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读书坊 > 读书 > 正文

乐得做个“书生”

核心提示: 其它诸如地理、天文、游记、数学文化这些方面以及陆幼青、白岩松、孔庆东、韩寒写的闲书,经常因为兴趣点被放大,该“通读”的变成了“精读”、该“精读”的变成了“品读”。

文/王皓淼

为了迎接今年的“4.23世界读书日”,22日下午,《经典文学论坛》邀请了山东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山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李掖平,从为什么读书、怎样读书、读什么书这是个方面,分享了“读书与人生”的感悟。

李老师这场讲座的绝大部分内容与我产生了共鸣;至于不完全相同的部分,主要是读书的方法:我今年9月才步入30岁,还年轻呢,因此即使是科普、常识这方面的图书,也需要而且也有时间精读。

在我这里,历史、哲学以及与编辑、书评相关的图书是必读书目,其中《史记》《左传》《楚辞》《孙子兵法》《管子》《史通》和“四库学”的学术著作、有关史学理论(特别是年鉴学派)的著作是必须精读五遍以上的;其它诸如地理、天文、游记、数学文化这些方面以及陆幼青、白岩松、孔庆东、韩寒写的闲书,经常因为兴趣点被放大,该“通读”的变成了“精读”、该“精读”的变成了“品读”。甚至天文学、数学文化这一类的书,纵然读不懂也不能放弃——查完资料接着读,反正现在的技术条件很发达。

不是吗?自己的大脑饥饿了、干渴了,不该喂点“粮食”吗?因为对屈原和《离骚》感兴趣,我在2003年2月底花了四天时间一边抄一边背,还真背过了;因为对海瑞和戚继光的兴趣被放大,于是在同年4-5月期间把28卷本的《明史》通读了一遍。就事论事,这样读书收获挺大;可是在当时的背景下是非常冒险的——2003年6月18日就是我参加中考的日子!步入大学以后,为了搞明白“夏商周断代工程”,席泽宗、江晓原、陈久金这三位大家的书也没少读(特别是江晓原的书);为了一门选修课《数学文化与数学思想》,从2007年5月至2016年12月,我先后读了13本书,都是有关数学文化甚至更深入的数学思想的;为了更好地工作,“书林守望丛书”前两辑一共20本书,在当当网能买到的18本全都读了……所以,我很乐意被评价为“书生”。书生书生,不断读书的人生。因此,从我求学到现在工作,不论是褒义的“读书人”还是略显批评的“书生气”,只要把我和“书生”划等号就好。

不过,我也要承认,我读书的结构不是很合理——外国文学名著和民国文豪的诗歌一直没怎么涉猎,因此长辈和老师曾经评判我的文章说:“逻辑性还不错,但是遣词造句的节奏感还不是很好。”个人读书结构的不足,使得我2011年的本科毕业论文和两个月前刚获奖的征文,都存在节奏感不强的小瑕疵。是该我反思教训并且优化读书结构的时候了。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姜磊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