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随笔 > 正文

最美油菜花

核心提示: 那时,父亲会套着老黄牛在地里深犁浅磨一番,母亲沿着翻起的犁沟散上伴着细土的菜籽,而我就只会牵着牛,看着深冬时节的雾气和老黄牛喘息的呼气,走在深深浅浅,松松软软的田里了。也许,只有乡间的田垄才能觅到这份醉人的嫩黄,也或许只有儿时的东塬坡地里才能有那浓浓的油菜花儿香香甜甜的味道…

文:成诺

“满城尽带黄金甲”说的是菊花,也非得等到秋风瑟瑟,秋黄萧萧的时候,才能观览。但眼前一大片一大片的金黄,漫山遍野,却是一年里最早最绚烂,最恣肆和最壮阔的。

油菜花已经灿烂的开了一段日子了。可能太普通,并没有令人怦然心动的感觉。也就没有特别的情怀,于是心境就淡淡的。至少牡丹的妖娆,樱花的婆娑,百合的素雅,总给人难以释怀的印象。而油菜花,可能不够娇贵,也可能缺少一种柔媚,公园、花圃、街头就很少见了。除非郊游踏春,否则你是无法一睹这嫩黄里清新的味道!

春雨的清凉里,有缕缕的清香。

起先,沿路是春花斑斓,各色的花儿竞相绽放,但更多的是深深浅浅的绿了。有深绿、有浅绿、有鹅黄的绿……

景色怡丽,本就使人目不暇接。但远远的看到缕缕金黄的时候,尤其转过弯,横亘在眼前是一大片一大片铺天盖地的金黄时,我竟不由的一声惊叹!

习惯了芬芳无数,习惯了杂英婆娑,但像这种恣肆生长,充盈满目的金黄,我还是深深的陶醉了。尽管,这样的金黄我是熟稔的,尽管这样的景致,儿时就了然于心。

也许,有一种记忆永远不会逝去。也或许,有一种颜色永远不会褪色!而这个记忆就是童年,这个颜色就是油菜嫩绿中的金黄!

儿时,缺吃少穿,但唯独不缺少土地。父亲就会在北渠的水浇地种上小麦,在东塬坡地里种上油菜,那时的日用多半是自给自足。收割小麦晾晒干净,脱了皮,辗了面,母亲就可以在厨房里忙忙碌碌做各种面食了。而收割了油菜,拾掇干净,拉倒不远的村子简陋的油坊,要不了多久,就会有清亮橙黄的飘着油香味儿的大桶的油搬回来。那个时候,油炸的馒头,饼子,麻花,油糕,常常令我垂涎。原先没有种油菜时,我就只能凭着想象解馋了。至少那时的油菜应该是农家日用中的奢侈品,虽然不至于滴油不沾,但拉着线倒油,掺着水炒菜,却是常有的事。因而每每油菜丰收,总是我们大快朵颐的时候,这应该是除了过年美食最令人萦怀的。

东塬坡地距村子很远。在一处高崖下的坡地,父亲硬生生平正成一块像样的田地。油菜时深秋时节耕种的。那时,父亲会套着老黄牛在地里深犁浅磨一番,母亲沿着翻起的犁沟散上伴着细土的菜籽,而我就只会牵着牛,看着深冬时节的雾气和老黄牛喘息的呼气,走在深深浅浅,松松软软的田里了。

绿而干褐的油菜是冬天少有的绿色。而旺长的油菜,母亲拔来择了煮了拌了,就是冬天一道不错的菜肴。

越了冬,直到仲春的四月份前后,才是油菜花怒放的时节!

花色金黄,花形细小。本来是很普通的花儿,并没有特别的妖娆,也就没有特别的寓意,不像芍药的多情、不像蔷薇的娇羞、不像牡丹的华贵……而油菜花就落寞许多。没有名花的娇贵和孤傲,也就没有人刻意的侍弄,自然就更缺少了芳菲里浓浓的诗意!

那时,油菜花在农家的庄稼地里到处都能看到。花开的时节,挨挨挤挤,一垄连着一垄,一畦连着一畦,蔚为壮观!现在的花圃即使大面积的种植一类花儿,也终究抵不过油菜花场面的波澜壮阔。

就像眼前的金黄。层次错落,摇曳翩跹,自不必多说。唯独这连绵地不着边际的嫩绿中星星点点的鹅黄金黄,就使人流连忘返了。春风轻抚,枝枝蔓蔓的碧条摇曳着,有点点的金黄飘落,不小心就会有淡淡的黄色粉末儿沾上衣襟。晴朗的日子,蜂飞蝶舞,更增添了动态的神韵!缕缕的浓香,夹杂着清新的泥土气息扑鼻而来,沁人心脾。这个时候,我不会在乎这花儿是否名贵。因为我知道,这并不是纯粹依靠花的明艳才令人心动的。

山路逶迤,渐行渐远,田野的碧绿渐次铺开又慢慢逝去,还有这漫天遍地的金黄婆娑着渐渐淡去……

而我竟然有了浓浓的惆怅。我知道,精致的城市里已寻不到这份婆娑素雅又分明朴实壮阔的金黄了。

也许,只有乡间的田垄才能觅到这份醉人的嫩黄,也或许只有儿时的东塬坡地里才能有那浓浓的油菜花儿香香甜甜的味道…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姜磊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