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未了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随笔 > 正文

公交车上的对话

核心提示: 秃头问,下岗后这么多年你都干什么?这种听上去如此讲究的生活方式,让我想起《红楼梦》里将梅花上的雪存起来,再煮水烹茶的妙玉,此外也想起为刘姥姥讲茄鲞做法的凤姐儿。车到了终点站,光头跟秃头分手,我边走边回味这种最接地气的对话。

文:吕海涛

公交车上,两个老头,一个光头,一个秃头。

不知道他俩是旧相识,还是一见如故后又迅速熟识,总之,在我上车,屁股刚一落座之际就听到翘着二郎腿的光头像在震耳欲聋的瀑布下说话般动作夸张唾沫横飞地对着秃头眉飞色舞,只是一旁的秃头正襟危坐,似乎非常有修养,偶尔点头示意,礼貌性地勉强给予光头一些回应。

许是他们谈论的太过热火朝天,这让我随全车厢的另外十几个人一同加入了偷听他们聊天内容的行列。

只听到光头一脸正经神气活现地说,你去村里看看,像咱们这个年纪的人,甚至还大一点的,要是身体还很好,腰杆倍儿直,腰不酸腿不疼,不用说,那就是年轻的时候没出过力,公社生产队的时候偷奸耍滑了。像咱们似的出过苦力的,不是这儿疼就是那儿麻。

秃头点头称是。

光头问,你退休后都干些什么,怎么安排自己的时间?

秃头说,把先前承包出去的地要了回来,种点地。

光头一听叹息道,唉,你啊,就是想不开,退休了还这么拼。世界是年轻人的也是我们的,但归根到底还是年轻人的,你不能一直总是那么霸着,人呐,就是一个字,想。想得开呢,一切都顺了。想不开,就活该一辈子受苦的命。我上班的时候一个月工资四十六块七毛六,不低了,后来下岗回家,就越性没再找工作。不过因为跟领导喝酒多,过年过节送些土特产,嘿嘿,还又多发了俩月工资,不过那俩月工资,都是跟领导五五分,也知足了,毕竟没有上班。

秃头问,下岗后这么多年你都干什么?

耍。

耍什么?

出去转呗。

你吃什么?

基本上吃点粗粮,蔬菜。

不吃肉吗?

吃啊。不过我不像你们庸常人一样去直接买熟肉,你怎么知道卖肉的人煮肉的时候加什么了。我都是上菜市场,买猪前腿上的肉,回来放锅里,加上葱、姜、大料、花椒、煮了,等肉熟后,拿出来在肉上划上细密的几道,将盐撒在里面,放进缸里,什么时候想吃了,就拿出来,切一块下酒,比香肠的味道好的远了。

秃头问,为什么要猪前腿上的肉?

光头狡黠一笑,正了正身子,盘腿在座子上,故意卖关子似地说,这你就不懂了吧,前腿上的肉好吃啊,你别看人都一窝蜂愿意买猪后腿上的肉,其实他们不懂,你想啊,猪在猪圈里的时候,吃完食,趴下的时候都是用前腿先试一下,慢慢地俯下前身,接着猪腚“哐”地一声摔在猪圈的水泥地面上,所以,猪后腿连着的肉都是一天天摔出来的,就跟摔了的西瓜似的,你想,能好吃吗?

听完光头发表的一番见解,秃头终于不再矜持,掌不住鼻涕都笑了出来。前排那个头别向窗外,双耳插着耳机的女生也嫣然一笑。我则听完他的解释,结合小时候自己家养猪的经验,似乎真是这么回事儿。这种听上去如此讲究的生活方式,让我想起《红楼梦》里将梅花上的雪存起来,再煮水烹茶的妙玉,此外也想起为刘姥姥讲茄鲞做法的凤姐儿。

车到了终点站,光头跟秃头分手,我边走边回味这种最接地气的对话。

专栏作者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姜磊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qiluwanbao002”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