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随笔 > 正文

书呆子

核心提示: 吃饭的时候,我两个堂姑回忆起我小时候的样子,说:“三儿,你小时候,头上经常带着一顶耷拉帽檐的帽子,冬天,空壳娄穿一件棉袄,棉袄上有两个大口袋,大口袋总是装着连环画,那时候,没钱买书啊,也不知道你是从哪儿弄来恁些书?”

文:快乐一轻舟

前些天,我们家族有一件婚丧大事儿,一家人,再加上我姑姑等亲戚,许多人,又聚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我两个堂姑回忆起我小时候的样子,说:“三儿,你小时候,头上经常带着一顶耷拉帽檐的帽子,冬天,空壳娄穿一件棉袄,棉袄上有两个大口袋,大口袋总是装着连环画,那时候,没钱买书啊,也不知道你是从哪儿弄来恁些书?”

我哈哈笑着说:“大多,是从同学那里借来的,有些,是我从石灰场里的钱抽屉里偷了一些钱,买的。”

我们交谈中提到的我小时候,大概是我上小学三年级时候的事儿。

那时候,我最要好的两三个同学里,爹娘是干部,吃商品粮,拿工资,家里经济条件比较好,他们家里不缺连环画书,我就经常从他们手里借来看,今天借张三的,明天借李四的,看完之后,又根据自己的理解,经常和他们一起交换阅读心得。和他们交换阅读心得有一个好处,他们更喜欢借书给我。

借的书毕竟有限,不太解渴。我就经常踅摸到书店,看玻璃柜台里静静陈列的一本本崭新的连环画,恨不得跳进去,看个遍。最起码,看看,也解解心痒。

终于,机会来了。我爹开石灰场的时候,店里只有他和我四叔是店员,而且,我爹还干着生产队的会计,经常不在那里,有时候,我四叔也说不定要出去办点事儿,我呢,经常在店里玩。有时候,爹和四叔都不在的时候,就叫我照管一下。

我那时候已经会加减乘除运算,一个人在的时候,碰上有人来买石灰,还能过秤,结账,找钱。找钱的时候,当然得拉开平时放钱的抽屉。有那么一天,看着抽屉里大大小小的钱,心里突然想起一本觊觎已久的连环画,邪念上升,想拿抽屉里的钱去买,却又知道这是偷窃行为,有些害怕,手伸几伸,又缩几缩,犹豫了好久,最终,想买哪本连环画的欲望战胜了恐惧。我终于抽出几毛钱,装进了自己衣兜里。

隔了两天,看看我爹和我四叔没有什么反应,觉得安然无恙了,才跑到书店,买下了那本梦寐以求的连环画书。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每一次,我都不多拿,都是根据我预先侦查好的一本中意的连环画书的价格,瞅店里没人的时候,偷偷抽出几毛钱。但是,我发誓,除了买书,其他东西-包括吃的我都没买过。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话真不假。终于,我爹发现了问题,有一天,询问我,“从抽屉里拿钱了吗?”

我本来就心虚,搁不住我爹几盘问,就竹筒倒豆子,全交代了。我爹听说我拿的钱都买了连环画书,又看了那些书,说了一句:“想买书,对我说,我给你钱。可不能再偷着拿钱了!”并没有太多责备的意思。

那以后,我确实没有再偷拿过一次钱。而且,我这一生中,这样的作为,也算是空前绝后,再无此例。

敲着键盘,写到此时,兀然想起了鲁迅的一篇小说里的一句话“窃书不能算偷......”我窃钱买书,也不算偷吧?

我两个堂姑还回忆说,“那时候,你娘经常说,傻三儿,书呆子,端着饭碗也不离书,就知道傻看书。”

我回答道:“因为吃着饭看书,我可没少挨过我娘的打,照头就是几巴掌!不过,挨打之后,很快就忘了,照看不误!”

那时,我也弄不清,我妈那是真讨厌我这个书呆子,还是在向别人炫耀他的儿子爱读书。现在想来,也许是炫耀吧?

我记得很清楚,有时候,我坐在操场旁,操场里,其他人打篮球,打得热火朝天,我照样拿着一本书,痴痴呆呆地看。

我也是碰见什么看什么,《西游记》、《三国演义》、《水浒传》、《岳飞传》,这些古典书,似乎在小学里就看过了。看多了,对写作文就有好处,我写的作文,就经常在课堂上被老师当范文读,那时候,我脸上羞得通红,心里却沾沾自喜。

一次,老师让写谈理想的作文,我就写想当作家。老师在全班一读我那篇文章,我就在同学中间落了一个外号——“李作家!”。时至如今,作家没当上,反倒是真坐在家乡一个高中当了半辈子教书匠。不过,傻傻的读书,呆呆的码字儿,这俩毛病,却是扎了根了。所以,至今,已做白头翁,有些人跟我开玩笑,还叫我——“书呆子!”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姜磊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