绽放一样灿烂。当时我以我们那个片区第一名的成绩考进了县重点高中,几天之中,这件事好像被传的家喻户晓了。在田埂边,在路上,在集市里,总是有熟人要拉着母亲聊几句,问问母亲是咋教育孩子的,母亲总是一味的笑着,我看得出母亲那时心情是愉悦的。有时也会撞见不认识在讲:“那谁谁家的孩子真攒劲啊,听说考高中考了七百多分呢,也不知道人家家长怎么教育孩子的!”母亲脸上的那朵花又开了,腰杆也挺的更直了,干起活来又更加拼命了。后来慢慢晓得,原来在我的生命中,还会有人一直快乐着我的快乐,忧伤着我的忧伤。原来母亲一生的骄傲,只是看着自己的孩子能有出息,仅此而已。

母亲的眼泪。在我的记忆里是很少见母亲流泪的,一直认为母亲是个如男人一样坚强的女人,不曾想到母亲也是那样的脆弱,母亲哭了,而且哭的是那样不可收拾。我考上大学那年,可以说是我们全家上下同庆的日子,当大家都沉浸在欢乐中的时候,我发现母亲一个人忙着忙那,不知道在收拾什么,我就那么一个行李箱,都收拾了好几天了。有时候还会问问这个问问那个出远门都要带啥啊,或者一个人自言自语的计算着什么。这一次算是第一次离开父母吧,而且是在千里之外的异省他乡,母亲是担心我一个人在那么远的地方让人放心不下的。送我上火车的时候更是千叮嘱万嘱咐,要注意安全啊照顾好自己啊之类的,我当时都觉得有些烦了,觉得自己都这么大人了,还能丢了不成。火车开动的那一刹那,我看见母亲哭了,母亲向我挥手,嘴里还在说着些什么,我已经听不见了,我却是明白的。还有一次是在参加完姐姐婚礼返回的途中,又一次看见母亲流泪了。这次是姐姐把母亲送上车,上车的时候母亲一直高兴笑着的,等车走动了半截的时候,我在后视镜里发现母亲哭了,她还想在镜中看看姐姐,却不曾想眼泪早已模糊了她的双眼。旁边的亲戚觉得大喜事的母亲有些扫兴,他们是不会懂的,我理解母亲,我懂得母亲的眼泪。在母亲眼里,我们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孩子,她放心不下的孩子。

母亲的电话。都说男孩子一般跟父亲的语言比较多,而我正好是个二般的男孩,也可能是因为父亲平时不大说话,什么事情都是说要给母亲的。打电话自然经常也是打给母亲,习惯跟母亲讲讲我在学校的一些事情,跟她汇报一下我在外面过的挺好,就不用担心了。母亲每次总能完美的配合我的电话演说,可算是一个合格的听众了,而母亲每次也不会忘了她那句老台词:平时要吃好点啊,把自己的身体照顾好,有钱没有,没有就说给你打过去。就是这样简单的一句话,就这么多普通的字眼,在别人眼里也许不值得一提,但是对我来讲,每一个字充满了爱和关怀,沉甸甸。

心里到底藏了多少的爱,我想应该是写不尽的。曾经有个朋友问我为了什么活着,我的第一反映是这人朋友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了,本准备要询问什么,却看着他那坚持在等我答案的眼神,我毫不犹豫跟他说,为了父母啊。他突然瞥了我一眼,吵我笑了一下就没下文了,也不需要有下文了,因为那个笑就是他对这个答案全部的评价。可能他是在嘲笑我自命清高吧,我那样说当然不是在装伟大,我想,如果他经历过我的经历,他应该会明白。

藏在心中爱,愿时光可以慢点,愿母亲一生平安!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姜磊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